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我的出生地:庆祝没有意义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3/2 0:00:00 浏览:75 评论:0  [更多...]

      在我出生的乡村的夜里,通过手机版本,我读了昆德拉的小说《庆祝没有意义》。我一边读,一边要照料父亲。在灯下,他的一些动作的影像,似乎还影响了我的阅读。父亲的状态,虽然比在医院时候是好多了,但仍在混乱意识支使之下,说着胡话,不过有时又让人忍俊不禁,甚至比他意识清醒的时候,更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欢笑。有如昆德拉的小说给我的感受,在荒诞的故事里面,却总是充满着冷暖无常的幽默。

      书中写道,一辆小汽车,沿着一条河行驶在马路上。这里的景色毫无可取之处,早晨寒冷的空气,使景物看来更为索寞。这是介于城郊与乡野交接处的一个地方,房屋渐渐稀少,行人更是看不见。车在路边停下,从车上走出一个女人,她年轻,长得有点姿色。不过,奇怪的是,她把车门往回推,动作是那么粗心大意,车门肯定是没有被关上。如此违反常理的粗心大意,说明了什么,她又为何这般心不在焉呢?

       不,她给人的印象不是心不在焉,相反,脸上表现出毅然决然的神情,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意志坚定地在公路上,走了约一百米,便朝着河上的一座桥走去。这是一座看起来很陡高,却狭窄而禁止车辆通行的桥。她到了桥中央停下。初看似乎她犹豫了,不过好像也不是犹豫,更不是突然改变主意,相反,她在集中注意力,让意志更加坚定,说得更确切,是她心中的仇恨。看起来是犹豫的停留,其实是在积累仇恨的力量。是仇恨在支持着她,须臾间都不离开她。

      当我想继续看下去,父亲又企图从轮椅上爬将起来了。我不得不停下来,去照顾他,把他重重地按在轮椅上,让他安分下来。可是,你上一分钟这样做了,下一分钟他又在重复同一动作。父亲脑溢血之后,留下的后遗症之一,除了意识的紊乱不堪,还有就是手足不听使唤。所以,平时都需要有人时时守候在身边,尤其是夜晚,除非是他睡了,否则,我们就别想休息,熬夜是经常的事情。现在的父亲对我们来说,他健康地活着,倒成了我们最大的威胁。

      父亲又开始在大声地骂人了。在混乱的意识里,竟把过去平日里郁积在心里的话语,都一古脑倒了出来。在这时候,他竟然跟正常人无异。他骂了母亲,就像几十年一贯的那样,骂她多事,什么事都爱管;骂她没有好好照顾他,说到深切处,竟然把母亲都说哭了。然后,又骂作为儿女的我们,往常多久都没有回来看望他,养那么多儿女有什么用?这时候,我们只好静静地由他去数落,而没有辩护的余地。虽然觉得有些委屈,但他说的又何尝不是事实呢?

      父亲的话语,几乎让我看不下去了。我不得不回过头来看书中的女人,到底她想做些什么呢?昆德拉写道,那女人从汽车里出来,她是想去自杀,去投河,但她有很好的水性。她跨过栏杆,朝空中跳了下去。她的身体猛烈地打在坚硬的水面上,全身冻得僵硬。但几秒钟过后,她又抬起了头,因为她是个游泳好手,似乎浑身的机能都在自我调节,来抵制她的死亡意志。她又把头钻入水中,竭力往水里钻,屏住呼吸。原来,这个女人是特地开车这里来寻死的。

      这时,她听到一声尖叫,一声来自对岸的尖叫。有人看见她了。她明白死并不容易,她最大的敌人,不是她作为游泳好手,不可抵制死亡,而是来自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她不得不与之进行斗争,好让自己死得心安理得。然而,这个人尖叫着跳入水中,她没法立刻死掉,她会被救,然后成为众人的笑柄。想救她的人,已游到她的对面,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向她伸出了他的手臂。而她却用力扑在年轻男人的背上,把他的头闷到水里。他开始呛水,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他反倒成了溺水的人了。

      也许这是一个想要出名的少年,想让照片登在报纸上,接受别人的赞许。但情况实在出乎人的意料,他仍然反复地喃喃着,停下,停下。而 她非但不往水底沉,反而抬起头,深呼吸,集中全身力量来对付救她的人。他向她伸过手来,她非但不躲开,反而把他抱得更紧,并朝水底下拖下去,拖下去。然后,他身体颤抖、痉挛不止,并试图反击女人,但女人的身体却一直压着他,他抬不起头来呼吸,最后,经过漫长的,非常漫长的几分钟,他终于停止了挣扎。

      虽然结果是如此荒谬不经,不过,也不能说就完全违背了世界的逻辑。她没有死,反而是她杀了救他的人,最终她有了死的自由,却不想去死了。那个要把生命强加在她头上的人,反倒是溺死了;而那个存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却活了下来。而自杀的念头却一笔勾销,不再冒出来了。生命是如此出其不意,而重新获得,倒像是一记撞击,击碎了她的决心;她不再保持寻死的愿望;她突然失去意志和力量,机械地朝着停车的地方游过去。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感觉空气有点窒息。我定睛朝父亲躺着的地方一看,不得了,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己翻倒在地上,手脚似乎还在抽搐。赶忙叫来母亲,一起将父亲从地上抱起来,把他放回轮椅上。或许是受到刺激,父亲这回意识更加混乱,声音更加凄厉,夜晚将他的声音传得很远。他几乎完全失去理智了,不断地重复这一句话,我要回家,为什么不让我回家?即使他此刻就在他的家里。似乎冥冥之中,有魔怪在操控着他的言行,感觉我们跟他隔着一个世界。

      夜深了,轮椅上的父亲似乎已经入睡,但手脚却不停地划动着。我不敢入睡,恐怕他又有什么差池。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为了照顾父亲,楞是把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拖累的不行了。总是隐隐觉得,如果父亲长时间这样拖下去,我们也会累趴的,甚至病倒的。尤其像我这样身体一直不是太好的人来说,熬夜有时候是可以致命的。在孝道和保全自己之间,这真是一种两难的选择。

      我想着昆德拉书里那个寻死的女人,看看眼前的父亲,竟有着某种的重合。其实,现在的父亲也很像那溺水的人,是我们在用双手不停地托着他,附随着他的挣扎,让他不至于沉堕下去。感觉会有一天,我们的手举得太久了,开始麻木了,无力了,我们不禁要自问,我们还能撑多久呢?村里的好心人也都说了,没有人像我们这么投入地侍候病人的。就连母亲也说,老头子该走的时候,就让他走吧,别留他了。但对于我们,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呢?

      昆德拉的书名曰,庆祝没有意义,其中隐含何种深意呢?在无法入睡的夜里,我无数遍地想着,也想不出所以然来。但他在书中的说法,却让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说,无意义,我的朋友,这就是生存的本质。这种虚无无处不在,永远跟我们形影不离。甚至出现在无人可以看见它的地方;在恐怖时、在血腥斗争时、在大苦大难时。这经常需要勇气的,在残酷悲烈的情形之下,把它指认出来,而直呼其名。然而,我们不但要把它认出来,还应该珍惜它,应该学会去爱它。

      确实,归根结底,为了生活,为了延续生命,我们做出了很多牺牲,最后才意识到,所有努力都注定是徒劳。人们通常所以为的意义,更是不存在的。当认识到生活本身无意义时,我们似乎应该很愁苦、悲观、忧郁、低沉,是这样吗?不,应该有好心情,才能看到在所谓的意义之外,这个世界有趣的一面。我想到父亲,那残破不堪的生命中,还不时地无意中流露出来幽默,让疲惫不堪的我们啼笑皆非。生命本没有意义,但它能带给我们痛苦或快乐,让我们觉得有趣,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