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作家研究中心:当代文学研究的一种深化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宋庄 更新时间:2017/9/27 0:00:00 浏览:1323 评论:0  [更多...]

今年6月,“毕飞宇研究中心”在扬州大学揭牌。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表示,研究中心的成立,不仅有助于推动毕飞宇创作的持续与深入研究,也将促进中国当代作家的研究。

近年来,国内很多大学设立作家研究中心,如四川大学“阿来研究中心”、浙江师范大学“余华研究中心”、西北大学“贾平凹研究中心”、 商洛学院“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中心”、潍坊学院“莫言研究中心”、曲阜师范大学“莫言与齐鲁作家研究中心”、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新乡学院“刘震云研究中心”等。众多的作家研究中心成立,对于作家和高校来说有相得益彰的促进。如何看待作家研究中心的成立并探析利弊,将有助于文学的推动与繁荣。


推进对作家作品的认识理解

据王蒙文学研究所所长温奉桥介绍,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创建于2002年4月,是全国比较早成立的当代作家专门性研究机构。学校对王蒙文学研究所的定位是,把王蒙文学研究所建设成国内外王蒙研究的资料中心、信息中心和研究中心,成为该校文科发展及国内文学研究的一个品牌,以期起到必要的引领和示范效应。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和发展,王蒙研究已成为中国海洋大学人文学科的一个显著特色,得到了学界的高度评价。自2002年以来,该研究所已先后举办9次王蒙研究的学术研讨会,包括“第一届王蒙文学创作国际学术研讨会”,产生了广泛影响。2004年创办的《王蒙研究》刊物,是全国第一份以当代作家为研究对象的刊物,在王蒙研究界、学术界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好评。同时,研究所以《王蒙研究通讯》与“王蒙研究网站”为载体,建设王蒙研究“信息中心”;创办“王蒙研究网站”和《王蒙研究通讯》,向外界介绍、展示王蒙研究成果,也为下一步建设“网上王蒙文学馆”奠定了基础。王蒙文学研究所资料室收藏王蒙各种中文版本著作、研究著作100多种,外文著作、研究著作20多种;王蒙作品展示和王蒙文学活动展室,收藏王蒙手稿、图片、音像资料、获奖证书、实物等近千件。

西北大学的贾平凹研究中心创办于2015年11月,目的有两个:一是探索大学中文教育与作家培养的关系,尝试中文学科学生培养的新模式。二是以贾平凹为个案,探索中国当代文学的古代文学与现代文学资源;三是以贾平凹及其作品为媒介,打开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交流的通道。贾平凹研究中心主任段建军介绍说,中心成立后聘请了李敬泽、吴义勤、白烨等一批在当代文学界享有盛名的作家、学者担任客座教授,推进中心文学教育与研究工作,围绕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问题,召开了4场学术会议,在文学界产生了广泛影响;同时开展了中心文学创作人才的培养工作。贾平凹创作中心的成立,建立了大学中文教育作家培养的有效模式,夯实了西北大学“作家摇篮”的品牌地位,梳理了推进中国当代文学发展有效的精神与理论资源,同时以贾平凹现实主义文学创造为中心,厘清了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风格谱系,探讨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有效路径。段建军认为,成立作家研究中心,是全球文学研究的惯例,这对于推进人们对作家作品的认识理解与作家的培养是有积极意义的。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快速发展中,这样的中心不是多了,而是还远远不够。特别是中国文学整体上要走向世界,就应重视这一方面的建设。

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洪治纲曾任余华研究中心主任。据他回忆,2007年创办余华研究中心,一是建立有关余华研究的资料体系。包括余华研究中心网站、中外有关余华研究的所有纸质资料及视频资料的数据化处理。二是围绕余华研究的发展现状,以国际或国内高端会议的方式,开展系列性的文学问题研讨。中心成立之后,建立了余华研究中心网络,对有关余华研究的相关资料进行了全面搜集、整理和数据化处理。分别召开了三次有关文学本源问题的大型研讨会。

阿来研究中心主任陈思广同时是《阿来研究》的主编。据陈思广介绍,阿来研究中心成立后, 邀请全国各地知名学者举办了两次阿来及其藏区文学研究研讨会,促进了学界对藏区文学的研究,并已出版六期《阿来研究》。“《阿来研究》成为研究阿来和藏区文学及四川文学的阵地,通过发表具有影响力的作家专辑,激励作家创作,带动了藏区文学的繁荣。”陈思广说。

西安工业大学的陈忠实研究中心成立有10年之久,也曾召开过若干次陈忠实创作专题研讨会。《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充分肯定了作家研究中心的作用,认为可以形成高校和文学现场的良好互动,开辟文学教育的新方式,同时能够刺激文学的生长,扩大文学的影响,构建良好的人文氛围,也是文学传播的感性管道,是当代文学经典化的起步。“但应防止功利化做法,不能成立之日就是结束之时,一定要给予宽阔性理解。”李国平说。


加强对体制与机制的支持

段建军认为作家创作中心发展中观念的认识亟需提升,“目前中国大学,还未对成立作家研究中心的积极意义形成普遍共识,因而在体制与机制的支持上,还有待加强。社会对作家研究中心与作家成长的积极关系认识还不够,需要我们拿出更多成功的案例,改变人们的惯性思维。”

洪治纲认为,成立作家研究中心无论是对于作家创作与研究的资料搜集和整理,还是对于整个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都有着积极的意义。特别是中外文资料的整理,将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宝贵财富。事实上,现在的学界已普遍重视对中国当代作家的整理与发掘。

但同时,洪治纲也发现,这些研究中心普遍存在着两个难题:一是缺少专业能力强的专职人员,因为资料搜集与整理是一门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需要图书馆专业、数字处理技术等相关知识,同时也需要多人分工协作。如果从长远角度来考虑,还需要搜集和保管作家的相关实物资料。从目前来看,受经费和人员编制的影响,各个作家研究中心都很难做好这块工作。但这块工作做不好,作家研究中心的作用和意义并不大。二是缺少梯队合理的研究团队。目前的作家研究中心,其代表性的研究人员只有几位,研究团队的年龄结构、研究计划、国际学术交流等,都不甚明了,只是一种短暂的宣传行为,是借助作家的社会声誉,对学校进行一些宣传。

作家研究中心对于中国当代文学特别是当代作家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深化的重要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