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罗门诗选

来源: 作者:罗门 更新时间:2017/1/20 0:00:00 浏览:398 评论:0  [更多...]



麦坚利堡

  

——超过伟大的

是人类对伟大已感到茫然

 


战争坐在此哭谁

它的笑声 曾使七万个灵魂陷落在比睡眠还深的地带

 

太阳已冷 星月已冷 太平洋的浪被炮火煮开也都冷了

史密斯 威廉斯 烟花节光荣伸不出手来接你们回家

你们的名字运回故乡 比入冬的海水还冷

在死亡的喧噪里 你们的无救 上帝的手呢 

 

血已把伟大的纪念冲洗了出来

战争都哭了 伟大它为什么不笑

七万朵十字花 围成园 排成林 绕成百合的村

在风中不动 在雨里也不动

沉默给马尼拉海湾看 苍白给游客们的照相机看

史密斯 威廉斯 在死亡紊乱的镜面上 我只想知道

       那里是你们童幼时眼睛常去玩的地方

       那地方藏有春日的录音带与彩色的幻灯片

 

麦坚利堡 鸟都不叫了 树叶也怕动

凡是声音都会使这里的静默受击出血

空间与时间绝缘 时间逃离钟表

这里比灰暗的天地线还少说话 永恒无声

美丽的无音房 死者的花园 活人的风景区

神来过 敬仰来过 汽车与都市也都来过

而史密斯 威廉斯 你们是不来也不去了

静止如取下摆心的表面 看不清岁月的脸

在日光的夜里 星灭的晚上

你们的盲睛不分季节地睡着

睡醒了一个死不透的世界

睡熟了麦坚利堡绿得格外忧郁的草场

 

死神将圣品挤满在嘶喊的大理石上

给升满的星条旗看 给不朽看 给云看

麦坚利堡是浪花已塑成碑林的陆上太平洋

一幅悲天泣地的大浮雕 挂入死亡最黑的背景

七万个故事焚毁于白色不安的颤栗

史密斯 威廉斯 当落日烧红满野芒果林子昏暮

神都将急急离去 星也落尽

你们是那里也不去了

太平洋阴森的海底是没有门的

 

注:麦坚利堡(Fort Mckinly)是纪念第二次大战期间七万美军在太平洋地区战亡;美国人在马尼拉城郊,以七万座大理石十字架,分别刻着死者的出生地与名字,非常壮观也非常凄惨地排列在空旷的绿坡上,展览着太平洋悲壮的战况,以及人类悲惨的命运。七万个彩色的故事,是被死亡永远埋住了。这个世界在都市喧噪的射程之外,这里的空灵有着伟大与不安的颤栗,山林的鸟被吓住都不叫了。静得多么可怕,静得连上帝都感到寂寞不敢留下;马尼拉海湾在远处闪目,芒果林与凤凰木连绵遍野,景色美得太过忧伤。天蓝,旗动,令人肃然起敬;天黑,旗静,周围便黯然无声,被死亡的阴影重压着……作者本人最近因公赴菲,曾与菲作家施颖洲、亚薇及画家朱一雄家人往游此地,并站在史密斯?威廉斯的十字架前拍照。


——以上选自《第九日的底流》



 

海镇之恋

  

啊!那海镇

如南方巨人蓝色阔边帽上一粒明亮的宝石

我小时的指尖曾捕捉它的光辉。

 

长年它坐在蓝色的荫影里宁静似梦,

日间看风帆的羽笔,写闪耀的诗行于无边的稿纸上,

夜间听月光谱曲在和谐潮水声里

渔夫破晓踏它潮湿的码头出海,

傍晚收网又走过它淋着夕阳的街上,

那海镇有大鱼大虾,和平与恩爱,

有父亲的拖轮,船坞与货栈,

有许多欢笑涌过来似浪,

有我童时被战争割断了的幸福之泉,

如今已无法流回它那里!

 

 

车祸

 

他走着 双手翻找着那天空

他走着 嘴边仍吱唔着炮弹的余音

他走着 斜在身子的外边

他走着 走进一声急煞车里

 

他不走了 路反过来走他

他不走了 城里那尾好看的周末仍在走

他不走了 高架广告牌

将整座天空停在那里

 

 

战争缩影

 

在坦克车犁过的土地

    火箭穿破的天空

    炸弹爆开的原野

枪口开出一朵朵胜利

        一朵朵光荣

        一朵朵不朽

炮口开出一朵朵苦难

        一朵朵乡愁

        一朵朵死亡

一只鹰便直绕着

  焚化所有的烟尘云雾

在纯粹的光之旅中

    透明的光境里

它已升华成那座

可容进整个天空的

          水晶大厦

让日月星辰亲自出来

      设计光的版面

      进行光的布置

      展示光的作业

至于永恒什么时候会来

叫诗与艺术站在光里等          


  

完美是一种豪华的寂寞

 

你是广大的天空

  就不能只让一只鸟

            飞进来

      即使是天堂鸟

 

你是辽阔的原野

  就不能只让一棵树

            长进来

        即使是神木

 

你是连绵的山

  就不能只让一样金属

              藏进来

          即使是钻石

 

你是深远的海

  就不能只让一条河

            流进来

        即使是长江

 

你是壮丽的大自然

   就不能只让一种风景

               美进来

       即使是山明水秀

 

你是灿烂的岁月

  就不能只让一个节日

              笑进来

        即使是狂欢节

 

你是无限的时空

  就不能不让短暂

          走出去

      永恒住进来

 

你是完美

就得因完美

  永远守住那份

    豪华的寂寞

 

 

流浪人

 

被海的辽阔整得好累的一条船在港里

他用灯拴自己的影子在咖啡桌的旁边

那是他随身带的一条动物

除了它 娜娜近得比甚么都远

 

把酒喝成故乡的月色

空酒瓶望成一座荒岛

他带着随身带的那条动物

朝自己的鞋声走去

一颗星也在很远很远里

     带着天空在走

明天 当第一扇百叶窗

      将太阳拉成一把梯子

他不知往上走 还是往下走

 


都市之死

 

都市你造起来的

快要高过上帝的天国了

 

 

建筑物的层次 托住人们的仰视

食物店的陈列 纹刻人们的胃璧

橱窗闪着季节伶俐的眼色

人们用纸币选购岁月的容貌

在这里 脚步是不载运灵魂的

在这里 神父以圣经遮目睡去

凡是禁地都成为市集

凡是眼睛都成为蓝空里的鹰目

如行车抓住马路急驰

人们抓住自己的影子急行

在来不及看的变动里看

在来不及想的回旋里想

在不及死的时刻里死

 

速度控制着线路 神抓不到话筒

这是忙季 在按钮与开关之间

都市 你织的网密得使呼吸停止

在车站招喊着旅途的焦急里

在车胎孕满道路的疲惫里

一切不带阻力地滑下斜坡 冲向末站

谁也不知道太阳在哪一天会死去

人们伏在重叠的底片上 再也叫不出自己

 看不见眼睛

没有事物不回到风里去

如酒宴亡命于一条抹布

假期死在静止的轮下

 

 

礼拜日 人们经过六天逃亡回来

心灵之屋 经牧师打扫过后

次日 又去闻女人肌肤上的玫瑰香

去看银行窗口蹲着七个太阳

坐着 站着 走着

都似浪在风里

烟草撑住日子  酒液浮起岁月

伊甸园是从不设门的

在尼龙垫上  榻榻米上  文明是那条脱下的花腰带

美丽的兽 便野成裸开的荒野

到了明天 再回到衣服里去

 

回到修饰的毛发与嘴脸里去

而腰下世界 总是自静夜升起的一轮月

一光洁的象牙柜台

唯有幻灭能兑换希望

 

都市 挂在你颈项间终日喧叫的十字街

那神是不信神的 那神较海还不安

教堂的尖顶 吸进满天宁静的蓝

却注射不入你玫瑰色的血管

十字架便只好用来闪烁那半露的胸脯

那半露的胸脯 裸如月光散步的方场

耸立着埃尔佛的铁塔

守着巴黎的夜色 守着雾 守着用腰祈祷的天国

 

 

在搅乱的水池边注视

摇晃的影子是抓不住天空的云

急着将镜击碎 也取不出对象

都市 在你左右不定的摆动里

所有的拉环都是断的

所有的手都垂成风中的断枝

有一种声音总是在破玻璃的裂缝里逃亡

人们慌忙用影子播种 在天花板上收回自己

去追春天 花季已过

去观潮水 风浪俱息

生命是去年的雪 妇人镜盒里的落英

死亡站在老太阳的座车上

向响或不响的 默呼

向醒或不醒的 低喊

时钟与轮齿啃着路旁的风景

碎絮便铺软了死神的走道

时针是仁慈且敏捷的绞架

刑期比打鼾的睡眠还宽容

张目的死等于是罩在玻璃里的尸体

人们藏住自己 如藏住口袋里的票根

再也长不出昨日的枝叶 响不起逝去的风声

一棵树便只好飘落到土地之外去

 

 

都市 白昼缠在你头上 黑夜披在你肩上

你是不生容貌的粗陋的肠胃

一头吞食生命不露伤口的无面兽

啃着神的筋骨

你光耀的冠冕   总是自缤纷的夜色中升起

       而跌碎在清道夫的黎明

射击日 你是一头挂在假日里的死鸟

在死里被射死再被射死

来自荒野的饿鹰 有着慌急的行色

笑声自入口飞起 从出口跌下

风起风落 潮来浪去

谁能在来回的践踏中救出那条路

谁能在那种隐痛中走出自己撕裂的伤口

谁能在那急躁的河声中不卷入那涡流

沉船日 只有床与餐具是唯一的浮木

挣扎的手臂是一串呼叫的钥匙

喊着门 喊着打不开的死锁

 

 

都市 在终站的钟鸣之前

你所有急转的轮轴折断 脱出车轨

死亡也不会发出惊呼 出示灯号

你是等于死的张目的死

死在酒瓶里 死在菸灰缸里

死在床上 死在埃尔佛的铁塔下

死在文明过量的兴奋剂中

当肺叶不再将声息传入听诊器

当所有的血管成了断电的线路

天堂便暗成一个投影

神在仰视中垮下来

都市 在复活节一切死得更快

而你却是刚从花轿里步出的新娘

是挂灯笼的初夜 果露酿造的蜜月

一只裸兽 在最空无的原始

一扇屏风 遮住坟的阴影

一具雕花的棺 装满了走动的死亡

 

 

诗的岁月

—— 给蓉子

 

要是青鸟不来

春日照耀的林野

    如何飞入明丽的四月

 

踩一路的缤纷与灿烂

要不是六月在燃烧中

   已焚化成那只火凤凰

夏日怎会一张翅

   便红遍了两山的枫树

把辉煌全美给秋日

那只天鹅在入暮的静野上

留下最后的一朵洁白

    去点亮温馨的冬日

         随便抓一把雪

               一把银发

               一把相视的目光

都是流回四月的河水

都是寄回四月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