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秋山红叶:生动而和谐的生命旋律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4/3 0:00:00 浏览:216 评论:0  [更多...]

      近日,因公出差沈阳,于是便有机会到辽东的本溪水洞风景区一游。没去之前,本来是冲着水洞去的,可是到了以后,却被那漫山遍野的红叶所吸引,自然也领略到北国最浓最深的秋色了。从山下极目远眺,四周逶迤的山脉,呈现着斑驳的红色,有鲜红、粉红、猩红和桃红交织,又有绿树点缀其中,斑斓驳杂,绚丽无比。环顾四周,似乎是一幅悬挂于天地间的秋天长篇画轴。

      自古以来,人们都喜欢秋山红叶,不管是文人骚客,还是平民百姓。每到深秋时节,游人如织,就是为了看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景致,欣赏秋天的无限壮美。且不说唐代诗人杜牧的《山行》中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早就成为吟诵千古的佳句,也成为古今描写秋天的诗中之诗,句中之绝句。而清朝乾隆的御诗云:绮缬不足以拟其丽,巧工设色不能穷其工,也是极尽表现力的。

      当然,人们向往红叶的景色,首先是因为它红于二月花的赏心悦目,令人沉醉的颜色。不过,听友人说,那些路边的绿树,也将在几天内变成红叶,并会成为落叶,最后都只剩下枝干。听到这里,我不禁产生对于生命的感叹。泰戈尔曾说,生如夏花之短暂,死如秋叶之壮美。眼前这绚丽的枫叶,便是这种人生感言的最好象征。

      而在这绚烂如斯的背景下,无论是年轻的情侣,还是老态龙钟的老伴儿,都争相留下难忘的身影。看着他们,虽然生命的形态不同,但却和枫叶显得那么协调,那么融合。年轻的,让萧瑟反衬出无限活力;而垂老的,则和红叶相映成趣、隽永蕴涵,真正达到情景交融,如朝阳初射、夕阳返照相对应,形成世界的丰富性,和统一性有机的结合。在铺满落叶的枫树下,演示的是生命生动而和谐的多重旋律。

      由此,我想起路边卖水果的老人说,他的水果是霜打过的,所以特别甜而脆。我不解,便问为何?他说,也许是因为受过霜冻的果子,熟的更透,熟的更香吧。所以,柿子收获后,最好放在露台上,过几夜才更加香甜。正如经过霜打的树叶,是如此的绚丽,如此的斑斓,一样的道理。一位北国友人说,她无法忍受没有雪花的冬天,对于她来说,自然的霜冻,人间的考验,是生命成长所必需的。

      据同行介绍,这里的山脉属于长白山的余脉,峰峦叠嶂,绵延百里,我不禁对它们充满崇敬之情,因为在我的心目中,长白山隐藏着无尽的传奇,那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勇士们浴血奋战的地方。我曾看过关于女英雄赵一曼在酷刑之下的描写,当日本宪兵对她施以惨绝人寰的电刑时,在刑讯中没有喊叫一声的赵一曼,忍不住发出厉声惨叫,身体剧烈抖动,那是超过生命痛苦极限的挑战。还有关于杨靖宇的故事,据说当敌人剖开他的尸体,看到胃里只有青草;还有八女投江的悲壮,等等。

      是的,那些漫山遍野的红叶中,一定有着杨靖宇、赵一曼们留下的鲜血吧,要不为何如此鲜艳而浩然长存呢?他们的生命,正是经过霜打的红叶,永远燃烧在人间。望着远处连绵不绝的山峰,那层林尽染的红叶,听着脚下那条太子河的涛声,我陷入了一种更远的历史遐想。据说,太子河原为衍水,后来,为了纪念燕国的太子丹,而改名为太子河。于是,这条河也被染上一层悲壮的浓厚情调。

      据记载,战国时期,秦伐燕国,但由于太子丹对军队的指挥很有方法,秦国久攻不下,于是,秦国便使人向燕王进谗言称:秦伐燕的原因在于太子丹,如杀掉他,将人头献给秦王,秦国可以罢兵。燕王僖听信其言,便派人追杀太子于衍水。秦国得知后大喜,于是派兵攻燕,燕遂亡。后人为纪念太子丹,遂改衍水为太子河。

      我想,也许在那红叶之上,也有着太子丹的鲜血吧?在我眼里,那一幅秋天红叶的画轴,也是历史的画卷,浸染着无数先人的血泪。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英雄美人在漫天红叶中舞剑论道,却让人感觉不到一点萧杀之气,只有一种力量在流动,让人产生说不出的美感。那分明不是在争斗,而是一种聚合天地灵气的舞蹈,舞一曲千古生命的绝唱:只有在瞬间壮美中死去,才能获得永恒不灭的长存。

      虽然已近黄昏,山中寒气逼人,但还是有不少人徜徉在红叶丛中。当我久久地看着一个女子手中的红叶,神情一定有些异常,直到她说,送给你吧;边说边把红叶送到我的手中,我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有悻悻然看着她的背影,从我眼前走远。其实,我还没有看清她的模样。但我会永远珍惜,这陌生女子送给我的红叶,作为一种难得的记忆珍藏。

      回到城里,已是华灯初上时分,天空不知何时飘起雪花,据说,这是沈阳今年以来第一场雪。雪花,飘飘洒洒,在我眼里,就象落叶一样,飘逸、洒脱。虽然它们形态、色调不同,但都在装扮着这个世界,呈现着生命的潇洒和无常。人们说,朝夕之间,秋天已经过去,而冬天真正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