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安歌 :花草比邻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安歌 更新时间:2017/5/14 0:00:00 浏览:204 评论:0  [更多...]

楼下阿姨正在门前晾衣裳,看她面前一楼楼裙里的假蒌还在,就高兴起来。走去搭话:呀,比以前少些了呢。  
阿姨也走过来说:家里小孩不喜欢吃,说臭,就空出一些地来,种了些姜。家里姜发芽了,拔下来埋那边土里了。  
直接把芽埋土里就可以生出姜来吗?——我的姜是把它的切面直接放土上的,也发芽了——这个我是学台湾家庭园艺师林惠兰,在家里不需冰箱为蔬菜保鲜,才开始这么做的。她的姜放花盆里,简直像立体雕塑呢。我是随手放厨房阳台木耳菜的方形种菜盆旁侧,只因买多了,并没有把它发成立体雕塑那样的雄心。第一次做的时候,没成功,原因不详,也许是还没出苗,就吃完了吧。但这次发的很好,叶子都升起来了。要单独用盆做林惠兰式“立体雕塑”也还来得及。这样把姜随意放盆土上,姜不会干瘪,一直到完,它还是新鲜的。一般家庭用来保鲜不必“立体雕塑”也就可以了。买来小葱,也可以留些葱根(要连着一些葱白),直接插土里,也会长出小葱来——这个,也是向花友学来的,不过一般也就可以续吃一次。在做菜时,随意摘几株小葱,绿绿地切了,也有些夜雨剪春韭的意思呢。  
林惠兰立体雕塑事,自不必与阿姨说,因为阿姨不是为保鲜,是在以芽种姜。边说边走过去看:有一株姜芽从地里冒出来,便指给她看:出芽了呢。心里竟比自己放盆土里的大块的姜出叶还要高兴些:它开花也好看呢。  
与阿姨本也只谈谈假蒌与姜的:那他们都不吃假蒌,你一个人吃,做起来会麻烦的吧。  
阿姨答:媳妇和我一起吃。  
上次,几月前吧,阿姨主动谈及家里一年级的美女小玉小公主式的任性,她说:现在好多了呢,是她妈妈有耐心,慢慢调教好了的。  
阿姨如此样样主动推举媳妇,是她的智与善——别人甚至没有问及,媳妇也不在,她几次三番处处要说媳妇好,还要举例来说明,却从不谈及自己儿子好。也让人觉得智者有幸、人世有情。这样的“情”,确实要建在“智”的基础上的——哪家没有矛盾呢,但有这样智慧的母亲,也是儿子的福气。  
阿姨还教我另一种野菜名:优盾——这是她种假蒌另一侧的。叶子几乎被拔光,阿姨说是前头把叶子都拔来煮水,用来除湿。结果煮太多过凉,拉肚子了。野菜的名字是我请教她,她用手写墙上的,回来一查,是忧遁草。忧遁草开的花也好看,或者我也可以种几株来试试。  
我答应她:哪天把花盆长得极生猛的薄荷给她植几株到她的地里去——南国春日渐深,煮些薄荷水喝,也清凉的。今日刚好有微雨,地稍湿,现在就去做吧。  
植薄荷时想,阿姨次次都要邀请我采她的假萎叶来炒鸡蛋或者煮骨头汤,便也采了几叶回来,如此,不嫌她假蒌臭的,除了她媳妇,又多了一人。  

一路上楼,手上有绿有香,如影随形——是薄荷香,还混有些假蒌和泥土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