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吴文生:坡朗盐菜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吴文生 更新时间:2019/2/24 0:00:00 浏览:105 评论:0  [更多...]

坡朗小坡距我老家住地不远,以附近的坡朗村得名。这里的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是种植粮食的好地方。上世纪六十年代,老家人的生活困窘,而在我们四处寻觅粮食充饥时,一种天然的食物——盐菜,悄悄地出现在坡朗小坡的田野上。

盐菜是一种野生的藤科小植物,呈半透明浅绿色,高度为10厘米左右。摘下后,用手指将它的根部掐断,水洗干净,放进烧开的水煮上几分钟,捞出晾干后,再用少许猪皮油在锅里炒上几回,也算得上当年的“美味佳肴”了。

第一次发现盐菜,是跟随大哥大姐们去坡朗小坡捡番薯时。那年农历正月十六,我们几个小孩早早来到地里等生产队的阿姨们出来挖番薯。但直到中午仍未见人影。我们正焦急时,一位头扎三角围巾,手提竹篮的女孩从坡朗村方向朝我们走来。她说是来摘盐菜的。“啥是盐菜?”“你们看,地垅上长出嫩嫩的不就是盐菜吗!”她边回答我的提问边蹲下身子拔了几根给我们看,并建议我们摘些回家煮来尝尝。大家认为她说的在理,便跟着七手八脚地忙乎起来。不一会儿,我们带来的竹篓都装满了盐菜。回到家里,还不等我介绍,父母异口同声地说:“这不是盐菜吗,你们在哪摘的?”母亲说,当年革命前辈在山里坚持抗日时,没有粮食,就靠摘盐菜来充饥打敌人的。而在那段艰难岁月里,盐菜也成了我们家的生活主菜。

多年后的一个春节,我独自来到坡朗小坡,见几个小女孩蹲在田里采摘盐菜。我眼前一亮,即刻蹲下与一个大眼睛女孩聊了起来:“你们干嘛来摘盐菜?”“回家煮汤喝呗!”“是家里的菜不够吃吗?”“大鱼大肉吃腻了,爸爸妈妈说要换个吃法。爷爷,你要是愿意就跟我回家尝尝我奶奶的手艺吧。”

我愉快地接受了大眼睛女孩的邀请,跟随她来到坡朗村。这是一个纯姓郭的村庄,全村从新中国成立前至今,一直保持16户人家左右。该村虽小,村民却很团结,他们憨厚勤劳,和周边村民和谐相处。更令人羡慕的是,全村16户皆掩映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加上这里的水利灌溉纵横交错,村前村后,分布数小块天然湿地,一年四季,各种候鸟常到这里繁衍生息。

大眼睛女孩的家坐落在村北面,一幢刚落成不久的两层混合结构的小洋楼。小女孩一进屋就大喊:“有客人来了!”正在厨房做饭的一位年近七旬的女子走了出来,热情招呼我坐下喝茶。我跟她相互瞅了又瞅,似曾相识。忽然,我脑海中闪现出当年教我们摘盐菜的小姐姐的形象,再定神一看,这不就是当年的那位姐姐吗?我跟她聊起童年,描述那年摘盐菜的场景,讲着讲着,她蓦地抓住我的双手,激动地说:“你可是当年跟着我摘盐菜的那位小弟弟?”想不到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在这美丽的乡村不期而遇。这奇特的经历,给在座的所有人带来了惊喜和欢乐。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与他们全家人分享了这久违的盐菜佳肴。大眼睛女孩的妈妈告诉我:每逢新春佳节,家婆特别叮嘱一定要做盐菜汤,说喝了盐菜汤就会想起过去的艰难,让年轻人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离开坡朗村时,这位大姐姐特意送给我一小袋盐菜。后来的这些年,这一小袋盐菜就以其奇异的咸味温着我的童年记忆以及记忆里那份淡淡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