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李娟:金色

来源: 作者:李娟 更新时间:2017/8/17 0:00:00 浏览:4713 评论:0  [更多...]

蜜蜂来了,花盘瞬间达到金色的巅峰状态。金色王国城门大开,鼓乐高奏。金色的高音一路升调,磅礴直指音域最顶端。

在万亩葵花的照耀下,夏日宣告结束,盛大的秋天全面到来。   

想起外婆孤独的赞美:“真好看啊!到处都亮堂堂的。”

忍不住再一次猜测她为什么会死,为什么舍得离去……

外婆你看,你放弃的世界丝毫没有变化。你最迷恋的亮堂堂的盛况年年准时到来,毫不迟疑。

那么外婆,死亡又是怎样炫目的金色呢?   

在北方的广阔大地上,从夏末至初秋,每一个村庄都富可敌国,每一棵树都是黄金之树。

尤其白桦树,它除了黄金,还有白银。它通体耀眼,浑身颤抖,光芒四射。

但它的金色永远还差一点红色,它的银色永远差一点蓝色。

它站在那里,欲壑难填。一棵树就沦陷了半个秋天。

另外半个秋天为另一棵白桦所沦陷。

但是,在这两棵白桦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白桦。再也没有秋天可供挥霍了。

成千上万的金色白桦是北方大地最饥渴最激动的深渊。   

而麦田的金色则富于深沉的安抚力量。那是粮食的力量。

人的命运、人的意志、人的勇气与热情倾注其中。麦浪滚滚,田畦蜿蜒。在大地上,除了白昼之外,麦田的金色是最大的光明。   

饲草的金色是高处的光明。

收割牧草的人们驾着马车往返荒野与村庄之间。很快,家家户户屋顶隆起绿色的皇冠,然后没几天就变成金色的皇冠。

从绿色到金色,对一枚叶片来说是千里迢迢的路途。但对一个村庄来说,不过一夜之间,仅隔一场梦境。

劳动之后人们疲惫睡去。醒来,就发现村庄置身于秋天的正上方。

人们推门出去,脚下万丈深渊。草垛仍高高在上,无尽地燃烧。   

而芦苇之金,水气充沛。芦苇总是与河流、星空息息相关。

芦苇的金色最脆弱,最缠绵,最无助。它的柔情中裹藏有大秘密,它的美丽令人止步不前。

人们远远遥望,水鸟长唳短鸣。   

月亮的金色是黑暗的金色。每一个人都认为月亮与故乡有关,与童年有关。其实它只和夜晚有关。它把人间的一切的依恋拒之门外。

它最孤独,也最自由。   

最微小的金色是蜜蜂。它们是金色的碎屑,被金色的磁石所牵引。它们是金色的钥匙,只开金色的锁。

它们之所以明亮璀璨,是因为口中衔有针尖大的一点甜蜜。

蜂蜜也是金色的,因为我们吃进嘴中的每一口蜂蜜,都蕴含亿万公里的金色飞翔。   

面对这全部的金色,葵花缓升宝座,端坐一切金色的顶端。

这初秋的大地,过于隆重了。以致天地即将失衡,天地快要翻转。

天空便只好越来越蓝,越来越蓝,越来越蓝。

大自然中已经没有什么能形容这种蓝色了,只能以人间的事物来形容——那种蓝,是汽车牌照那样的蓝。

金色和蓝色,相持于这颗古老的星球之上。从金色和蓝色之间走过的人,突然感到自己一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