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大理寺登街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段万义 更新时间:2017/4/18 0:00:00 浏览:1289 评论:0  [更多...]

 

慕名亲近云南大理沙溪古镇,没有踏上岁月沧桑的古桥,也未拜谒诉说风云的古寺,仅一条别样的寺登街便创造了让人爱上的理由。

入夜的寺登街没有大理古城人民路上那般喧闹,这里的幽静让人在溪流声中可以触摸自己的心跳,这是我追逐的境界。灯光也是安静的,甚或有些朦胧,犹如初恋情侣间迷人的眼。见“蓝茜”店里有一群青年男女在聊天喝酒,他们没有大声吆喝彼此,成了这座古街的夜的使者。我有点不太礼貌地探头望里,桔黄的光暖着青春的笑靥,一下子让人同醉在这样的善待生命里。一不小心转到了一拐角处,“遇见小院”与我不期而遇,小庭院式的风格非常突现,在最没料到的时候结了一段美丽尘缘。

清晨,崭新的阳光从特定的角度光顾了我的窗棂,此刻我好像听见了花开的声音。漫步在白天的寺登街,左右两侧的潺潺清溪激活了整条古街,恰似一双温柔手臂揽我入怀。溪流上有人很创意地用自行车钢圈设制了一个大大的水车,吸引了不少大人和孩子在玩耍拍照,传递了十分快乐的音符。脚下不规则的红砂石仿佛铺就了逝去经年的光阴,成了我寻古的引子。老屋的古风迎面扑来,土墙的黄色和木门的灰褐诠释了它们的历史。无论老屋有多老,我就这样偏爱。欧阳大院的大气让人叹为观止,其它小院的别致让人回味无穷。土屋的风格大都展示着传统白族式乡村民居特色,青瓦覆盖下的幢幢房屋显得尤为整洁规划,这在早先的许多农村实属少见,应是此地人们的一种精神面貌或者气场的体现。虽然时光攀爬在土墙上斑驳了多少往事,消逝了无数念想,但土屋老老的,依然坚守在这里微笑出她的魅力无限,等着款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穿行在老屋小巷间,忽然回忆起多姿多彩的童年时光。曾经的土屋滋生我年少时的梦,饱经风霜的外婆是温婉而幸福的,儿时一同嬉戏的伙伴是否还偶尔想起我?而今,千里之外的寺登街是很亲近我的,这里的格调自然而富有美好独创性。叶子的店,老街故事,58号小院,大猫驿客栈,老房子客栈等等,各自经营着一份事业,植入的理念不为纯商业同化,都是走心的投入,书写一种雅致人生。不管别人怎样看待,至少我是很赞赏的。有方土墙上挂着一块篆书刻就的“放下”匾牌,一看便让人喜欢。的确,佛语讲“切勿贪、嗔、痴,而应戒、定、慧”,人生渐次迎来吉祥如意。

作为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寺登街的余韵仿佛在烟云中若隐若现。心存期许的马帮,南来北往的驼铃,艰辛相随的遥途,迎来曙光的喜悦,一一都并非付之笑谈中。广场上高大的戏台,为这条古街的美推向了高潮。雕梁画栋的精致在曾经和现在都能吸引无数人的眼球,那精彩的白族古戏自然就是夺人心魄的极致。岁月流变,角色更换,你也许成了戏中戏的一份子,犹如涉旅的我身在古街画境中。

戏台前的老槐树在此守望了三百多年。如果说清溪增添了寺登街的灵气,那么槐花则为她蕴含了几分秀气。黄绿的槐花轻盈地舞过镜头,滑落在少女粉嫩的指尖,仿佛幻化出一帘幽梦的浪漫。借助历经磨蚀的红砂石的间隙,槐花演绎成了一幅简约派画卷,在凉风习习的晌午,给人足足的感动。孩童时那个在花海中欢快奔放的身影是否重现在此刻?而今日的花,此时的歌,延绵动情地飘荡在你我的心海。


原载《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