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钟捷东:遵谭的老井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钟捷东 更新时间:2017/3/5 0:00:00 浏览:454 评论:0  [更多...]

海口遵谭儒冯村有一口老井,名曰“丹发井”,井深28米,近200级台阶,井身螺转近垂直而上下。拾级入井,如入深洞,清凉之气扑面而来,此井水曾经供周边几个村庄村民饮用。丹发井的历史颇为久远,据井口石碑上面的文字记载显示,该井是明代经人工开凿千层玄武岩石壁而得,现在井身四周的断石赫然。在井底抬头仰望,头顶上全是坚硬的玄武岩,阳光从“一线天”的窄缝中洒下几缕。

遵谭的卜创村位于东线高速公路龙泉出口西侧,村里保存有古庙、古井、古城墙等。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这里是古时珠崖郡治所在地,号称“海南文化源头”。该村有两个较大的古迹,一个是六神庙,供奉六神;另一个就是“珠崖井”,据说是汉代将军马伏波带兵驻扎在此开凿出来的,深约20米。沿石梯下到井水边,井水在微风中荡漾,井底细小沙石清晰可见。珠崖井是海南罕见的双台阶水井,据说是为了方便官兵们汲水而设置的,台阶的一边是官兵使用,另一边则是百姓使用,罕见的双台阶见证着此井当年的辉煌。珠崖井不远处的湧潭村,是海南四大历史文化名村,曾经出了进士、举人多达18人,“五里三进士”就出现在该村,该村也是海南最多的“牌坊村”,诞生“海南的花木兰”蔡九娘。珠崖井也是羊山地区的著名的“过冬井”,没有干枯期,直到现在还有水。当年冬季来临,其他水井都逐渐干枯了以后,遵谭、十字路和新坡等乡镇的村民都到此汲水,艰难地度过干旱之年。据当地人描述,当时春节前后,周围百姓纷纷起早摸黑打着火把,排着长队来汲水,场面甚为壮观。据说井的最底处有石牌写着“贞元二年”,但是竟然此井从未干枯,是谁见过这样的石牌,不得而知。

位于遵谭镇东南两华里处的养明井,是海口火山地区再普通不过的井,井面宽、深不过十米,呈田螺状,水清而终年不涸,属地下自然泉水,井壁由火山乱石囤砌而成,显得粗犷而自然。说是井,其实更像个大石水窟。相传宋代时此处常水气升腾,群羊每次从此路过,常常会俯身跪拜于此,所以也叫“羊拜井”,周公就是因为看到群羊跪拜,才令乡民凿井得此泉水。距离此井十步之地有一个天后圣母庙,还有一个养明学校,是火山地区常见的庙为校,校庙一体。依稀记得我童年时学校门前有两幅对联:“养成羽翔冲超汉,明达天机出凡常”。距离养生井百米处有一坟冢,为周氏过琼始祖、宋代进士、翰林大学士周秀梅墓。周秀梅生性秉直坦率,为人谦恭宽和,品行端庄淳厚,不屈权威,为官清廉,不争宠恋禄,熟知诗书经文,崇文重教,以“耕读传世”为荣,子孙后人多有建树,后族先后出了周宾、周宗本、周世昭三名进士,有“一族三进士”美称。据儒孙村老人说,自周秀梅落籍遵谭镇后不遗余力地“敷扬文教”,使乡人多受其惠。凿井执教,除陋助民,庙、井、校均他所创建。建校授业解惑,既是方便子孙后人,也可荫泽乡里,造福一方。如此算来,井与校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养明井是古井,养明学校更是传播中原文化的摇篮。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遵谭的老人忘不了昔日祖祖辈辈凿井和挑水之艰辛。由于地处典型的玄武岩地带,地下水埋藏在岩层下,水位低,靠人工开凿厚度达几十米坚硬的火山岩层,历经数年方挖到水源。再加上井少路远,最近的井离家也有一里半里路,远者则有数里、十多里,而且台阶那么窄,既陡又滑,上下都要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撞坏水桶,甚至摔下水井。先人一直认为井里有水神,所以为了保佑井水长流,润泽百姓,村民在井里安放“井公”来祭拜。“井公”意在保护水井和挑水村民的安全,不小心滑倒时,可以扶着石雕安全走出井。在很多井的井口地面上还置有几个大石盆,方便挑水村民洗衣服。每年二月初一为“禁井”日,禁半天或者一天,防止冒犯井神和井泉干枯,从科学角度来说,也可以让水源得到净化。这种做法在遵谭流传了很多很多年。

水是生命之源。遵谭曾经因为缺水,人们的生存是一大考验,找水、挖井、蓄水,成为遵谭人的生存技能。从家里到井口,大人稳健的步伐不知走了多少趟;从井口到家里,孩子稚嫩的肩膀也摇摇晃晃地挑起家庭的重任。由于每年有四五个月的枯水期,于是每家每户屋檐下或庭院内都放置许多大缸,用于装储挑回家来的井水和接装雨水,保证人畜有较充足的饮用水。所以,从各家庭院中水缸的多寡,大致可看出其家境的贫富程度。此外,为适应村民打水、挑水的需要,本地区还出现世代专门绞制打水缆绳,制作和补焊挑水桶的专业店铺。

美不美,家乡水。在人类生活中,“井”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遵谭的老井,承载着历史的风尘,“深”“陡”和“险”是其共同的特点。时光流逝,岁月更迭,随着社会发展和农村居民用水逐渐自来水化,遵谭的老井以及与井有关的民俗已经逐渐消声匿迹,曾经很重要的水缸大多也失去用途,仅成为一种摆设,“井公”当然也几乎全断了香火。现在人们使用的机井抽出的水是火山岩层下的优质矿泉水,也就是说现在的遵谭,连人们浇菜以及猪、狗和猫喝的水都是优质矿泉水了。虽然遵谭人早就结束了去老井汲水的历史,所有老井也完成了它们的光荣使命,但是深邃的井身,漫长的石阶,还有人们挑水沉重的喘息声,以及脚步扣响石阶的声音,似乎并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遵谭,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触碰到历史的地方。遵谭的老井,催升了村庄的炊烟,支撑了人们顽强的生命,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人勤劳朴实的品行;遵谭的老井,映照着时光的流逝和物是人非的变迁,它们仿佛是村庄的明眸,目睹了村民的繁衍生息、婚丧嫁娶;遵谭的老井,镌刻着人们的记忆,预见一个个清晰明朗的日子,也滋养了一方乡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