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余芳媛:稀饭米汤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余芳媛 更新时间:2017/10/15 0:00:00 浏览:1154 评论:0  [更多...]


最近经常去吃学校附近的一家铜锅洋芋饭,其实倒也不是因为非常喜欢洋芋饭,但确实是我在云南吃到的特色饭之一,味道也很好,相比闻名天下的扬州炒饭,更喜欢这种接地气的洋芋饭。

嬢嬢帮忙送到我面前的这一碗洋芋饭中的白色米饭粒粒分明,还裹着点点油光,其中还拌有金黄色的洋芋,翠青色的豌豆或者青椒,还有点点肉红色的火腿粒撒在上面,咸淡相宜,实在是丰富好看又美味。觉得一碗洋芋饭不够吃的话,还可以点她们家的小菜,有荤有素,有点像涮菜,香辣可口。

其实真正让我惊喜的不是这些,而是她们家煮来给顾客解腻的稀饭米汤,看来嬢嬢们也一定了解原汤化原食这个道理。为了这一碗米汤,我已连续好多天都来这家店吃洋芋饭,目的只是为了喝上一口让人觉得熟悉也已十分想念的稀饭米汤。

第一次去那儿打汤的时候,心里是没有什么期待的,猜想一下无非也就是像很多餐饮店一样调些紫菜蛋花汤,酸菜汤之类的。走近一看,居然是米汤,不是很稠也不是很稀,刚刚好,真想夸赞一下煮稀饭米汤的嬢嬢。就这一碗小小的稀饭米汤,竟让我很受感动,连带觉得这家店的嬢嬢们甚是亲切可人。

我想起了我的家乡,一年四季阳光温暖如夏的海岛。炎热的时候,母亲爱煮稀饭,我们会希望她多放些水,因为我们更爱喝稀饭米汤,虽然喝米汤饿得快,但夏日里最喜欢多喝几碗凉凉的稀饭米汤,简单不腻,平淡有味,很消暑。饿了渴了随时到厨房里,自己添一勺或一碗淡淡的稀饭米汤喝,而后会又有了力气去外面开心地疯跑疯玩。

那时一到暑假,就会跑到飞岭去,因为爷爷奶奶当时常年住在飞岭。夏天里,奶奶每天早上都会煮一大锅稀饭米汤,烧一大锅开水。许多在这片地方劳作的人,割胶的,找草药的,抓蛇的,种田的,砍树的,开荒的,路过爷爷奶奶住的茅草屋时,经常来这里讨水喝,有时候烧很多水都不够喝。没开水了,大家也很乐意喝米汤,其实心里说不定偷乐着呢,至少我觉得米汤比开水好喝。

爷爷更是特别喜欢稀饭米汤,饭后一定会再喝一碗米汤,喝完以后,摇着蒲扇到放在咖啡树下的一张木板床上休息,一边摇蒲扇一边瞌睡着。那时候放假,大人都不会太管我们,我们不想睡觉,就总是想缠着爷爷让他给我们说神话故事,或者出谜语给我们猜。爷爷总会借此提出让我们轮换着给他摇蒲扇生风的要求,凉快了他才开始给我们说故事,结果说着说着,故事还没说完,爷爷就疲惫得睡着了,还打起了巨响的呼噜,我们怎么扰他都睡得着。

一碗米汤也许盛载着许多人的乡愁,至少有我的想念。在外求学业已三年,没喝到过几回稀饭米汤。忽而发现,家乡的滋味是我们记忆中觉得最美味,也最是怀念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