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崔向珍:草房子里的笑声

来源:海南周刊 作者:崔向珍 更新时间:2017/11/1 0:00:00 浏览:704 评论:0  [更多...]

 

村小学紧邻着一个大水坑,大水坑东北角有一座草房子,草房子里住着一位老红军和他双目失明的妻子。

在我童年的印象里,老红军爷爷是不识字的,所以才会复员回了老家生活。他们老夫妻俩没有孩子,也不能下地干活,但是老红军爷爷的工资足以让他们过得衣食无忧。老红军爷爷在门口的菜园子里种了些常见的蔬菜,靠房子的篱笆边有几棵牵牛花和几棵菊花。夏天牵牛花开满篱笆的时候,老红军爷爷就搬了凳子和老伴坐在院子里乘凉,喜笑颜开地告诉老伴,篱笆上的牵牛花开了几朵。还没上学的我,跟着父亲去学校时,常常在简陋的操场上盯着他们看,看老红军爷爷去菜园子里拔草,看他从大水坑里提水浇菜。

我读小学以后,感觉老红军爷爷好像很老了,菜园子里打理的很不及时,长了很多杂草。父亲和另外两位教师就跑去帮他们整理菜园子,回来后就给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们重新排了值日,那些长得壮一些的男孩子四个一组,每周轮流给老红军爷爷抬水吃。因为大水坑里的水是死水,不干净,只能去村西的水库里取水。抬水的男孩子们倒是很喜欢帮老红军爷爷做事情,他们嘻嘻哈哈地蹦跳着走在去往水库的路上,空水桶咿咿呀呀地乱响。他们往回走的时候,水桶里只有半桶水,四个人要轮换着抬水,这是父亲规定的,害怕累着他们。后来我们四年级的女生们也可以帮着抬水了,老红军爷爷的水缸里从来就没有缺过水。

我们每次抬满了水缸的时候,老红军爷爷就会笑眯眯地给我们讲故事。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们刚跟敌人打完仗急行军的那一次,他们又累又饿,困得睁不开眼睛,可是却不能停下脚步,因为敌众我寡后有追兵,只能打游击战的他们顺着狭窄的山道前行,身边是骇人的悬崖峭壁。老红军爷爷说走着走着竟然睡着了,突然听见一声战马的嘶鸣,他惊吓中睁开眼睛,发现走在他身边的那匹枣红色战马竟然掉下了悬崖。他们没有停下脚步,只能回望着战马坠崖的地方,任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老红军爷爷真的老了,只能做简单的饭菜。经常去草房子的父亲回家跟母亲讲,希望母亲能在忙完地里的农活后去草房子里给老红军爷爷包顿饺子吃,忙的昏天黑地的母亲痛快地答应了。等地里的庄稼全部收进了粮食口袋,母亲就约了另外两位教师家属,一起来到草房子里,她们先是忙着洗洗涮涮打扫卫生,等到屋里屋外都收拾干净,她们就一边陪着两位老人说话,一边洗菜切肉和面,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等到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两位老人一边开心地吃饭,一边催促母亲她们快点吃饺子。那时候的物质还是相当匮乏的,母亲她们为了讨老人欢心,都会慢慢地吃上三两个饺子,剩下的饺子,她们帮两位老人凉好后放在锅里。

母亲她们去草房子的时间是不固定的,因为是秋收以后,也会有碰巧了遇上九月九的时候。读过书的母亲是知道重阳节的,就会去院子里掐几支开得正好的菊花插在空酒瓶里,放在老人的窗台上。流金溢彩的菊花把黑漆漆的草房子耀的暖暖的,两位老人笑的非常开心,母亲她们也笑的非常开心。这溢满了草房子的笑声,在母亲今天的描述里,我依然能深切地感受到那种相依相伴的幸福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