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点点滴滴都是怀念

来源: 作者:孙丰华 更新时间:2017/4/17 0:00:00 浏览:138 评论:0  [更多...]

张思德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在平凡的岗位上以身殉职。毛主席给予他极高评价,说他的死,重于泰山。百万海南农垦人中间,有一个与张思德同名的人,他叫王思德,是一名老师。王思德曾经调侃说,我是盗用了英雄的名字,希望自己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一辈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用毕生的努力,为这个英雄的名字增添了光彩。

王思德老师于2017年4月7日凌晨两点,因心脏病抢救无效,在广州逝世。我得知这一噩耗,是在第二天下午。我们广东农垦海南加来师范学校1980届中文专业班的几位在线的同学,忍着悲痛,在班群里商议怎么表达我们的哀思和悼念之情。最后的意见是,委托在广州的小星同学带上慰问金,前往探视王老师的爱人邱琦英老师。正当我们联系小星的时候,小燕同学转述了王老师的遗愿,大意是:不发讣告,不开告别会,不收白金。我们只好取消了委托小星前往悼念的计划。一时间,班群里跳跃出大量诗词唁言,深切悼念恩师。李强同学连夜把同学们的这些吊唁文字整理成文,发往朋友圈。随后的几天,又有不少同学发表了新的诗词悼言,李强同学都一一添加进她的那篇《悼念王思德老师》的文章之中。而我,却一时文思枯竭,茫然不知所措,诗不成行,文不成句。

恩师辞世,悲痛之情难于言表。王思德老师的音容笑貌,渐次清晰起来。四十年前,广东农垦总局把海南农垦加来干校改办为师范学校,为垦区培养中学老师,第一批招收的是工农兵学员。学校按照师范专科学校要求,开办了中文、数学、物理、化学、英语、政治等六个专业班。王思德老师就是那个时候调入加来师范担任中文教研组组长的。时值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有幸考入该校,进入中文专业班学习。王老师给我们讲授外国文学。高挑,瘦削,一副眼镜,略带潮汕口音的普通话,幽默,不苟言笑,率真,疾恶如仇,自称我老王。这些,就是王老师给我的初步印象。听他讲课,是一种极大的享受。他不拿讲稿,不照本宣科,也没有板书。他以外国文学史为纲,把重要的名家名篇串联起来,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文学世界。我爱上了文学,特别是外国文学,王老师成了我的偶像,我最崇拜的老师。也许,就是从这里开始,一粒文学的种子,深深埋在了我的心里。

当时教育部编写了全国统一的中学语文课本,鉴于垦区中学语文教师的状况,王老师组织我们班里的几位同学编写了《中学语文教材作家简介》一书,印发各农场中学供老师教学使用。我负责编写外国作家部分。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手写体变成铅字印在书上,很有成就感,虽然那不是创作。

每遇星期天,节假日,我们几个同学常常去王老师家,聆听他的教诲。寒暑假我们几个大陆同学如果没回老家,王老师就叫我们去他家吃饭。印象最深的是一年除夕,邱老师为我们做了一桌年夜饭,其中有一道菜,叫七杯鹅,用七种调料烹制,味道极好。

王老师一家三口住在学校的一间瓦房里。卧室、客厅、餐厅、书房,都在那间瓦房里。后面一间低矮的小瓦房,是厨房和洗澡间,好像没有厕所。不知道王老师的老母亲从新加坡回来看见儿子一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心里是啥滋味儿?好像是我们快毕业的时候,王老师的母亲从新加坡回来看望她的宝贝儿子,不知道他们有多少年没有团聚了。我曾经见过老人家,非常富态的一个老人。

王老师很少谈及他们的过去。他的生平我了解甚少。在两年多的学习期间中,断断续续得知一些信息。我知道的大致情况是,王老师的家族在新加坡富甲一方,有半条街的产业,还有几条大商船,从事海上航运。他没有像一般的富家子弟那样坐享荣华,而是加入了马来西亚共产党,是大学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积极从事革命斗争,邱老师是他志同道合的同志。1962年,马来西亚排华时,王老师遭到迫害,被投进监狱,后被中国政府营救回国,安排在一家出版社当编辑(王老师应该喜欢文学创作,在他的书架上,我看见他在新加坡出版的小说,可惜没有读过)。出版社的领导觉得他当编辑大材小用,建议他在国内继续读大学。于是他进入广东华侨补习学校补习,后考入厦门大学,邱老师考入福州师范学院,文革中他们双双毕业。因当时大学毕业生都没有分配工作,他们只好待在学校等待分配。在此期间,他们步入婚姻殿堂。后来分配时,国务院侨办的同志征求他的意见,想去哪里。王老师说,因为身体原因(他的消瘦,不知是否在新加坡身有枪伤,或者在监狱被折磨所致),他不希望去北方,希望去南方工作。于是,一纸调令,他们夫妇二人来到海南岛西达农场,一间茅屋,就是他们的家。不知道王老师的老母亲去过他的茅屋看过没有。如果看过,老人家又做何感想?

加来师范的专业班只办了两届,我们是唯一一届通过全国统一高考进入的学生。之后,学校改为普通师范,王老师夫妇遂调入海南农垦教研室,住在海南农垦中学校内。随后,他们夫妇又调入广东教育学院(现为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广东教育学院为了调入王老师夫妇,答应海南农垦总局,专门为海南农垦免费培养一批具有大专学历的初中语文教师。于是,1983年秋季开学时,近40名来自海南垦区农场的学员,经过专门的考试,进入广东教育学院学习。王老师的家,也就是在这时候搬进教育学院教师宿舍的。用40名初中语文老师,交换一对教师夫妇,足见王思德老师价值。

王老师对海南农垦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学生中,许多人走上了领导岗位,仅仅加来师范中文班就有孙爱娥、冯巧壮、李丽、陈川忠、钟海城、刘晓燕、孙丰华、王玉良、胡超英、林平、黄慈洲、李明坤、黄振河等等,广东教育学院大专班的郭奕秋、毛积新、符兹威、谭志春、李卫华、周少波、曾圣文、王雄钦、蔡宣仁等等同学,成长为企事业单位副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林建生等同学成了大学教授。更有许多同学成了教育战线的骨干,他们或是中学高级教师,或是教育科长,或是中学校长。还有的同学加入了省级作家协会。

我在加来师范毕业之后,分配在一个农场中学,当语文老师,农场党委没能同意我参加那次广东教育学院的入学考试,使我永远失去了进入大学读书的机会。我一生只接受过六年半在校正规教育,四年小学,两年半加来师范。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进入大学校园,接受系统的大学教育。加来师范,成了我永久的回忆。王老师夫妇,成了我最崇拜的老师。不记得是一九八几年,我曾经利用去广州出差的机会,和当时就读于教育学院的加来师范同学王荣霖,一道去教育学院看望过恩师,我们还在王老师家吃了饭。没有想到,几十年前的那一次见面,竟然是永别!

就在这篇短文写到这里的时候,班群传来王老师儿子王冬柏文告,转达了王老师的正式遗嘱:不发讣告,不开告别会,不收白金,将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王老师捐献遗体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正如叶国强同学所说,当一些共产党的高官不信马列信鬼神之时,一个才高八斗的无党派知识分子,却将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其境界相差真不是可以用道里计。王老师不愧为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我们永远的楷模!

耿介长持和蔼色,阳刚辄作不平鸣。

千秋文苑垂风范,磊落胸襟侠义情。

叶国强同学的这首诗,是王思德老师的真实写照,我是极赞同的,因此用它作为本文的结尾。

敬爱的王思德老师,安息吧!

 

2017.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