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画画的老妈

来源: 作者:赵彩燕 更新时间:2019/4/4 0:00:00 浏览:199 评论:0  [更多...]

我的老妈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算起来已是70来岁的人了。可那副风风火火利索索的劲头,看上去顶多60出头。唯一的弱项是牙口不大好了,那是年轻时候火爆性子总长火牙的后遗症。退休之后的她倒修身养性,拿起了画笔。或许是身处中州大地,洛阳牡丹成了老妈学画的首选。她仅凭着偶尔去古玩城转转看看,买上一两本画“牡丹”的书,就在家手拿毛笔涂抹了起来,并且十年如一日的只当“牡丹”的忠实粉丝。她的画不同于院校派的有格有调、阳春白雪,一派是乡土气息浓厚的朝气蓬勃、热热闹闹。她总是兴之所至,感觉怎么好就怎么画。她的画属于写意画法,每次总是先画花朵再画枝干叶子,看着她一时半会就完成了一副鲜亮的图,起先我们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有一次,她的大女儿我的姐姐就拿起了她的画笔,想有样学样的涂抹几下,结果那笔怎么也不听话,只在纸上留下了一坨印记。老妈就将错就错的将那一坨楞整成了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这下,全家人才对老妈服了气。

老妈画牡丹之前,曾有两年天天练习书法,后来忙于带孙子就荒废了。按说,凭着那点功底,再练练,在她自己的画上提个字也没啥捉襟见肘的。但是她每幅画都留出了位置单等我老爸来题字。老爸说,已经几十年没写了。“不管,就是要你的字。”于是就有了书画结合的一幅幅珠联璧合“牡丹图”。其实老爸画画写字也是一把好手,记得小时候我姐书桌上方贴的那幅苍鹰图,就是出自老爸之手。只是现在将精力都放在了支持老妈作画上。说起来老妈画牡丹还有些模样,得益于她年少时外婆对她的启蒙。外婆毕业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女子师范学校,据说最钟情于牡丹,她画的牡丹远看像活的一样。老妈总说,她只学了姥姥的一些枝末。老妈有个大本本,小时候我就特好奇,里面加了好多花样子,有剪纸的,也有描图的,大大小小满满当当的一本。花样子只是稿本,成品体现在我们姐妹的衣服上。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我们姐妹两个的衣服总是与众不同。老妈总是会脚踏缝纫机,给我们两个做红红绿绿的衣服并且不同的衣服在领口、胸前、口袋、衣摆上不同的位置绣上各式各样的花。在那万事求同的年代,记得为了和别人穿的一样,我还冲她发过脾气。现在想来,我当时应该是小学同学羡慕的对象,要知道当时还有同学的裤子一色的蓝那膝盖、屁股是打一圈圈打补丁的。

最最让我俩兴奋的是每年过年时候妈妈给我们做的新衣服,每次我俩的式样、颜色还不一样,最出彩的是那色泽亮丽的刺绣,原来老妈把她的花样子都搬到了我们的新衣上。可是老妈的这项技艺我们姐俩都没继承,记得小时侯老妈让我俩拿绣花针的情景,能躲就躲的逃避造就了我绣个鸳鸯像鸭子的技能。

对老妈所画牡丹的认知,我经历了一个由否定到肯定的过程。在老妈画画初初有型时,我就一遍遍地念叨说中国画都讲究布局、留白、意境,要有形式美。要她多看看专业画家的画。我总想把她的画风往学院派的路子上拉,可她老人家偏不,还是我行我素。说画画就是个高兴,她认为怎样得儿劲就怎样画。时间长了,我也就不再说了,由着她画个高兴。虽然一直以来老妈画牡丹图的形态都是大同小异,可也自有她独到的布局谋篇。老妈的画,有的还别有情趣。时不时的会有成双成对的花蝴蝶、蜻蜓在花间飞舞。她说单只的太孤单,必须要成双成对。有次,还画了五只鸟,问老妈咋画这么多小鸟。经她一解释才知她将那鸟赋予了我原生态全家福的寓意。此时再看着那一张张富有生命力的牡丹图,虽与众不同却是独一个老妈味道的画。

老爸对老妈画画始终是很支持的。俩人经常一起到离家两站路远的古玩城看画家摆卖的画,购买宣纸,颜料,毛笔也总是他们两个一起挑选。对妈妈画的画,老爸总是说“好。不错!”老爸不仅把妈妈的初期作品装裱后挂在家里的厅堂卧室,还细心帮老妈保存好多年来留存下来的画,在老妈兴趣上来时,又陪同老妈打开画幅,一张张的看、一遍遍的欣赏。老爸的态度、实际行动是老妈多年来笔耕不缀的重要因素。对她自己画的牡丹,老妈曾说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当看到热情索画的邻居将她精心绘制的牡丹丢弃不见时,她伤心了好久。再也不肯轻易将画付与人。当听说我的同学要将她的画悬挂装点新房子,又忙不迭地说:给人家吧,不值啥的。后来给她打电话时又不忘问:你给人家了没有?嗨,我可爱的老妈!如今的老妈,还是时不时的用画笔在涂抹她的牡丹。画画的她,透着一种沉静。画完独自欣赏自己的画时,则会微微笑着,一种喜悦之情由内往外发散。或许,经常享受自身创造的美丽,保持快乐的心情也是老妈在70余岁还吃嘛嘛香,身体倍棒的关键所在。

记得去年夏天,爸妈在家姐的陪同下来海口小住,看到我的书画室(阳台一角)和成打的宣纸,再也按耐不住创作的欲望,一个人呆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挥毫泼墨,等到妈妈招呼家姐把她的画都拍下来留念时,老姐惊呼:“妈,你啥时候画的啊?我咋不知道呢!”老妈略带羞涩的答道:“就是你睡午觉的时候,一天画个一两张。”老妈是个勤快人,只要她在家,买菜做饭啥的从来不让我们姊妹插手,我姐想做顿饭让老妈歇歇吧,还得故意板着脸说才行,不然老妈铁定把她撵出厨房,嘴上一定说着:“镇热别搁这儿呆着,去空调屋凉快会儿,一会儿就吃饭。”老妈就是这样,永远把我们视为没长大的孩子。老妈的豁达,乐天深深的影响我们。有一次姐姐把妈妈的牡丹图发到了朋友圈,获得了一百六十多个赞,可把老妈高兴坏了。结果呢,转身不见了老妈,她又去创作了。这就是我可爱的老妈,是我们家会画牡丹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