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颜小烟 :海南的冬天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颜小烟 更新时间:2019/1/9 0:00:00 浏览:1512 评论:0  [更多...]

在海南的四季之中,冬天是最不讨喜的。别的季节尚好,时间一到就欣然而至,冬天却不同,总是喜欢姗姗来迟。一来,还喜欢携带着绵绵密密的雨,如丝如缕,如泣如诉,就那样肆意地涂抹开去,让整个世界都浸在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水淋淋之中。  

一到冬季,我就会特别地渴望阳光,仿佛那漫长的雨天会在无形中吸走我们的灵魂,让心里的霉菌趁机一点一点地攀上心灵的窗台。很多时候,我喜欢趴在窗台上,望着水汽氤氲的天空。绵绵不绝的雨总是不知疲倦地从天而降,仿佛天空的忧伤一日不止这冬天的雨就一日不得停息……屋外是雨,屋里是雨,屋里的器具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一切都是湿淋淋的,湿淋淋中还带着丝丝恼人的寒意。  

久雨之后的第一缕冬阳自然是让人欣喜的,街上的人们脸上挂着富足的微笑,连迈开的步伐都轻松而惬意。如若一连几日都有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我们就会把洇湿的被子搬到阳光底下晾晒,连带洗好的被套,它们所散发出的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在阳光下徐徐展开,不知不觉就沾染上了阳光的气味和芳香。那一夜的梦里缱绻着阳光的气息,仿佛又一次回到了童年时的那个小院子,母亲在冬阳下一遍又一遍地翻晒着她那些花花绿绿的被子,我们姐弟几个躲在不同的被子间追逐嬉戏,笑容绽放在母亲的嘴角,她的青丝还没有被岁月染成白发。  

或许总会有一些冬天里的事物是时光带不走的。比如乡野间一到冬天就呼啦啦地抽穗开花的芒草,苍苍茫茫,如梦似幻,置身其中,就宛若走进了梦幻般的森林。比如街道两旁尽情绽放的紫荆。一到冬天,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校园、小区,只要是有紫荆的地方,枝头必然会是一派云蒸霞蔚的景象。特别是起风的时候,当你不经意地从树下走过,一场纷纷扬扬的紫荆花雨是必不可少的相逢。花瓣儿肆无忌惮地从枝头跌落,落在你的脸上,肩上,裙子上,还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散落在你的眉间,那几乎成了海南冬天里最惬意的一幅写意画了。如若夜里下起了小雨,地上的花瓣就会越积越多,远远望去,就像是有人刻意在绿地上涂抹了一层粉紫色调的冬之色韵。我们经常会偶遇清扫落花之人,可是如颦儿一般拥有着玲珑剔透心的人却是永远无法撞见了。  

又比如道不尽绵绵情思的冬至。在海南,大多处地方冬至都是要扫墓的。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回外婆家给舅舅扫墓,我跟在外婆和三姨的后面,陪她们颤颤巍巍地走着,直到砍断丛生的荒草,找到那一截淹没在时间之流里的小小坟茔。我不知道一直以来年轻的舅舅就这样孤独地躺在那里,荒草萋萋,满目苍凉。我也不知道为何每过一个冬至,外婆就会苍老了几许。现在好了,熬不过人间疾苦的外公也来到了这里,他葬在舅舅的墓旁,陪着舅舅一起观看在荒草间嬉戏的风如何在人世间徐徐地打开。也只有到了冬至,我们才能停下匆忙的脚步,挑上祭品,带上相思,温一壶薄酒,轻轻倒在已经离世的亲人的坟头,静静地听一听时间流淌的声音。悲恸不再,记忆淡去,唯有绵绵的哀思会在冬天的某个时刻,寂然地重临人间。  

我一直以为海南是没有冬天的,可当街头的紫荆恣意地绽开笑颜,乡间的芒草齐刷刷地抽出芒花,我才知道,这无限涌动的喧嚣,这野蛮生长的力量,就是海南所特有的冬天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