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多多 陈先发:最后一课(诗5首)

来源: 作者:多多 陈先发 更新时间:2019/3/30 0:00:00 浏览:614 评论:0  [更多...]


春之舞

|多多

 

雪锹铲平了冬天的额头

树木

我听到你嘹亮的声音

 

我听到滴水声,一阵化雪的激动:

太阳的光芒像出炉的钢水倒进田野

它的光线从巨鸟展开双翼的方向投来

 

巨蟒,在卵石堆上摔打肉体

窗框,像酗酒大兵的嗓子在燃烧

我听到大海在铁皮屋顶上的喧嚣

 

啊,寂静

我在忘记你雪白的屋顶

从一阵散雪的风中,我曾得到过一阵疼痛

 

当田野强烈地肯定着爱情

我推拒春天的喊声

淹没在栗子滚下坡的巨流中

 

我怕我的心啊

我在喊:我怕我的心啊

会由于快乐,而变得无用!

  

 

最后一课

|陈先发

 

那时的春天稠密,难以搅动,野油菜花

翻山越岭。蜜蜂嗡嗡的甜,挂在明亮的视觉里

一十三省孤独的小水电站,都在发电。而她

依然没来。你抱着村部黑色的摇把电话

嘴唇发紫,簌簌直抖。你现在的样子

比五十年代要瘦削得多了。仍旧是蓝卡基布中山装

梳分头,浓眉上落着粉笔灰

要在日落前为病中的女孩补上最后一课。

你夹着纸伞,穿过春末寂静的田埂,作为

一个逝去多年的人,你身子很轻,泥泞不会溅上裤脚

 

 

青海的草

|古马

 

二月呵,马蹄轻些再轻些

别让积雪下的白骨误作千里之外的捣衣声

 

和岩石蹲在一起

三月的风也学会沉默

 

而四月的马背上

一朵爱唱歌的云散开青草的发辫

 

青青的阳光漂洗着灵魂的旧衣裳

蝴蝶干净又新鲜

 

蝴蝶蝴蝶

青海柔嫩的草尖上晾着地狱晒着天堂

 

 

春之声

|欧阳江河

 

从灰暗的外套翻出红色毛衣领子,

高高地挽起裤脚,赤足蹚过小河,

喉咙感到融雪的强烈刺痛,

春天的汩汩水泡冒出大地。

早晨翻身来,阳光灼烧的脊背

像一面斜坡朝午后的低洼处泛起。

春天的有力曲线削弱了

蜷伏在人体里的慵懒黑猫。

梦中到来的大海,我紧紧压住的胸口

在经历了冬眠和干旱之后,又将经历

爱情的滚滚洪水和一束玫瑰。

我的头上野蜂飞舞。

从前是这样:当我动身去远方,

春天的闷罐车已经没有座位。

春天的黑色汽笛涌上指尖,

我放下了捂住耳朵的双手。

现在依旧是这样:春天的四轮马车

在天空中奔驰,我步行回到故乡。

春天的热线电话响成一片。

要是听不到老虎,就只好去听蟋蟀。

 

 

春天之夜

|于坚

 

春天之夜有一个芽溜下树冠
它害怕夏日盛大的合唱 
提前变成幽灵  和空酒瓶们一道
躺在路边的积水坑里  自愿黯然
一粒高质量的钻石放弃孤独 
离开黑暗的大众  颁奖晚会启幕 
它终于在时尚频道里光彩夺目
成为某部长献给夫人的小戒指
地铁闪着光疾驰如发疯的蜈蚣
一个少女在穿过玄武岩的瞬间
突然成为矿工 打开了虚构的电脑
她写道  春天是一只敏感的沙眼
总是在起风时发作
诗歌被朗诵会强行配乐
弄得字里行间全是鸡皮疙瘩
开场十分钟后  唯一的诗人赤脚退席
抛弃了那些字正腔圆的小厮
有只懂事的狗跟着他来到外面
第一次  朝着剧院呕吐
我多喝了点酒 有些先觉先知
有些感伤 有些热
普遍的人群蜗居在棉被底下
像一阵春雨那样
我夹着伞 在黑暗里
飘过就要明媚起来的城市
无人知道我在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