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李星青:地瓜飘香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李星青 更新时间:2019/7/9 0:00:00 浏览:250 评论:0  [更多...]


现在出去吃饭,酒足饭饱后店家端上一盘别致的五谷杂粮。用竹盘子端上了,下面铺着一层香蕉叶。仔细一看:盘子里郑重放着玉米、芋头还有地瓜。什么时候开始,地瓜已经成为餐桌的食物。同桌的前辈开始感慨:小时候家里兄弟姐们多,没有多余的粮食,一天到头都吃稀饭,困难的时候没米下锅,有地瓜吃已经很满足了。

我对地瓜的记忆是清甜的。因为生在土里,长在土里,带着土腥气,地瓜是贫苦人民苦难时期的救命瓜。小时候阿妈养了很多猪,一只母猪带着十几只猪仔,每天睁开眼睛嗷嗷叫要吃饭。猪食就是煮熟的地瓜叶,海南方言叫“猪喷”。因为猪吃饭的时候,水和地瓜从嘴巴两边喷出来。阿妈在田里种了很多地瓜,地瓜不矫情,浇点水就疯长,很快就把藤四周伸展,碧绿的瓜藤把土都覆盖完毕,一眼望过去田里都是绿色的。我和弟弟在上面嬉笑打闹,累了叼一根草躺在地瓜叶上,翘着脚看天上的白云朵朵。放学后,我扛着扁担走向地瓜园,拉一根藤用镰刀割断,一小把绑一捆,大概十多捆绑成两大捆。小小的肩膀挑着两捆地瓜走过田埂,说不重是不可能的,咬咬牙就走到家门口,一下把它们扔在地上,再用菜刀把地瓜藤一点点切成一小块,把它们都装到桶里,我的工作算是完成了。阿妈天还没有亮就燃起了炊烟,把地瓜藤倒到大锅里煮,直到地瓜叶变成酸菜色,猪的主食就准备好了。这是猪的佳肴,而我们的佳肴是地瓜汤。

地瓜汤制作很简单:阿妈把地瓜削皮,露出白嫩的皮肤。切成一小块,选老的椰子,把椰子肉磨成丝。用井水和柴火慢炖,在圆滚的开水中,放入地瓜,盖住锅盖。一会儿放入椰子丝还有红糖。不到一会儿,地瓜和椰子的清香透过锅盖弥漫到整个院子,我们就知道可以开吃啦。弟弟拿着椰子壳要吃两大碗才罢休。都是最简单的食材,却是童年记忆中最香甜的甜品。在那个没有零食的年代,地瓜给生活增添了多少滋味啊!

收获的日子很开心,拨开土露出又大又长的地瓜,有红色、有白色。白色的味道更酥软一些。拗断藤之后丢到竹筐里,一筐筐地挑回家。用水把它们身上的泥土洗干净,削皮,切成丝,放在太阳底下暴晒,直到晒成干为止。然后放在舂米器里舂,变成一粒粒小小的地瓜干。我们白天都吃稀饭,早上煮稀饭放一把地瓜干,清甜解暑。现在已经不种地瓜了,自然吃不到地瓜稀饭。

地瓜叶做的菜可就多了,最常做就是炒地瓜叶,沿海一带还可以加一些虾酱,做成虾酱地瓜叶。黎族放在“南朵”里煮南朵地瓜叶。田里捞一些福寿螺可以和螺肉一起煮汤,非常鲜嫩。

地瓜可以煮汤,可以吃地瓜干,还可以烤着吃呢!小时候最开心的是和小伙伴一起用土垒成土窑,拿着锄头去找硬一些的土块,一块块挖出来,然后在土里挖一个小灶,在旁边用土块搭成圆山,在灶下面生火,必须是小柴小叶子烧的。有时候火灭了用嘴巴使劲儿吹,把小屁股撅得高高的。吹完火,沾了一嘴巴灰。土块烧得黑红,火候差不多了马上把小小的地瓜丢进去。把烧成红色的土块打倒,用棍子拍得碎碎的,生怕躺在下面的地瓜熟的不均匀,影响口感,有时候为了调味,还加入一点捞叶。捞叶有一种天然的清香。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就可以慢慢把地瓜挖出来享受美食啦。地瓜烫得软软的,全身黑不溜秋,吃在嘴里,嘴巴也黑不溜秋,大家互相看一眼哈哈大笑,接着吃。稍微慢一点怕是没有了。烤地瓜更清香,带着土和炭的香气。

有一次在北京,走在清华的大街上,烤地瓜的香气弥漫,买了一个,很大,用纸包着冒着烟,一边走一边吃。酥软清香又烫口,吃得慢一点儿就怕味儿跑了。但这样的地瓜很贵,一块要五块钱不止。无论在何时何地,一路闻着这样的味道,童年的日子历历在目,忆苦思甜也许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