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保持兴趣,为理想而奋力前行(代序)

来源: 作者:符力 更新时间:2017/7/22 0:00:00 浏览:5446 评论:0  [更多...]

2014年出了第一本诗集《木棉花开的声音》之后,金戈又要出诗集了。三年创作一部诗集,写作速度不算很快,但已经是很积极上进的了。在海南,像金戈这样安静又努力的青年诗人,并不多见。

关于个人的成长和读书写作经历,金戈这样坦然直言:

“我的经历很平常。我兄弟姐妹四人,排行老大。九十年代,父母是农场的割胶工人,2000年因为农场改革,大部分的橡胶被砍伐,我们不得不迁到县城工作和生活。我父亲一直在县市政所当普通的工作人员,母亲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做厨师。我从小学五年级到初中,都在民族尖子班读书,学习环境比较好,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但无奈家庭经济拮据,2003年虽然顺利考上高中,但也只好忍痛弃学,一来可以缓解父母的压力,二来弟弟妹妹也就可以顺利读完初中了。随后,我在职业中学旅游班学习,却因为脱离求学正轨的原因,情绪失落,无心学习,于2004年初离开校园,步入社会,在七仙岭森林公园做了内导。我对作文产生浓厚兴趣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的,那时候经常买作文月刊看,并积极地练习。我进步比较慢,写作文比较吃力,直到上了初中,才突然间找到了写作的感觉——那是因为遇见了诗歌!有一次作文课,是在课堂上写诗歌,那时不知诗歌为何物,就模仿着写了一首悼念外婆的《思念》。不曾想,老师大加赞赏,被当做范文在班上朗诵,让我得到了鼓舞。之后我开始积极主动地写了一些习作,逐渐有了较深的感情。在叶绍宁老师的支持下,我和同学创办了“墨子潮”校园文学社,编发社刊,一直为文学的爱好活跃到初中毕业。我的文学基础算是在那个时候打下的。我一直心怀文学梦,想走文学这条路,一直以来坚持阅读和写作实践。我读得较多的是诗歌,其中又以外国诗歌居多,外国诗歌中尤其喜欢普希金和泰戈尔的作品,因此笔名就叫“金戈”。后来又喜欢海子的诗。中国诗人里,喜欢较多的是徐志摩、席慕蓉类型的,喜欢那种抒情、柔婉、清丽的却又直抵心灵的诗。北岛也喜欢,喜欢他的哲理意蕴和格言形式。我觉得我在写诗的过程中,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抓耳挠腮想写出一首诗而很难成诗的阶段;二是滔滔不绝下笔成诗却多流为心灵日记的阶段;三是懂得忍痛割爱该砍则砍以求凸显主题和诗意的阶段。到现在,探索着如何精进、如何拿出更完美的更耐人寻味的文本——虽自知而不达,也是一大痛苦。2014年我自费出版了诗集《木棉花开的声音》。20124月,父亲在县城管局为我找到一个治安员的工作;年底的一天,我把自印的一本诗集送给单位的领导看,第二天竟然接到办公室的通知,要我去报到,做办公室的工作;此后,我一直在局办工作,直到201641日——这一天,我辞去了千篇一律、没有创造性、枯燥乏味的文秘工作。这之后,就跟着一个朋友在小县城做起家具生意,走上创业之路。其实,我这个人不安于现状,尝试过很多工作,曾做五金店伙计、小饭馆服务员、烧烤摊和玉石饰品小商贩、咖啡厅经理、娱乐场所保安等等。然而,文学犹如一条金线,贯穿着我生命的每一个阶段,我始终抱着一颗玲珑的诗心,穿过一座座森林,逾山越岭,朝着生命的高地前进。”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庄子这般见解透彻而又冷峻:人生短暂,一眨眼就活到尽头了。一般说来,当一个人意识到光阴可贵,他的人生时光基本上已经耗掉一大半了。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年少之时,往往没有强烈的时间概念,怎么度过新一天,他都不会感到可惜,不会感到焦灼不安;只有在时间意识觉醒以后,人们才不愿看着逝水东流,而紧紧规划并实践自己的人生。那么,一生该为什么事付出努力呢?这就涉及到个人的理想了。

在实现个人的理想上面,应当跟兴趣爱好挂上钩,要不,长远的理想难免沦为说说而已的寻常想法,想得多么美,说得多么激动人心,最终,都没有任何意义。

为什么写诗?这个问题,诗人是回避不了的。1983年,金戈出生于保亭乡间,初二时随意仿写了一首短诗,竟让诗神领到诗歌的道路上来了。也许,这便是金戈的人生奇迹之一了。

前几年,我曾在网络上读到金戈的一些诗作。最近,我读到的是他打印出来的一整本诗稿。2017416日,《海南日报》文化周刊编发过诗稿中的《在蜘蛛兰的花香中》这首诗:

 

路边一丛蜘蛛兰

在夜的掩护下打开它的心房

我亲爱的蜘蛛兰,香透心骨

弥漫——弥漫——

正织着一张神奇的网

等在我回家的路上

 

我是月光下的一只蚱蜢

突然跳入网的中央

不,我不能够挣扎

我情愿在这无形的网中

念着亲爱的蜘蛛兰的名字

在阵阵虫声里美美地度过一夜

 

显然,这是一首有想象力和表现力的,弥漫着田园牧歌的浪漫诗篇。如果这首诗出自城市诗人之手,就有可能被诟病为浅薄意淫了。而对于生活在海南岛中部市县的金戈来说,开门见山,推窗望月,亲近花草树木,接触像花草树木那样活得自然美好的人们,情不自禁地为山水风月叙事抒情,那可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因此,路遇蜘蛛兰之后写一首关于蜘蛛兰的诗,还突发奇想,把自己想象成“月光下的一只蚱蜢/突然跳入网的中央/不,我不能够挣扎/我情愿在这无形的网中”……就是海岛诗人的真情实感所致,而非刻意造作了。

在情与景的结合上,金戈把《在蜘蛛兰的花香中》分为两节,第一节为第二节的直抒胸臆做好了铺垫,第二节承接第一节的及物叙述,进而把诗意推向激情与意念的顶峰,完成一次干净利落的诗意传达,从而把诗的品味余地和评论空间留给读者。这样,对于诗人来说,一首诗已写成,剩下的事情就是读者的阅读和理解了。

细读起来,可以看出金戈在《在蜘蛛兰的花香中》的语言表达上花了不少心思:在第一节,诗人把音韵押在复韵母anang上,使诗句朗诵起来有节奏和美感;在“回家的路上”,人类渴望伴侣,是自然而然的事。此诗以“回家的路上”作为第一节的结尾的同时,也为诗意转向第二节做了很自然又到位的铺垫;金戈在完成蜘蛛兰“景语”的叙述之后,把诗意转移到“情语”上,说“我是月光下的一只蚱蜢/突然跳入网的中央”,这就让人仿佛听见张学友《情网》里演唱的歌词:“而你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我越陷越深越迷惘,路越走越远越漫长”;著名诗人舒婷的名作《神女峰》中有这样最后两句:“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而金戈这首诗也是这般有意无意地收束全诗:“我情愿在这无形的网中/念着亲爱的蜘蛛兰的名字/在阵阵虫声里美美地度过一夜”。需要说明的是,金戈这两首诗完全是当时有感而发,并非借鉴,恰巧与张学友的歌词和舒婷的诗句意蕴不谋而合。

显然,由于这首诗的语言表达比较自然、准确,以致能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从“蜘蛛兰”跳脱到“像蜘蛛兰一样美好迷人的女子”上去,从而乐意接受:这不是一首单纯的抒写“蜘蛛兰”之美的诗作,而是一首隐含青年人情爱表达的爱情诗。当然了,诗人并未宣称这是一首爱情诗,而把这首诗理解为爱情诗的,却是读者。从这个角度来说,好诗所具有的品质之一,就是这样:内敛,不动声色,却暗自发力。这样的作品,跟夜明珠发光之妙趣,是相似又相通的。

以这首《在蜘蛛兰的花香中》为例,可见金戈的诗歌感觉和语言艺术表达是比较自觉、成熟的。他的另一首爱情诗《枕边书》,也写得直接且颇有感染力:

 

读你,一遍,两遍,三遍

但远远不够。我要反复欣赏

把你读懂,读透。很珍重地

我打开你生命的书页

投入我的情感,领悟你的思想

我不仅要读你外在的形象

更要读你梦似的内心。读你

就像读一首饱含深意的诗

越读越有味。读你,读你一生

千遍万遍也不觉厌倦

 

我要用真诚和忠贞去读你

用我清澈的眼睛,也用灵魂

美丽的光阴一点点退去

我读你,一如往昔,从白天到夜晚

我既读你青春的微笑

青丝的温柔,和你的婀娜多姿

也读你暮年的面容

苍老的可爱,和你走进黄昏的背影

爱人啊,其实我早就明白

你是一本珍贵的枕边书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两首诗从语言到诗意都显得不够新颖,不够特别,这就局限了诗作的文艺价值,这也是诗人在以后的诗歌创作中需要注意和精进的地方。

从整本诗稿来看,金戈的视野比较开阔,他的创作题材颇为丰富多样。其中,抒写乡土人情风物的诗篇近30首,感怀人生世事的诗篇也有30首,爱情诗也不少。他的诗歌语言倾向文雅和优美,他的一部分作品能从诗人的自身经验感受延展到社会人文层面,这就使得诗作有了人文内涵,而不是局限在个体的鸡毛蒜皮上。他曾在一首诗的末尾写下这样的诗句:

 

世上再没有一个地方

能比故乡更美丽

世上再没有一个地方

更能让我安息

 

这样的诗句,流露了诗人对本民族的深厚感情和对家园的热爱之情。这般情愫,是诗人在情绪高涨之时从内心喷涌而出的,难以遏制的。如此率性,如此忘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云南诗人雷平阳写的《亲人》,以及初唐诗人陈子昂写的《登幽州台歌》。

在《山兰有魂》里,诗人是这样写的:“在这清净的山中/在这处处美景的山中/山兰稻仍站在山上/守望黎家的村寨/我想,有山兰稻的地方/就有我的故乡/就有母亲亲手酿制的酒香/和散发着稻香的酒歌”。看吧,这就是海南黎族田园生活的本真写照,这样的朴实语言,难免被批评为“缺乏艺术创造力”,然而,唯有这样的平实、真诚,才恰好吻合黎家人的现实生存和情感世界。

诗贵自然、质朴。从这个角度来看金戈的诗,给他多一些鼓励、少一些批评为好。不过,诗歌这种文学体裁是很难对付的,那需要很高的天赋诗歌才华,而不是随便玩玩就可以办得到的。南朝·梁简文帝曾在《诫当阳公大心书》中说道:“立身之道与文章异,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须放荡。”他的大意是,思想和语言表达,都有必要冲破陈旧观念,自在创新,不要拘泥于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易言之,陈腐老套、缺乏奇思妙想的文本,是没有生命力和吸引力的。这样,诗人若想在诗歌创作上取得较高的成就,就必须在关怀人世生活的同时,重视诗歌的直觉和敏感,以及语言艺术创造力的提升了。

作为诗歌同道,恕我简单说这么多,不当之处,请金戈和读者不吝批评指教。

 

2017.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