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颜小烟:浸在时光里的老宅

来源:海南周刊 作者:颜小烟 更新时间:2017/11/1 0:00:00 浏览:707 评论:0  [更多...]


听祖母说欧村的林家宅被列为保护文物了,还经常有游人来参观拍照。于是,便忍不住背起相机往邻村走去。虽说两个村庄近在咫尺,可当再次踏足欧村的时候,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20多年。

刹那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老宅前嬉戏玩耍的时光排山倒海般向我涌来。

那时我读小学四年级,八九岁的光景,喜欢在外面疯玩,玩得尽兴的时候就会留在同学家过夜。当时我最要好的伙伴是梁意盘,她家住在欧村,离学校较近,每次一下晚自习,我便拎起书包去她家过夜。她的脸蛋圆圆的,笑容恬静,是一个让人感觉舒服的女孩子。印象中,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光几乎都是在她家度过的。

意盘家就住在林家宅隔壁,门前高大的海棠树是我们嬉戏玩耍的好场所。每次在她家吃饭或过夜的时候,我总是会对着隔壁的深宅大院生出种种遐想,有时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养在其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富家小姐。在意盘家待的时间越多,我对林家宅一探究竟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有很多次会趁着爬树摘莲雾的间隙站在高高的枝头窥视。可窥视了许久,依然未见能从庭院中间走出一个翩若惊鸿的林家大小姐来。

由于多次想象未果,我便开始糅合各种民间故事、神话传说、武侠小说的功能,自己又生造出了好多关于这座大宅院的故事。每次在被窝里把各种各样的故事情节说给意盘听的时候,她都会笑着说我是故事会听多了。记得当时刚好是电视剧《聊斋》霸占家家户户电视屏幕的时候,我们每次一下晚自习就一路狂奔起来,生怕片头中那个白衣女鬼会突然飘到我们的面前。每当我们被自己的想象力折磨得心惊胆颤的时候,从林家宅里透出的灯光,就会恰如其分地照亮前方,照亮两个小女孩心中久久怀揣的黑暗。

看着我总是陷在对林家宅的想象中不能自拔,一天中午,意盘便带着我走进了它的大门。它的门前也和村里的平常人家一样,种着莲雾、黄皮、酸桔树,处处雕梁画栋,庭院深深的感觉特别强烈。家里没什么人,没能遇到我想遇到的人和故事,倒是楼梯和天井深深地吸引了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幻想饥渴症。那时的我从未想过,当下一次再踏进林家宅的时候,时间却已度过了万水千山,身边的一切也早已物是人非了。

我已记不起自己和意盘的缘分是终止于她的转学还是我的摔车事件。只是莫名地,两个人走着走着就走散了。当又一次跨进这座充满了时光味道的老宅,看着门口那棵标注着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老海棠树,那些过往的时光如电影镜头般一帧一帧地回放,那些专属于两个小女孩的甜蜜时光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老宅早已不再住人,地板的缝隙里长出了各种绿色的植被,墙头也攀上了好多藤蔓,沿着破败的楼梯走上二楼,回字形的廊庑还在,只是铺上了层层落叶。“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时光已老,大宅院里中西合璧的精雕细琢还在,宅院主人当年的生活痕迹却已荡然无存。“九牧世家”的匾额日渐颓败,只剩下拂墙而过的风在轻轻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站在林家宅的二楼环望四周,才发现,村子的四周建起了各式各样的小洋楼,意盘家的老宅也早已翻新。只是不知道如今的她嫁到了何处,会不会常回娘家,会不会想起我。记得我刚上五年级那会,祖母说欧村的林家宅有很多人过来拍电影,好像是抗日题材的电影。我想都没想就丢下书包拼命往欧村跑去,只见林家宅附近水泄不通地围满了好奇的人们。我用力地拨开一层又一层的人们,却依然找不到人群中那个叫做意盘的女孩的身影。我颓废地站在人群之外,看着那段曾经属于我们的时光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20多年之后,当我再一次站在林家宅门前,当我再一次抚摸着那棵繁茂无边的老海棠树,我不知道如果再次遇到意盘我是不是还能从人群中将她认出来。我只知道,那一刻,我竟然只是忧伤地想起了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最后增补的那段句子:“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岁月打磨了老宅,时间淹没了记忆。我想,是不是世间所有的深情,终究抵不过时间的力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