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王雁翎:甜月亮,苦月亮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王雁翎 更新时间:2019/1/13 0:00:00 浏览:994 评论:0  [更多...]

大海,涌动不息的大海——舷窗里镶嵌的大海——波光闪烁的大海。一艘轮船起航了,甲板上一对看风景的英国年轻夫妇。他们看起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丈夫奈杰尔英俊潇洒、温文而雅,典型的英国绅士;妻子费娜优雅精致,一朵英格兰玫瑰散发着幽香。他们此行是结婚七周年(七年之痒啊)纪念之旅,目的地是孟买,他们希望在古老的印度追寻到——宁静。

他们深深地呼吸着有点腥涩的海风,甜蜜地拥抱、对视、微笑,怎会想到这次航程竟会是一次危险之旅?

他们在船上邂逅一个性感妖冶的法国女人咪咪和她坐轮椅的美国作家丈夫奥斯卡。咪咪玲珑浮凸的身体、勾魂摄魄的眼神不时出没在奈杰尔的周围。奥斯卡则似乎有着一种奇怪的嗜好:向陌生人讲述自己的隐私,这个陌生人他选择了奈杰尔。英国绅士的教养和礼貌使奈杰尔推着奥斯卡的轮椅走进他的客舱,从而令他尴尬地听到一个火热大胆的情欲故事。他没想到自己从此已被卷入这对夫妇的生活,也成为故事中的一个人物……

电影《苦月亮》就这样开始了。故事的开始总是美好的。

奥斯卡是个没什么名气的美国作家,靠着祖父丰厚的遗产生活,住在他喜欢的城市巴黎。一天,他在公交车上邂逅一个美丽的法国少女咪咪。她是那么美,长发飘飘,浑身散发着一种少女的清新纯洁的贞洁气息,天真得象个孩子,却有着成熟完美的女性胴体,逸出蓬勃的不可遏止的诱惑。他一下子爱上了她,两人共浴爱河。少女的情欲一经发动竟爆发出无比充沛的激情,两人畅饮着情欲的美酒,夜夜笙歌。但这道过分甜腻的佳肴到底还是败坏了他的胃口,激情放纵之后,厌倦袭来。他们已经越来越像任何一对平淡的夫妻了。分手不可避免。但咪咪却还爱着他,在不得已离开后又不顾脸面地蜷缩在他的门前,哀求他开恩让她回来伺候他,甚至允许他有别的女人,曾经那么美丽娇媚、风情万种的咪咪丢掉了她全部的尊严。爱情真是一种令人软弱的情感,当爱情无可挽回地已呈颓势时,谁还爱着对方谁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咪咪对镜剪去了披肩卷发,穿上了围裙,目光胆怯、讨好,象一个愚蠢的厨娘,瞬间失去了曾经的照人光彩。她傻傻地沉重地等待爱情,最终被爱情重创。

在两人分开又重逢之后,奥斯卡被出租车撞伤,终致下半身瘫痪。而咪咪则成了一个复仇女神!她决定回来照顾奥斯卡,他们看起来又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了,但实际上她完全控制了他的生活。她潦草地给他打针、敷衍他的饭食、断绝他与外界的交往。在他生日那天,她送给他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一把手枪!她高唱着“生日快乐”,一掌托着微型蛋糕上一支巨大的白蜡烛送到他的眼前。呜呼!可怜又可恨的奥斯卡!他自食苦果。

这个故事在我是一气呵成,在电影中却是通过奥斯卡对奈杰尔的讲述,以回忆的方式分四次展现出来的,回忆与现实不断交叉。随着奥斯卡的讲述,奈杰尔的心理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奥斯卡成功地挑起他的好奇心——当他听到咪咪的悲惨遭遇时,他又多了一份男人的怜香惜玉。喜新厌旧、诱惑、好奇与同情种种,终于促使他从心理上背叛了妻子,爱上了咪咪。而奈杰尔的心理在奥斯卡看来,简直洞若观火。可以说是他一手导演了这出戏,他明察秋毫,以一个作家对人性的洞烛幽微,不厌其烦地又做了一次关于人性的试验。

但人性是多么经不起试验!即使是像奈杰尔和费娜这样似乎无懈可击的婚姻也经不起任何一丝诱惑,或者说他们现在之所以还感到那么幸福,是因为他们还没有遭遇诱惑。这里面没有什么对错,只有人性的真实,就象奥斯卡和咪咪经过疯狂的高烧,不可避免的降温一样,奥斯卡的厌倦、新的渴望,这也无关乎道德、个人品质之类,你不能说他坏,你只能感叹人性的真实。就像你不能不承认甜的东西很容易变酸、抛物线到了顶点就得下滑一样,你也不能不承认任何婚姻都存在着悲剧的因素、任何美好的东西都不能永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