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紫藤花: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9/7 0:00:00 浏览:210 评论:0  [更多...]

      初秋,在南方城郊的一处花园里,我看到了紫藤花怒放的情景,令我难以忘怀。在那曲折的回廊之间,尽是紫藤疏疏淡淡的紫,深深浅浅的绿,舒舒展展地弥漫开来,然后高高低低地垂下。远远望去,就象一帘倾泻着的彩色瀑布,或者是一条条起伏的虬龙,在蜿蜒盘旋。在热带夏末初秋时节,在大自然浓郁深黛的背景下,紫藤花显得如此壮丽,恣肆,而充满着无比蓬勃的生命力。

      紫藤,又叫紫藤萝,虽然它们在植物学那里有区别,但在我看来是一样的。散文家宗璞笔下的紫藤萝,也是充满张力的生命。她写道,从未见过开得这样旺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只是深深浅浅的紫,仿佛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

      它的每一朵盛开的花,就像是一个张满了的帆,帆下带着尖底的舱,船舱鼓鼓的;又像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就要绽放似的。即使在这初秋时节,没有了缤纷的春红,没有了趋之若鹜的赏花人群,也没有了蜂围蝶阵。有的就是这一树闪光的、盛开的藤萝花。花朵儿一串挨着一串,一朵接着一朵,彼此推着挤着,好不活泼热闹。

      不过,近看紫藤花,却也这般娇艳,妩媚,清香怡人。李白有诗云,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流美人。设想在那繁密的紫藤花从下,鸟语,香风,美人,构成了一幅花香鸟语、千娇百媚的图画。难怪历代的丹青妙手,总是喜爱将紫藤入画,作为百禽登枝的最佳陪衬。

      在《花经》里也有写紫藤的,有曰,紫藤缘木而上,条蔓纤结,与树连理。这又是紫藤的另一面,多情而缠绵,至死不渝。传说紫藤萝的前身,是个痴情女子,为了爱而殉情。死后便变身成了紫藤,永远和所爱的人儿,那棵树依偎在一起。因此,紫藤的花语是,为了执着而沉迷的爱,心甘情愿。

      我想起青春时期,一幅与紫藤萝有关的情景。春天里,院子的墙上,树上,攀爬满了紫藤萝。在我们恋爱的时候,紫藤萝猛烈地繁盛起来。它们簌簌地生长着,甚至听得见叶子抽茎的声音,和花瓣飞快舒展的沙沙声。在这片肥沃的新鲜土地上,紫藤花似乎也充满了膨胀的生命,开得分外热烈、分外壮丽、分外恣肆。紫藤萝正是生命肆性无畏地怒放的象征。

      而当爱情消逝,时令已是冬天。在如水的庭院里,我对着紫藤萝的黑影,含泪站了一整夜。夜晚象荒芜的原野,孤寂而凄凉。冬天到来的时候,紫藤花凋零,繁叶落尽,只剩下干枯的老藤,仿佛已经活力殆尽,再不会现出生气的一天;可是一到了春天,那串串摇曳的紫藤花,那青翠欲滴的叶子,竟像凭空冒出来一般,仔细聆听,还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呢。

      紫藤萝在启示我,希望是不会破灭的,爱情和生命也是。因为我知道,紫藤萝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藤本植物,寿命可达数百年。据说,在五指山山麓,人们还发现了上千年的古老藤萝。在那些老藤萝架下,定会有不少苍凉的故事,或许还有睹物思故的场景吧。紫藤萝穿越了几多世纪,但它却年年花开似锦,可知送走了多少人间春秋,看惯了多少花开花落?

      花开过,爱拥有过,不要说它们已经消匿无踪,其实,它们早已经进入下一个轮回。当宗璞面对亲人不幸离世,悲痛欲绝时,她看到了紫藤萝。她说,我只是伫立凝望,觉得这一条紫藤萝瀑布,不只在我眼前,也在我心上缓缓流过。流着流着,它带走了一直压在我心上的焦虑和悲痛,那是关于生死谜、手足情的。我沉浸在这繁密的花朵的光辉中,别的一切暂时都不存在,有的只是精神的宁静,和生的喜悦。

      随行的友人说,这是紫藤萝今年第二次开花了,第一次是在初春时节。紫藤萝开花,是不认季节的,想好就开。正如宗璞说的,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我抚摸了一下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舱,那里满装生命的酒酿,它张满了帆,在这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它是万花中的一朵,也正是一朵一朵花,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

      此时,我不禁轻吟着那首歌唱紫藤花的歌。歌中唱道,紫藤花,缠绕的神情悬秘,你像蒸发的背影,我垂坠的心情,摇曳不出声音;紫藤花,迎风心事日夜怒放,越想逞强去开了,笑声就越哑;紫藤花,把心栓在旋转木马,能愿意不再喧哗,还念念不忘旧日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