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唐崛:笔墨文殷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唐崛 更新时间:2019/1/30 0:00:00 浏览:196 评论:0  [更多...]

前几天,与文殷兄在椰城小聚,三杯淡茶,浊酒一盏,很有些许的惬意。推杯换盏之际,聊起了书法的那些事儿,也想起了他的书法创作。与文殷兄交往多年,跟许多人一样,不仅喜欢他的待人接物,也喜欢他的书法。喜欢他的笔墨游走的高妙气象,喜欢他的横折撇捺变换多姿,喜欢他的章法开合大度、意境空灵。

文殷兄,苏姓,号山翁,白沙人氏。他自称落草于天鹅山北麓一个叫福英的黎族村庄,村子不大,百来户人家,一条引自珠碧江水系的水渠绕村而过,清流潺潺。他家的院落很独特,特别是那处柠檬园,常年郁郁葱葱,四季挂果,幽香不断。他家老宅大门的两边是他自撰自书的楹联:“门开绿水桥通野,灶近清流竹引泉”,意境很是归隐,内容与笔墨相互映衬,使得整个院落在乡野间散发着浓浓的文气。

他的村庄,他的老宅虽是黎族的那种,但已没有昔日那种船型屋痕迹,而黎族人世代传承耕作传家的许多历史和无从稽考的故事却依然蕴藏。他的祖辈父辈并没读过多少书,但骨子里却或多或少地浸染着古代文脉的风神与气息,并以一方乡贤在方圆十里八乡受到尊敬。山翁这号,我想与他对家乡山水和人文的眷恋不无关系。对于他的名字,也另有一番意味,虽然是祖辈或父亲按辈份来取的,但很契合他的艺术天资。

文殷兄现居椰城,也许是受家乡山水的熏陶,很痴情于山水。他在自己寓所墙边的空地开辟了一处自名“山翁瓜棚”的场所,这场所春来鸟语花香,夏来树影斑驳,很是田园。他闲来邀三五道友,盘桓其间,清茶一壶,浓酒一盏。书画道友黄文琦、江寿男、杨文修、刘强、吴青山、黎盛健、梁建、郭兴武等琼岛行家也常莅临其中。一次,他们谈论书法创作时,杨文修随口而道:“山翁兄书法尤如山中古曲,婉转悠扬,余音绕梁,意蕴深邃……”一言点中了他的书法真谛,这让一贯谦逊的他脸红了,连连拱手作揖:“过奖,过奖!”弄得大家开怀大笑。

多年的刻苦钻研及悟性成就文殷兄的书法,但家乡的山水和人文无疑给予他书法创作的源泉。他的书法很随性也很应景。一天傍晚,他在海口滨江路的花卉大世界漫步,夕阳的余辉染红了西边的云朵,这让他想起了童年时的一件趣事:他问爷爷,他在镇上工作的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爷爷说,云彩与夕阳一起回家时,你阿爸兴许就回来了。这童话般的对话激起了他创作灵感,回到家后,他立刻铺开宣纸,取砚磨墨,一幅行书斗方“云回人归”四字一挥而就,那野趣的横折,那水波般的撇捺,无不流露出童年的纯真,无不飘散着浓烈的乡愁。怪不得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吴东民先生评价他:“更专注于书法艺术背后的人文精神,作品中隐藏着深邃的哲思。”

夜深人静时,我也常常拿出文殷兄的书法作品集《山翁墨痕》研读。那作品可谓幅幅精品,让人读之心胸释然,远离世俗的喧嚣。行草斗方《江雪》,笔锋藏露有度,章法错落有致,笔墨里似乎只只灵动的鸟儿,跳跃于纸间;草书团扇《月夜泛舟》里那“斜”字长长的最后一竖,统领布局,似乎山涧溪流,韵味悠长;楷书对联《离骚》句,字字端庄厚重,尤如激流砥柱。篆书小品“水墨”两字,不仅渗透出鱼水深情,而且抒发了作者与笔墨的情怀。书法须造境,古人云“欲书先散怀抱,然后书之”。古人亦云:“字为心画”。我想,文殷兄的书法正是他对山川丘壑,人间物态的心境映射。

对故乡、亲情,对行走的见识和感悟,都是对生活意义的耽思和观照,把这些山水、人物、风物揉和于笔墨里,是文殷兄书法创作的灵魂,也是他书法作品的魅力。


《海南日报》2018.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