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李宁:“春节回家”与现代性乡愁

来源:海南日报海南周刊 作者:李宁 更新时间:2017/2/27 0:00:00 浏览:388 评论:0  [更多...]

作家梅国云先生近年来搞笔外意象艺术,创意不断,成果颇丰。代表的作品很多,其中有一幅“回家”。讲的是春节期间,在外打拼的中国人,冲破一切往家赶的迫切。朴素又深情,简单而切中热点。

“回家”与“离家”,城市与乡村(镇),现代与传统,有若干对关系存在其中,对于“回家”的话题,仅仅停留在抒情式的哀叹中,是不够的,应该从哲学的社会学的层面去认识,我们才能更好的处理这里的关系。

为什么会“回家”?首先是因为“离家”。这里的“离家”,不是传统社会里,士子他乡赶考做官“少小离家老大回”的“离家”,而是普遍性的,涵盖整个社会各个阶层的大规模的人口流动。

1978年,中国农村实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逐渐打破了传统经济体制的束缚,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也让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改革开放推进的现代化建设,推进了城市化的发展,也让从土地上解放的农民开始在农闲时节进城务工,促进了农业人口的流动。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口流动变得更加广泛而普遍。读书,务工,工作,经商,传统社会里“士农工商”各个阶层,都实现了大规模的流动。

流动的,又何止只是人口。资本、技术、原材料,生产和生产关系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在流动。刚去世不久的社会学家鲍曼有言,从现代性的萌芽时期起,难道它不一直是“流动性”的吗?在鲍曼看来,“流动性”现代性的到来,已经改变了人类的状况,否认甚至贬低这种深刻的变化都是草率的。系统性结构的遥不可及,伴随着生活政治非结构化的、流动的状态这一直接背景,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改变了人类的状况,并且要求我们重新思考那些在对人类状况进行宏大叙事时起构架作用的旧概念。

在流动的现代化进程中,传统乡村社会土崩瓦解。劳动力的输出,造成了乡村的空心化。与此同时,城市中的现代化发展,在带给已经进城的这些从乡村,从城镇,从异乡而来的居民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原发性的深深的“乡愁”。他们怀念那种熟悉的社会关系模式,他们怀念那种乡村的熟人社会,他们渴求在流动性的变动不居的陌生的社会中,找到一个可供停留的稳定的不变的“精神家园”。

这里的乡愁,这里的“家”,是虚拟的带有特定历史情境和个体情感体验的场域,是通过想象、隐喻、象征、虚拟等手段构建出来的审美对象。这里的家,是田园牧歌式的抒情,是诗情画意的表达。他悬置于记忆,溢出了现实,他是私密性的言说,而并非政治的历史的宏大叙事。他饱含了异乡人的颠簸流离的记忆,社会打拼之痛和地域认同之难,他是现代人身份认同的两难和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