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传承不是简单模仿古代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高丹 更新时间:2017/7/26 0:00:00 浏览:2033 评论:0  [更多...]

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京开幕。


7月24日,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京开幕。此次座谈会汇聚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以及国内19位学者。“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分“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个议题展开讨论。其中,7月24日上午举行的“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讨论会聚焦于传统文化的历史、发展及今日的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在国际文化中的交流状况及发展。

宋朝和欧洲文艺复兴一样有现代性

在“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讨论会上,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东亚部主任马麟的发言主题为《宋代文明:世界的首次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是指13世纪末在意大利各城市兴起,以后扩展到西欧各国,于16世纪在欧洲盛行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它被认为是中世纪与现代的一个连接点。一些学者如日本内藤虎次郎则提出:“宋代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唐代是中世的结束,而宋代则是近世的开始。”陈寅恪也曾提出:“宋文化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宋文化是今后文化发展的指南,我国民族文化的更新,必将走上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的道路。”

马麟在发言中指出:“宋朝没有唐朝这么有名。宋朝从地理上来讲幅员更小,军事上来讲则更加弱,而且在后来由非汉族占领成为了元朝。唐朝历史经常被描绘成一个黄金时代以及一个丝绸之路的世界时代。但是从很多个方面来讲,宋朝应该跟唐朝一样重要。如果我们把宋朝跟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那个时期的文艺复兴来比,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共同性。”

“作为一个西方博物馆里的中国艺术策展人,我很多时候考虑的一个角度都是欧洲中心。但我认为,宋朝和文艺复兴的欧洲一样有现代性,10世纪到13世纪之间,在知识和创新方面,人们对孔子的一些学说更感兴趣。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这个时候当官的一些标准,都是根据你实际拥有的才能和仁德来决定的。技术上来看,这个时候印刷了大量的书,而且在农业方面生产力也比以前大大发展。如果把中国这个时候文化发展和欧洲文化发展来做一个对比的话,我们就发现中国绝对不亚于欧洲。”马麟说。

“从一些宋代的艺术遗存如宋瓷来看,宋代更多是画风景,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画风景比画人或者是画物更难,如何用画展现远处的风景或者展现重叠式的远处风景,在10世纪这个挑战也是非常大的。”马麟提到北宋一个画家叫成,他的山水画艺术造诣很高,刘道醇《宋朝名画录》评他的画:“峰峦重叠,间露祠墅,此为最佳。至于林稠薄,泉流深浅,如就真景。”郭若虚在他的《图画见闻志》里面也说“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丘之制也。”在李成的著名作品《晴峦萧寺图》中,近处好像有两间餐馆,其中有一个是比较高级的餐馆,另外一个餐馆像麦当劳或者饺子店,是比较平民化的餐馆。“大家可以看到这些餐馆画得非常聪明,可以看到餐馆内部和旁白的一些布景,且对于距离的处理和远处山峦的笔法都是非常高明,能够创建出一个深浅距离的效果。”

马麟认为,“在视觉艺术上,宋朝是非常大胆的,完全可以媲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创作。”

传统文化的继承在于将其变为年轻人生活方式

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讨论会上先为“传统”做了一个定义。他谈到:“我们讲的传统文化,应该是在中国过去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发挥重要作用,代表了当时的主流文化,我们才能称之为传统文化。”

“到了今天,我们对传统文化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我认为,对‘传承’这两个字要正确的理解。我把‘传’看成是怎么沿袭保持过去的文化,把‘承’看成今天应该怎样使这些文化还有它的生命力,就是说我们要选择性地继承。如果是从‘传’的角度看,我们不必去判断它究竟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甚至不要考虑他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因为这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如果是人的话,我们就让他把他掌握的文化、手艺,他的技艺传给下面的人。”葛剑雄说。

“对于‘承’,在今天、未来怎样发挥积极作用,简单模仿古代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些人为了表示继承传统,一定要穿个汉服,磕头跪拜,嘴里讲点文言文,我告诉他,当年孔夫子其实讲的也是口头的话,你不要学这个。当年所谓的汉服不过是当时的礼服,即使你完全把它复原了,不可能当今天的服装来穿,对这方面我认为应该进行创造性的转换。古代的价值观或者一种思想、一种理念,我们根据现代的要求来重新解释,并且加以运用。”葛剑雄说。

“所以要提醒一些很严肃的学者,我们现在讲的儒家思想,讲古代优秀文化,一方面,我们充分理解认识它的意义,但另一方面,还应该跟历史学家、社会学家的研究结合起来,看看它是不是已经成为当下的现实。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关键是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它变成社会的实际,变成我们年轻一代所能够接受的一种生活方式和行为准则。”葛剑雄说。

六经的价值论理与中国文化精神

在“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主题讨论会上,学者刘梦溪的发言主题为《六经的价值论理与中国文化精神》,他指出:“中国文化能够贡献给世界的主要是人作为人、群体作为群体、家作为家、国作为国的一整套精神价值论理。这些精神理念的旨归,是使人成为健全的人,使群体成为和谐的群体,使家成为有亲有爱有敬的和睦的家,使国家成为讲信修睦、怀柔远人的礼义文明之邦。”

刘梦溪认为,今天“六经”的基本论理不仅没有过时,而且跟我们今天的社会发展目标有很多和谐的地方。他近年致力于研究“六经”,并将今天的一些价值理念在六经中进行溯源。“如‘仁爱’。《说文解字》主张‘仁,亲也,从人二。’仁这种观念只有在两个人甚至更多人的关系当中才能见出来。孔子弟子问他什么是仁?他讲‘仁者爱人’;汉代思想家董仲舒说‘仁者所爱,人类也。’而且这种爱甚至扩大到万物。孟子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如‘和同’。《易·系辞》:‘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孔子:‘君子和而不同。’我认为‘和而不同’是中国人对待世界的基本观念,解释‘和同’最好的是宋代思想家张载的‘哲学四句教’——有象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这个‘仇’字,古代写作‘雠’,左边一个隹(zhui),右边一个隹(zhui),中间是言论的言字。‘隹’是一种尾巴很短的鸟。试想,这个‘雠’字,其象征意涵是:两只短尾巴鸟在那里说话,它们的话我们不懂,但是它们一定讨论得很热烈,讨论的结果不是这只鸟把那只鸟吃掉,而是和而解。‘哲学四句教’对我们今天有很大启示意义,今天世界有差异,但是差异不必然发展为冲突,冲突不必然发展为你死我活,而是可以和而解的。有了这个观念,很多事情会得到比较好的恰当解决。”刘梦溪说。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由中国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承办,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座谈会旨在为各国中国学学者、智库专家搭建学术交流与信息沟通的专业平台,增进中外思想交流与合作,提升国际中国学研究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