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路来森 :深巷犬吠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路来森 更新时间:2019/1/30 0:00:00 浏览:486 评论:0  [更多...]


喜欢“犬吠”二字,很书面,很典雅的表达;远比“狗叫”要好,“狗叫”太俗,掉土渣的俗。“犬吠深巷”,让人感觉:时间,很遥远;时世,很苍茫。 

有些东西,典雅了好,典雅了才有滋味。 

少年时,去一个叫东杨庄的村庄读初中,我居住的展坪村则位于东杨庄的北边,两村之间,相隔一条小河。趟过小河,登上河岸,就进入了东杨庄村。东杨庄,是一个富裕的村庄,解放前多财主,所建房屋,青砖黑瓦,异常高大;围墙,亦是高高耸立,墙壁间,就形成了一条条的深巷。 

我们上学,自北向南,就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厚厚的墙壁,大多有三四米高;巷子,则极窄,差可通过一顶小轿。墙高巷窄,巷道就长长,所以,小巷就显得特别幽深,是真正意义上的“深巷”。 

白天通过,并不觉得怎样,也只是觉得“有趣”。曲曲拐拐,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有时,我们就特意停下来,贴着墙壁,仰望高高的墙头;看墙头上,摇曳的莠草;看着几只麻雀,栖落墙头,一阵风起,又霍然飞走,留下一片嗒然若失的迷茫。正午时分,阳光泻进小巷,白花花的,仿佛,时间骤然发出了它耀眼的光忙,照亮了自己肉体的深处。一些大门外,青幽的门楼石阶上,时常就蹲坐着一条土狗,也许,是我们经过的多了,熟了,狗并不叫,只是用疑惑的眼光,目送着我们,直到我们离开它的视野。 

晚间,就不同了。特别是漆黑的夜晚,晚自习放学归来,只要我们一接近南巷口,杂沓的脚步声,就会惊醒住户们的狗,于是,吠声骤起,从小巷中汹涌而出。有时,我们会故意站立巷口,大声吆喝几声,或者一起用力跺脚,顿然,狗们的叫声,就愈加凶猛了。我们站在巷口倾听,狗的叫声,仿佛是从幽深的洞穴中发出,特别的浑厚、深邃、粗豪,阵阵的回声,在巷中回旋不止,仿佛群犬奔野;狂放、凶猛的恐怖,有一种苍老时间的感觉。 

那声音,该怎样形容呢?真是难可言说。 

若干年后,我读王摩诘的文字:“北陟玄灞,清月映郭。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觉得,“深巷寒犬,吠声如豹”的描写,似乎,就是那般滋味。 

农户们,几乎家家都养着一条土狗,行走小巷,土狗们常常就蹲坐在篱门边。见人经过,远远地就吠叫起来,一条狗带出多条狗,尾随在行人的身后,汪汪汪地叫着,直至把行人送出小巷。“有迎有送”,真有点“礼失而求诸于野”的味道。很多时候,狗的叫声,会惊动趴伏在树枝上的家鸡,或者正在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于是,鸡飞咕咕,雀飞轰然,一条小巷,便顿然生发出一份热烈和喧闹。那些小巷,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小巷”。 

陶靖节“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活脱脱地,就是对我们村庄的形象描绘。 

夜深人静,深巷犬吠,会让你觉得:每一条深巷,都成为了一条通往原野的小路;每一条小巷,都变成了通向时间深处的密道;犬吠声,则成为了“回归”的向导,“导”向最原始的旷野,“导”向最原点的时间…… 

“深巷犬吠”——生活的,诗意的,哲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