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寻求出版

黎飞飞散文集《那些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寻求出版

来源: 作者:黎飞飞 更新时间:2015/11/27 0:00:00 浏览:6298 评论:0  [更多...]


黎飞飞散文选读

 

愚人节的那天,突然接到K的电话,“FF,我在三亚开会,明天开完会去看你,给你带上一份你最喜爱的礼物。”我在想他会不会是在愚人节戏弄我。

第二天午休时,电话铃像报警器响着,我赶紧从床上跃起来去“扑火”,是K的“火”。他告诉我十五分钟就到达我处。K做事总是风风火火的,像军人一样雷厉风行。我家到动车站开车需要10分,我也像军人一样,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下楼、开车,刚好在十五分钟内赶到。一点半的火车站,火辣辣的太阳快要把我烤焦了,K带着太阳镜,拖着行李风尘仆仆从出口走出,后面还跟着我的一位好姐妹V——这就是他在电话中说给我带来的礼物。我和V高兴地拥抱着。V说,这次来海南开宣传工作会议,K是他们的头领,他为了来看望我,把队员都丢了。我感动得连声对他道谢。细看他,几年没见,越来越帅气了。我随口夸他,他便有点害羞的样子,我们见状乐了起来。只要我们赞他或是夸他,他总是有点腼腆,我们都觉得他很好玩,所以有时我们就故意逗他取乐。

我问他先去哪,他说当然是先到我的家乡,看看他为我们家乡留下的墨宝。家乡就在市郊,以高速公路为界,虽然紧挨着城市,但它们的差别很大。一边是水泥森林的城市,一边是绿色田野的乡村。

FF,你们市多少人口?财政总收入是多少?”K问。

“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喂!当官的,FF不是政客。”V在说着他。其实他问的问题,我也不太清楚。

“听V说,你们家乡出了很多举人、秀才。”

“是的。在明清时期该村共有秀才63人,其中举人3人、贡生9人;在民国时期,我们村出了10位大学生;在共和国时期,大学生达143位,其中博士4名、硕士11名,外地人称我们村为博士村。”

“真了不起,一个小小的村庄出了这么多人才!”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与K说着话,不一会就到家乡,到了他最关心的《弟子规》长廊。《弟子规》,是清朝山西秀才李毓秀,依据孔子教导编撰而成的启蒙读物。我们家乡古代私塾世德堂,几百年中均以此作为基本教材。其感恩尽孝、自律自强的精神,一直成为我们村子弟做人行事的圭臬、安身立命的根基。《弟子规》长廊环绕世德堂四周,共 100米,收集来自海内外46位书法名家专门为《弟子规》长廊书写的大作。其中有一幅是K所赐。他认真的看了一遍,谦逊地说,46位书法家中他写的最差,我说他也太过谦了。在《弟子规》长廊里,他看见我的堂兄黎红雷教授为《弟子规》长廊所作的序中的诗句:“人文华夏汇长河,四海传吟孔圣歌。潮动涌来新墨宝,香飘南岛又一波。”一时兴起,当即挥毫泼墨,龙飞凤舞跃于纸上,我如获至宝,高兴得把掌都拍红了。

我们环村看了几个景点,我对K介绍着,这是世德园、这是春晖园、这是节孝坊、这是功名园……我解说得口干舌燥,嗓子冒火,于是我提议先回家解渴解累再看吧,而他正听得津津有味,和V笑我娇惯。拗不过我,一行人回到我老家,我用家乡最好的椰子水招待他们。一个堂兄拿起刀正准备劈椰子取水,K说让他来,便以娴熟的动作在椰子身上劈开了一个小洞口。我感到很好奇,为官的他且又不是海南人,怎懂得劈椰子。他说他还会剥椰子皮,我更加不可思议了。就我这个地道的海南人来说,我都不会剥椰子皮。他说如果我不信就现场表演给我们看。一旁的V打趣地说:“不用表演了,知道你不单会剥椰子皮,而且还懂得很多东西,不然怎当一个地区的头头呢。”不一会,椰子被他劈开了一个口,我递给他一条吸管,他说不要。只见他把整个椰子盖在脸上,咕嘟咕嘟地喝着。没一会,他放下椰子,拍拍肚子说:“这样喝真爽,真甘甜,喝完了,肚子都涨了。”我说他收获不小嘛,很好!哈哈!

FF,水喝了,也歇够了,有力气走了吧?”K问。“去你教授哥哥家看看吧,K比较喜欢海南的民居文化。”V对我说。我的教授哥哥的家是典型的海南民居文化的代表,青砖与瓦砾建造,门窗全用好木材,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K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摸摸青砖墙壁,又敲敲木门,赞不绝口。堂婶夸他年青帅气又有为,他的脸刷地又红了起来,我和V见状又笑了起来,笑得他的脸红了又红。我说他这个样子怎当领导,他表示不服,说我们还没有见着他严厉的一面,没看到他的属下对他害怕的样子。我有点调皮地说:“真是这样吗,可我一点都不怕你。”他说我要是害怕他,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朋友是没有贵贱与地位高低之分的。我说他要是我的上司该多好,我就可以弃文从政啦。他敲着我的脑袋说,我还要怎样才满足,做自己喜欢的事,生活过得这么优雅又自在,正是他们想要的生活。说得也是,看看他与V这些官场上的朋友也够累的,V不止一次羡慕我。

逛完我家乡所有的景点,返程前K还不忘喝一口古井的泉水,他把这泉水称为“聪明泉”,他说我们村子人才济济,与这口井水有关,这是风水学来着,今天沾一点FF家乡的书香气,再喝一口聪明泉,下辈子他会变得聪明,并学我样,弃政从文,笔行天下,于青山绿水中取乐。哈哈!我拍手表示赞成。

从我的家乡返回,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早,他说找个有特色与安静的地方喝茶吧,最好是郊外,不要叫领导朋友过来了,就我们三人。我非常理解,因为我也是如此,很讨厌朋友聚会变成应酬。想起前年出差顺便去看望他的情景,因为他没空,他的哥们接待了我,他们把我当成领导的嘉宾,毕恭毕敬,那顿饭吃得好辛苦,纵有山珍海味也成了折磨我的东西。他还打电话关心我吃得好不好,我说很好,快要被折磨死了。他问为何,我说我不习惯当“领导的嘉宾”。哈哈!我们都笑了。

海南喝咖啡最好的地方莫过于澄迈福山咖啡馆了,环境优雅,总会让人有一分遐想,有一点非份之想,我喜欢在让我产生非份之想的地方喝茶,虽不会干什么坏事,但最起码它会让我沉醉在迷乱的情感当中,让我青春再回。问题是我这边到哪里才找这样一家咖啡馆呢?没办法,只好把他带到我们嘉积的侯臣咖啡厅,露天,木屋,四周椰林,还有椰风吹拂,虽比不上澄迈福山咖啡馆,但还算可以。我们独坐一隅,呼吸着新鲜的大自然空气,这对于久坐办公室和居家高楼或像KV这样的政客来说,真是一份不错的选择。我们每人要来了一杯咖啡,浓郁的芳香开始弥漫,那味道独特而别致,喝了几口,顷刻间感觉整个人的神经顿时松懈下来,劳累了一天的身体也得到了彻底的放松。此时,K很想抽烟,征求了一下我们。我说就随便抽吧。这一开口,他竟然一根接着一根抽了起来,我说他这不是抽烟而是在酗烟,哈哈。他说他已有几天没抽烟了。理解,我们让他抽个够。这一理解,仅两个小时就抽了十七根烟,让我目瞪口呆,但还是让他过过烟瘾。

咖啡厅里人来人往,一些熟悉的朋友时不时地和我打招呼,还悄悄扫一眼K,他好象感觉到有点不对劲,“FF,有人把我当成你的情人了。”我打趣地说:“有吗,我要是有这么帅的情人多好呀……”哈哈!女人有时总是笑得让人莫名其妙,我笑是因为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那是上次去他那里参加一个文化节活动后发生的事情。因为他没时间,就让他的同事陪我,我不喜欢陌生人陪同,那种又客气又要装优雅的做派,束缚得我浑身不自在。于是,我婉拒他同事的陪同,这下子好啦,一段有趣的故事发生了。由于他过意不去,在百忙中抽空前来陪我们,还当了我们两天的司机。因为我念念不忘他的家乡——洞庭湖,念念不忘他儿时捉鱼、划船等种种趣事,所以想到那里看看。又因为我不喜欢陌生人介入,他只好偷鸡摸狗似的把我们带回他的家乡。他的家乡离当地政府只有半小时路程,繁花似锦的城市,我们也不敢下来逛逛,担心被他的朋友们撞上。真是天公不作美吧,越怕见鬼偏遇上鬼,返回时,在高速公路入口处刚好遇上一位交警,交警见是外地的车牌就让我们停下来检查。这下可好了,所有的证件中就差没有交当年的税,结果车被扣留,他和交警交涉了一下,交警说,不行。V说,要不要叫当地的朋友来通融一下,他说不行,来时不和他们打招呼已失礼,再说也不想在休息日打扰他们。

那怎么办?他一气之下,先拿起电话责备这辆车的部门,并交代下去,所有没纳税的公用车在这几天里全部都要交税……最后,他决定,车子让人家扣下,自己乘车回去。就在这过程中,已有一些路过的人停下来看热闹了。我们从车上下来,看到异样的眼光在看着我们。加上V是舞蹈演员出身,有魔鬼的身材,花朵般的脸蛋,我们都明白别人对我们的误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已是司空见惯。真的不巧无成书,刚好K有一位朋友路过这里看见了,朋友急忙迎过来关心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朋友也不敢正视我与V),他把经过告诉了朋友,朋友怪他没早点电话告知,只见朋友马上拿起电话给当地头头,K想去制止也来不及了。十几分钟过去,来的是这个地区的区委书记,很客气地握了手,说了很多客气话。我很注意别人的眼光,那位书记始终不敢正视我和VK也看出他们的误解,向书记朋友介绍了我们——FF喜欢乡村风景,所以带她们回家乡看看……最终,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我们被放行了。走前,K还对交警赞了一下:“你做得很好,回去后我会马上纳税。”事情总算结束,我和V想起那一双双误解的眼神,便打趣他:“K,这下你惨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满城风雨,说你带两个美女去游玩,不是一个,而是俩,你够厉害的,哈哈……”人生总会在无意中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这些有趣的事成了我们生活中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收获了一种好心情。

久别重逢,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晚饭时间到,征求了K的意见,我们到了一间大排挡的海鲜食店用餐,他说这顿饭由他请,我说怎么可以,我要尽地主之谊。他便为我节省,只点了一点海鲜、一点酒助兴。我有点过意不过,他说够吃就好,别浪费。K对我们地方特色饮品文化赞不绝口。我们的晚餐在开心中度过!

我看了看时间,离他们开车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想起V动人的歌声与舞姿,于是我便带他们去唱歌,一间很平常的歌舞厅,环境没怎样,但音响效果很好,K好久没有与朋友起唱歌了,这一来,好像要把几年没有唱的歌补全似的,频频登台,使劲引吭高歌着,有时走调都不知道,弄得我和V在下面笑得前俯后仰的。他唱到满身是汗时,还把扎着的上衣放了出来,大有物我两忘的境界。走出歌舞厅的街道上,夜风习习,路边淡淡的花香沁人心扉,灯下椰影婆娑,他兴趣未减,一边哼起歌,一边舞了起来,一种回归自然的状态。“FF,来这里多好呀,这里风景如画,有你美丽的家乡、纯朴的民风、优雅的咖啡厅、特色的美食还有那让人引吭高歌的歌舞厅,还有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爱怎样走路就怎样走路,我爱怎样唱歌就怎样唱歌,我爱怎样吃饭就怎样吃饭,我爱怎样穿衣服就怎样穿……这里是可以将人世间所有的喧哗与浮躁都抛于脑后,让人回归自然的一所去处。”听了他这一段话,我忽然觉得他很可怜,身为一个地方的头头,举止言行都在大众的眼里,真是难为他了。我的心有时就这么很软很软,软得想温暖所有的苦难。每个人的生存都是不容易的。我动情地对他说:“K,想放松时就到我这里来吧。

 

 

黎飞飞简介

黎飞飞,女,琼海人,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笔名拎风、拎风女子,著有个人诗集《拎风集》。

联系方式:13876922399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ff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