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外国诗歌选读

来源: 作者:R.S.托马斯 等 更新时间:2017/3/27 0:00:00 浏览:4085 评论:0  [更多...]

 

秋日

R.S.托马斯

 

少有这样的天气,

没有风,残留的叶子

点缀着枝头,

为树干编织

金黄的袖口;一只鸟儿

 

在镜子般的草地上梳理羽毛。

暂时抛开一天的繁杂,

抬起头来,在心里摄下

这明亮的一刻,漫长寒冬里

用它,来温暖自己。

 

(张文武 译)

 

 

八月中旬在沙斗山眺望

盖瑞?施耐德

 

山谷下面烟雾弥漫

三天热,五天下雨

树脂在枞果上闪亮

越过岩石和草地

一群新生的蝇。

 

我不记得读过的一切

几个朋友,但他们在城里。

从锡罐里喝着冰冷的雪水

我向下望出几英里

透过高高的宁静的天空。

 

(张曙光 译)

 

 

远行

胡安?拉蒙?希门内斯

 

我将远行,可是鸟儿

仍将继续歌唱;

我的花园仍将和绿的树、

白的井栏留在后边。

每个黄昏,天空仍将宁静而蔚蓝。

每个钟楼上的钟

仍将和今晚一样敲鸣。

死亡将带走一切我爱过的人,

我的乡村每年都将面目一新。

在我的花园里开着花的一角,

我思乡的心将在那儿徘徊……

我要走了。我独自远行,没有绿的树,

没有家园,没有白的井栏,

也没有宁静而蔚蓝的天空……

可是鸟儿仍将继续歌唱。

 

 

为什么昨夜我梦见了你?

菲利普?拉金

 

为什么昨夜我梦见了你?

此刻清晨灰光推拂着鬓发,

记忆正中要害,像耳光打在脸上;

用肘撑起,我凝视窗上白雾。

 

 

这么多我以为已经忘掉的事

重回我心间,带着更陌生的痛苦,

——像信件到达,而收信人很多年前

就已离开这所房屋。

 

(冷霜 译)

 

 

想想别人

穆罕默德?达维什

 

当你做早餐时想想别人。

别忘了喂鸽子。

当你与人争斗时想想别人。

别忘了那些想要和平的人。

当你付水费单时想想别人。

想想那些只能从云中饮水的人。

当你回家,回你自己的家时,想想别人。

别忘了那些住在帐篷里的人。

当你入睡点数星辰的时候想想别人,

还有人没有地方睡觉。

当你用隐喻释放自己的时候想想别人,

那些丧失说话权利的人。

当你想到那些遥远的人们,

想想你自己,然后说:

“我希望自己是黑暗中的蜡烛。”

 

(曹疏影 译)

 

 

路易斯?格丽克

 

 

十二月底:我和爸爸

去纽约,去马戏团。

他驮着我

在他肩上,在寒风里:

白色的碎纸片

在铁路枕木上飞舞。

 

爸爸喜欢

这样站着,驮着我

所以他看不见我。

我还记得

直直地盯着前面

盯着爸爸看到的世界;

我在学习

吸收它的空虚,

大片的雪花

绕着我们飞旋,并不落下。

 

(柳向阳 译)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茨维塔耶娃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

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

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植物的沉默

辛波斯卡

 

一种单向的关系在你们和我之间

进展得还算顺利。

我知道叶子,花瓣,核仁,球果和茎干为何物,

也知道你们在四月和十二月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我的好奇未获回报,

我仍乐于为你们其中一些弯腰屈身,

为另外一些伸长脖子。

 

我这里有你们的名字:

枫树,牛蒡,地钱,

石楠,杜松,槲寄生,勿忘我;

而你们谁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有共同的旅程。

在旅行时互相交谈,

交换,譬如,关于天气的意见,

或者关于一闪而过的车站。

 

因为关系密切,我们不乏话题。

同一颗星球让我们近在咫尺。

我们依同样的定律投落影子。

我们都试着以自己的方式了解一些东西,

即便我们不了解处,也有几分相似。

 

尽管问吧,我会尽可能说明:

我的眼睛看到了什么?

我的心为什么会跳动?

我的身体怎么没有生根?

 

但要如何回答没有提出的问题,

尤其当答问者对你们而言

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矮树林,灌木丛,草地,灯心草……

我对你们说的一切只是独白,

你们都没有听见。

 

和你们的交谈虽必要却不可能。

如此急切,在我仓卒的人生,

却永远被搁置。

 

(陈黎 张芬龄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