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高度值得铭记 ——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暨第二十届《当代》文学拉力赛颁奖典礼在京举行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陈泽宇 更新时间:2019/1/26 0:00:00 浏览:599 评论:0  [更多...]

 

122日,由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社主办的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暨第二十届《当代》文学拉力赛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阎晶明,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跃,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李岩,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等出席活动。

经现场专家评委、学者、媒体投票与前期读者网络投票汇总统计,李洱《应物兄》、石一枫《借命而生》、徐则臣《北上》、徐怀中《牵风记》、梁晓声《人世间》荣获2018年度五佳作品。其中,李洱《应物兄》以最高得票荣获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最佳作品。读者通过邮件、微信和网站投票,产生本届《当代》文学拉力赛的三大奖项:任晓雯《换肾记》获得“年度中短篇小说总冠军”,余华《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获得“年度散文总冠军”, 张炜《艾约堡秘史》获得“年度长篇小说总冠军”。

阎晶明在致辞中指出,《当代》是中国文学界非常重要的文学刊物,40年来,《当代》秉持现实主义精神,以长期对优秀作品的发掘和对优秀作家的培养获得了广大作者、读者的认可。每年的《当代》长篇小说论坛在辞旧迎新之际推出年度佳作,给文学界回顾一年以来的作品提供了良好的机会。阎晶明谈到,2018年是中国长篇小说创作不同凡响的一年,呈现出井喷式的创作状态,接连不断的长篇佳作引发读者持续热议,值得称道的作品接踵而至。同时,2018年,小说创作的一个特殊意义还在于中国作家正在自觉地运用具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又能够自觉地在艺术上打开格局,也就是把先锋文学的一些艺术元素、艺术手法融入其中,这种融合使得中国的长篇小说因此既具有传统的根性,又具有与时代相吻合的一种现代性。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品质整体提升,融合现实主义精神与现代主义创作手法,开拓艺术新格局,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文本,这些作品打破了我们过去对文学作品进行分类时非此即彼的观念,中国作家正走向一条相通、融合的道路,这是艺术自觉的标志,也是一种创作实践的追求,长篇小说中相互关联、交融的小说要素正在不断增加。他认为,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高度值得铭记,更值得长久关注、深入评析。

据主办方介绍,为强化专业性,本次论坛在评奖方式上进行创新,严格规范评奖流程。活动前期,经由资深评论家、学者、作家,以及各省区市作协、媒体和出版单位推荐、投票,排名前28部作品成为本次论坛的备选参考篇目。现场投票前,首先由白烨、孟繁华、何向阳、贺绍俊、张柠、刘大先、梁鸿鹰7位专业评论家组成的评议委员会对28部参考作品做简短评价,而后进入投票环节,以全程公开的方式进行评选。

“参加2018年度优秀长篇小说的评选是困难的,因为这一年里,优秀的长篇小说明显的多于往年。”臧永清也认为,2018年是小说的大年,长篇佳作迭出,想要从万千作品中评选出最好的几个,困难比往年要大得多。在评选现场,能明显感觉到主办方和评议人隐隐的兴奋与紧张,优秀作品扎堆为评选增添了难度,但又是大家乐于看到的繁盛景观。

在评议环节,白烨特别提到,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登记,到20181215日为止,长篇小说的出版量为7800部,加上12月下旬刚刚出版以及文学期刊上发表的长篇,白烨估计2018年全年长篇小说数量在800010000部之间。不但数量继续攀升,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水准也让这一年的文学成色更加饱满。“可以说,入围的这28部作品,评上哪一部都理所应当,哪一部落选都让人遗憾。”白烨认为,长篇小说的整体质量让人欣喜。

李洱的《应物兄》自问世以来便广受关注,这部历经13年完成的鸿篇巨制“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它的巨大价值将在众声喧哗的不同阐释中逐渐得到揭示”。《牵风记》的作者徐怀中已经年近九旬,但小说读来并不陈腐,在军旅文学中有着别具一格的美学风貌,小说集成了中国文学的国风传统和奇书传统,却又体现了一个老作家笔下鲜活的青春气息。梁晓声的《人世间》有一种在平实中见真醇的自然,普通人的相互扶助、相互温暖,读来让人眼眶湿润。《人世间》是梁晓声近年来的创作突破,折射了时代命运与个人命运内在勾连。而张炜的《艾约堡秘史》被认为集中了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神冲突和社会变迁,勾勒出半个世纪中具有知识分子气质的企业家的精神成长史。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青年作家的长篇创作日臻厚重,在好作品扎推的2018年,出自两位70末作家之手的《借命而生》和《北上》仍能脱颖而出,格外令人振奋。复杂的情节、耐心的叙述、精妙的镶嵌结构、针脚绵密的细节在他们的小说中尤其突出。

论坛期间,获得2016年《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最佳作品奖的作家格非,《当代》荣誉作家徐贵祥受邀来到现场,对本届获奖者寄语鼓励,并分别朗读自己的作品。格非谈到,《当代》的文学拉力赛与长篇小说论坛都已经分别举办了20年和15年,积累了非常好的声誉和非常大的影响力,对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的推动贡献卓著。徐贵祥回顾了《当代》对他成长的帮助,并于大家分享了他发表于2009年第六期《当代》的《写本好书送给你》节选。

李一鸣、王山、张清华、陈东捷、梁鸿、祝勇等百余位作家、评论家、知名刊物负责人、媒体人参加投票和颁奖会。


附:2018年度五佳作品授奖词:

李洱《应物兄》:

这是一部写了十三年的小说,是一部与时代有同构关系的小说,是一部关于知识阶层的小说,也是一部具有百科全书意味的小说。作品将知识界与历史、与当下、与利益的各种复杂关系,通过不同的行为和表情一览无余。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小说,它的巨大价值将在众声喧哗的不同阐释中逐渐得到揭示。

 

石一枫《借命而生》:

《借命而生》以复杂的情节和耐心的叙述,以警察杜湘东二十年的生命历程,反映和演绎了时代的巨变。在生动刻画主人公性格的质朴、坚韧的同时,也深刻地洞察和讲述了社会惯性一统天下的强大以及下个人的渺小、无力与无奈。小说写了一个小人物的命运,在喜剧表情的背后,充满了悲悯和悲情。杜湘东的坚韧是这个时代稀有的品格,但他的命运却令人匪夷所思。因此,这是一部敢于追问、有担当、有锐气的小说,是当下小说难得一遇的好作品。

 

徐则臣《北上》:

用精妙的镶嵌结构、圆熟细致的叙述、针脚绵密的细节,贯穿起以京杭大运河为中心的一百年来数个家庭、不同人物的变与不变、选择与执守。个体性命运落脚于特定空间与时代,地方性历史向世界敞开了自身,凝结成具有普遍意义的命题,整个小说如同运河一样气象万千,蕴藉丰厚又连绵不绝。

 

《牵风记》徐怀中:

小说由战争前夕的一张集体照牵出了一段段战争岁月的甘苦,作者写在特殊的战争环境下,人性既有纠结也有舒展。四十年前,暴力美学盛行的时候,徐怀中就以女性之美为当代军旅小说注入温润的和平精神。老作家徐怀中具有强大的保鲜功能,他把这种和平精神的美好保留至今,使这部战争小说具有最鲜活的青春气息。

 

《人世间》 梁晓声:

作品以北方某省城的共乐区为场景,书写了几个普通家庭的几代人在五十年间的生活历程:“文革”期间的政治至上、社会动荡:“文革”后期的生活煎熬,人心惶惶;改革开放之后的生活渐变,命运转换,等等。作品在不同时期都有更为突出的主人公,但所有主人公都是小人物,由此,作品由小日子的串结,小人物的群像,折射了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对于普通人生活的深刻影响,时代命运与个人命运的内在勾连。同时,作品也着力反映了在时代的大变革与与社会的大转折中,个体人的自我奋斗和底层人的相互关照,不仅十分必要,而且更为重要,并由此告诉人们,无论是什么时代,自己的路都要自己去走,自己的命运都要自己把握。


2018年《当代》文学拉力赛年度总冠军授奖词:


任晓雯《换肾记》:

这是一篇深入当下城市肌理的小说,以微小切口展现了社会现实内部的复杂现状。任晓雯以年轻作家对社会生活的独特观察,将一个普通的新闻事件有效转化为文学叙述,在思想观念逐步转型的社会背景下,重新审视“爱”的主题,生发出具有时代特征的新意味。作品为当下的现实书写提供了新的视角,显示了作家直面生活的勇气,以及对现代性、城市性的独特反思。


余华《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

余华作品以精致见长,他擅长以纯净细密的叙述,构建一个自足而锐利的文学世界。在其散文《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里,作家以朴素的语言、真挚的情感,一气呵成勾勒出八十年代的文学盛景与作家之间的纯真情谊,为其在散文上的创作提供一种温暖气息。


张炜《艾约堡秘史》:

这是一部体现作家气魄与见识的长篇力作,体现出作家站在时代的高点上,以足够的勇气来对时代做文学的讲述。作品集中了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神冲突和社会变迁,勾勒出半个世纪中具有知识分子气质的企业家的精神成长史,写出了同代人的感受,整部作品具有浓郁的精灵般少年的勇气、善良。张炜始终保持着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写作风格与艺术坚守,继承发展了现实主义文学的另类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