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短文三篇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2/1 0:00:00 浏览:473 评论:0  [更多...]

 

潮湿的阳光:忧郁也是一种浪漫

 

不知什么原因,从天寒地冻的北方,回到多雨的南国,一下子跌入深深的忧郁之中。休憩了一天,心情却还是如此灰漠,思想也似乎凝固起来,任凭疏落的雨滴,一点一点蚕食这颗慵懒的心。深夜里,点上一支香烟,只为了看着冉冉升起的青烟,牵引着无所脱遣的思绪,进入一种亦梦亦幻的境界。难怪有人说,忧郁也是一种浪漫,而且是窖藏醇酒般的感觉。

自从外地回来,雨一直在下,还没有享受到一丝阳光。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立特说:干燥的光辉,是最为智慧和最为高贵的灵魂。我虽不知道什么样的阳光,才是最智慧和高贵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该是来自天堂、超越尘世的光辉,是生命在某一时刻,冥冥中接受到的一种照耀。是否北方的阳光,就是一种干燥的光辉呢?而南方的阳光,可能就是潮湿的光辉吧,而潮湿的光辉,往往是产生忧郁的源泉。

其实,在最近的生活中,忧伤总是盘踞着心灵的高地。回来之前,我们去拜访一位朋友,之前就听说,他女儿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但是,当看到这个曾经是艺术系的大学生,如今只能蜗困在家里,还是很惊愕。她有时表现才华横溢、知书达理,有时又完全是个失去神智的疯狂病人。据朋友说,女儿这时候,总是处在一种幻觉幻听之中。而从另一角度看,我们往往把这种人,看成是能够和神对话的人,一种在精神上至高无上的人。

尼采曾把宗教的残忍,比作有着许多横档的巨大梯子,引导人们沿着梯子攀爬;可是,当我们无法再向上时,梯子却被轻轻地抽掉,我们便成了悬在半空中的物体。这便是我们所谓精神追求的现状,也是让我们精神失常的根本原因。他甚至指出,生活的、最浪漫的那部分,就是疼痛之中的一声大笑,和一阵长长的喘息。而当毒品或者宗教,作为我们必须选择的项目,我们应如何面对,并作出定夺呢?

有时,我觉得自己和疯子一样自恋,总喜欢把自己的悲伤变成文字,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或者喜欢在别人面前,故意表露自己的隐私,反复去孤芳自赏;有如疯子关注自己,并不完美的身体。原来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喜欢用孤单的姿势,在一片荒芜里,一个人仰望天空,仰望过去,反复地诵读,身后冗长如流水般的忧伤,把自己读成一首孤独的、多愁善感的散文诗。

最近,我的意识中总是出现,自己慢慢倒下去的情景。在那个潮湿的洗漱间,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没有人发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醒过来时,意识仍然十分模糊,竟然不知道身在何处,我是谁。一摸后脑勺,有血,于是走下楼,拦着一辆人力车,向着医院奔去。等看到医生,这才清醒过来,但医生却诊断我为脑震荡,需留院观察。凭着恢复的智力,我赶忙从那里逃开,因为我知道,医生的职业是吃人的。

就是现在,我还真的想,永远躺在那里,实在不想再动弹了,包括身体和思想。虽然说,一个人必须的经历,正是他必然活着的依据;所有的一切,都在无休止的运动之中,不管怎样的姿势和态度,都是一种生活。但我还是觉得,在我的生活中,再不会因为生命的延续,而增加光彩;也不会因为生命的湮灭,而失去任何东西。肉体扮演的角色,总是干瘪的,毫无生气的,或者充满些许滋味,却还是要在滋味中迷失。正如那绚烂的彩虹,把瞬间的浪漫写在天际,最终也归于徒劳。

此时,面对着深不可测的黑暗,我感到世界的无比庄严,而回想白昼里的我,就象小丑一样卑微而丑陋。我确实很快乐,当那天我勾起一个硕大的鱼儿,在众人的纵恿之下,我几乎是欣喜若狂,然后鱼儿被烤成喷香的鱼片,成了一顿下酒的佳肴。但是现在,我眼前不时闪现着一只带血的洞口,狰狞地对着我张开,要把我吞噬,我几乎无处躲避。最后只好选择放弃,把自己交给我曾经戕害的灵魂。

因此,我认为,真正热爱生命的人们,就应该把自己最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把肉体和灵魂,通通晾在空气里,让风把它们吹干,让雨将它们侵蚀,并期待在若干年后,它们会在荒漠中醒来,期待后来者在某一时刻,看到曾经的壮美景象。还有一个夭魂,在歌唱它们,她的歌声就象她的青春身段一样,柔软和靓丽着。那些消失了的美好浪漫的事物,又次第呈现,就象断头的蛇,又重新飞舞在迷乱的天空。

当我耽于虚幻,便感到阳光的温暖,从午夜的深渊里诞生,感到了上帝对人间的一种热切关怀。我仿佛听见莎士比亚说:当我们生下来的时候,因为来到了这个全是傻瓜的大舞台上,所以禁不住放声大哭。在他看来,生活中的人们,不是傻瓜,就是疯子。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不断的创伤之后,便是浪漫和幸福从累累创口中产生,有如蝴蝶从迂腐的森林里飞出;深深的沉郁之后,便是欢悦从虚无中逸出,照耀着废墟般的心境。

 

午夜汽笛:游走于大地之上的幽魂

 

自从蒸汽时代以来,汽笛作为工业化的产物,也被赋予了人文的情调。汽笛,也往往成为人生路上一种标志或象征。小时候,一听到汽车的喇叭声,心里就很兴奋;看到那些汽车,从尘土飞扬的家乡土路上,风驰电掣地绝尘而去,对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痴痴地望着。于是,汽车的鸣笛声,成为我人生的第一声启迪,让我产生了向往远方的理想。

等到离开家乡到彼岸读书,而第一次听到轮船的汽笛声,是在客运码头。当那巨大的客轮离开码头时,响起了雄浑的汽笛声,我正站在船舷边,望着渐渐模糊的岛。在汽笛声中,我的心头一边浮起些许伤感,一边又踌躇满志起来。被巨轮犁开的层层浪花,在我眼里,正是人生风生水起的前景。

当我在异地的夜里,常常于梦中醒来,感觉一个人沉溺在无边的黑暗里,深陷于险恶之中。理想的追求,和现实形成了无法协调的对立,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几乎令我窒息。我的泡沫人生,我的脆弱感情,在现实的冲击下,几乎被挤成齑粉。灵魂在呼唤着,急切等待着拯救。

忽然,我听到火车悠长的汽笛声,它由远而近,然后又由近而远,呼刺刺地穿过隳沉的大地。带着一种刺耳的锋芒,划过沉沉黑夜。感觉那声音,是在企图冲破空气的墙,一种正反力量的较量。我由此得到挣脱压迫的力量,感到欣幸而鼓舞。只愿它驮着我,将我带往远方自由的天地,即使那是一片草木不生的荒漠。

因此,汽笛和我的梦幻人生,总是相伴相随。助我灵魂提升,拯救我灵魂于深渊之中。就是现在,人生路上,那一幅幅伴随着汽笛声的场景,还不时显现在我眼前。它时时警示我,不能沦落,不能偃伏在路途之上。多年以后,当我读到村上春树的一段描写,有如亲身经历,也更加体会汽笛之于人生的意义。

有一天半夜里,我忽然醒来。他说,正确的时间不知道,大概是两点或三点吧,但那并不重要。总之,是半夜里,我独自一个人,没有谁在我身边。你试想这种情形:四周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一点声音,连时钟里的时间声音都听不见,也许是时钟停了。而我突然感到,自己被隔离在一处遥远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体会到,自己在这广大的世界里消失了,没有谁能爱我,没有谁跟我说话,没有谁会想到我。

即使我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也没有谁会发觉吧?就像被装在大铁箱里,沉入深海的心情。因为气压,我觉得心脏痛,痛得几乎会撕裂成两半,那种感觉你能体会吗?这恐怕是人活着,所经历的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吧,我真的悲伤得要死。不,要是死了也罢,而是就那样活下去,箱子里空气稀薄,事实上,真的就会窒息而死。这不是比喻,是真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似乎听到很低微的汽笛,那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汽笛声。铁路到底在哪里,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很远很远。细微的声音,似乎听见了,又似乎听不见。但我知道那是火车的汽笛声,不会错,我在黑暗里静静地聆听着。于是,那汽笛声再一次传到我的耳朵里。然后,我的心脏不痛了,时钟也开始走动,铁箱子也慢慢浮上海面。

这都是缘于那小小的汽笛声的关系,由于那又像听见,又像听不见的微微的汽笛声。这就是村上春树所感受的午夜汽笛。在他看来,午夜汽笛,是来自冥冥之中的神秘使者,是拯救灵魂于窒息现实的布施圣徒,就像我所感受的一样。当我读着这一段文字时,我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感受,因为我亲身体验过。

不过,自从蒸汽时代,人类就被迫走上一条不归路,田园牧歌消失了,人的心灵无处寄托,而汽笛也成了游走于大地之上的幽魂,伴随人类四处流浪。不知什么缘故,无论身置何处,无论是在人生逆境,还是在柳暗花明时,我有一种感觉,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旅人,身上背着行囊,在一个旧时代遗留下来的火车站,沿着弯曲的铁轨走去。

我想起海子也是这样,他也是应着汽笛声而去,一个人走在铁轨之上,走向迷茫的远方。当黄昏最后一列火车过去之后,他在汽笛声中,成就了他的诗化人生。在他眼前,呈现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景象,那是他毕生追求的。

 

人生如雾:但愿人间变佛国

 

雾浮了起来,在我的四围。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大地,我置于雾的世界里。走在路上,虽然还是喧嚣的街道,但一切几乎都淹没在云雾之中,那么影影绰绰、朦朦胧胧。人间似乎变成了佛国,缥缈而虚幻,呈现一种难得的朦胧美。雾遮掩了人间往常逼真的残酷,消弭了繁忙的追迫,不禁让人有魂牵梦萦之感。

在很长时间里,我都愿意生活在雾的世界里。小时候,每当有雾的日子,感觉特别奇特,总是把眼前的景象,与童话世界联系在一起,那些想象中小矮人、拇指姑娘,也许都在浓雾深处居住。而到了成年时,因为眼睛近视,又坚持没有佩戴眼镜的缘故,所以,看到的世界,都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于这样的感觉:看人间,不必太真切;度人生,不必太费神。

后来,由于工作关系,不得不戴上眼镜,虽然看世界分明了许多,反而有惘然若失之感。只有到了有雾的日子里,才有重温旧梦的机会。人间的雾总是飘飘忽忽,忽走忽停,有如仙子游走徜徉于人间。

于是,雾也就变成与情感相依,就有了些灵性,有了丝丝入扣的温柔和细腻,有了氤氲律动的气息。每每想到世间所有的灿漫,最终都会归于静寂,也就不自觉地走近了雾,依附于她的灵动,她的包容,变幻而神秘。

最好是在雾中漫步,浮起的雾气把人重重包裹着,让人有身置孤岛的感觉。这时,什么都可以想,可以把思绪拉的很长,也什么都可以不想,就只有属于自己了。一切都显得格外轻松和自由,感觉人与人之间虽相近,却不相扰;似乎爱恨情仇都化为云烟,精神的障碍和负担也卸下了。

在这样的时候,人完全沉浸在乳白色温柔的抚摸中,也变得轻飘飘,身轻如羽毛;心中或者眼里,唯余一片空茫;这,也许就是佛界四大皆空的感觉吧?

有时,我以为走得越近,就越能看得清,甚至可以撩开这雾的薄纱,后来才蓦然惊觉,这竟然是我的妄念;有时,似看见一个撑着纸雨伞,袅袅地走来的女孩,可是走近时,不禁惶然,原来只是旧时的陋巷而已。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得失因果,都在轻烟一样缭绕的雾雨之中。

一人伫立雾中,可以静数心里愁绪如丝,也可以悄然会心的微笑,或者随着雾的律动,在天地间舞蹈起来,发出崭新的欢呼。于此,我感到,美就在于憧憬,美就在迷蒙之中。

有时,带着生活的失望和沮丧,一人走入雾里。迷蒙的雾雨,清冽而轻柔,抚摸着我的脸颊;让蹙着的眉头,似乎顿时纾解。待走过很长的路,于心绪索然之间,无意中回头,却惊讶地发现,那些消逝的美妙景物,不期然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原来,一切都不曾消散,它们只不过被雾遮云盖起来而已。于是,我才觉得,人生如雾,或者雾如人生,一切皆在雾中梦中,何必惊醒梦,又何必惊梦之后,再四处去寻梦呢?

而有时,雾气又变成雨雾,似雾非雾,似雨非雨,既有细雨的惆怅,又有雾的迷离。灵与肉会被渐渐地濡湿,这时的雾,便随着呼吸,随着轻风,渗入到我的肺腑,滋润着我的灵魂。似乎灵魂也沾满了雾的羽翅,展示着灵动的气韵,要在雾的世界里飞翔起来。它将超脱这喧嚣的人境,寻找那蓬莱仙阁、海市蜃楼,长住那里而不愿再返回。

雾气迷离、升华,正如人生的感悟。有时候,我们对人生不必有真切的答案,不必有真实的结果,心态保持一种懵懂,一种糊涂,不失为一种人生的智慧。人生的佳境,也许就在于朦胧的向往之中。有了这样的感悟,心境就会豁然开来,于缤纷的琐屑中抽出心来,在宁静中放飞自己的心情,就会体验到,腾云驾雾的感觉真好,很写意。

一直以来,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梦里,总有雾的影子。在经过了繁复的经历之后,我更愿意坠入五里云雾中,去感受人世间朦胧的美。很久以前游过庐山时,在感受那云雾的神奇和变幻时,就想,如果没有这云雾,庐山还会这样美么,人间还会如此迷人如画么?

或许这么多年来,经过了许多人生的磨难,仍能够保持如此新鲜的心境,也就是因为心中有一团雾气在吧。有了雾,世界就多一些轻灵的变化,多一些温情,人生就多一些虚幻,一些超脱。

此时,我想起了美国诗人桑德堡的一首小诗《雾》,我觉得,那其中雾的游移,便是生活中我的步履。踩着猫的细步,伸着沉默弯曲的腰身,静静地俯视着,海港和城市,又再往前移动。即使在彼岸世界,我也愿是一团雾,融入佛国的缥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