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段万义:赶鱼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段万义 更新时间:2017/12/24 0:00:00 浏览:1928 评论:0  [更多...]


黄昏,海滩上,几位扛着丝线渔网的黝黑中年人,驱逐了整个下午烈日中的沉寂,渐渐地靠近海南文昌椰林湾这片温和的浅海,意欲适时启动繁重的赶鱼模式。

细沙上留下朴质且坚定的脚印,一直伸向了远方,不一会儿又被海水浸润抚平了,犹如渔夫们的点点心事,无法预知未来的收成,努力之后只有一切随天意了。密孔的渔网一大堆,挂在白天的老墙上,似是躺在地里打盹的农民,什么也可以不想,好好享受一段无人打扰的特殊时光。假如网破了,大多由渔夫的妻子帮着修补。而现在,这些细小的丝线像织了一件厚重的蓑衣,严实地覆盖在他们的肩背上。兼着农夫与渔夫的身份,一家大小的生计都压在他们身上,偷闲就只能是一种奢望。

赶鱼,是父辈传承下来的生存活计,他们操作起来轻车熟路。凭经验,看海况,撒网是很关键的第一步,撒下满满的希望,无论收获喜悦或失望,都以平常心对待。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慢慢将网撒成一个不规则的大圆圈,周长全靠目测,最后首尾相连。一边撒着网,一边轻声哼着自编的渔歌:媳妇灶边待,儿女笑脸迎,鱼儿上网来,心口花儿开……每下一网,就像农民种了一份田,占据了耕海牧渔者投入的心,也维系着家人的梦。

赶鱼的过程,仿佛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动作大片。渔夫抡起一根长短适中的竹竿在平缓的水面上操练起来,以自我为中心,由内向外,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扩大,不断地重重地拍击。同时,伴随着富有节奏和韵律的呐喊声,助力这次激越的渔事。这让人想起了黄河船夫的号子,响彻在心间便化作辽远的经典歌唱。闪烁的渔火跟随四溅飞扬的水花舞蹈着,展示着醉美的光影。渔夫在海面的腾挪翻跃,似乎金庸笔下“水上漂”的另一版再现。时不时地,有些弹性的竹竿还拉起宽宽的水幕,虽稍纵即逝,但牵扯了短暂的念想,犹如试欲握一次弹着钢琴的俏丽女子的纤纤玉指,而后轻轻地、好好地珍视。那一片水域,成了渔夫一个人的战场。起承转合的动作彰显着技术的娴熟和体力的消耗。同时,如此长时间浸泡在咸涩的海水中,应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然而,为了补贴家用,赶鱼成为必然,赶向前方,也赶向新生活。若是渔网内有鱼,它们定会被那竹竿驱赶,发散后冲向八方渔网,冲向等待的鱼篓,冲向渔夫的微笑。

如此赶鱼,让我想起在定安冷泉边水田里的场景。一对爷孙将渔具设置在田埂下方,爷爷操起长长的木棍,从东往西拍打水面,驱赶小鱼顺利入瓮。小孙儿跟在身旁尽情地泼水撒欢,有时还故意摔倒于田中,激起鱼儿飞跳于水面。最后,爷孙俩提着鱼篓快乐地渐行渐远。

收网,紧紧牵动着渔夫的心,也拴着众多看客的好奇神经。灯光随着渔网的慢慢收起,映出了菱形网格的美,水晶晶的,一晃一晃的,如心中早已奏着的名曲。渔网升起来,挂了些许海藻和杂物,海水在无言地滴落,滴落成渔夫一声声轻细的叹息,而后渔夫望着无边的夜海发一会儿呆。不过,他善于调适自己,转眼便能平复心情,甚或憨实地笑着唱起刘欢的歌“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有时,网上的鱼廖廖无几,渔夫便自己拿回去,略带微笑与歉意的表情,给了早在岸上候鱼人一个小小的遗憾。而他,大有“人间有鱼是清欢”之意,径直朝着家里的灯火去了。

当然,渔网上缀满了大大小小的鱼时,那手电筒仿佛电量更足了,狠狠地盯着网上,生怕错过了每一个动人的时刻。鱼儿拼命地弹跳着,但似乎越挣扎越逃不过渔网的束缚。此时,渔夫会俏皮地说:“它在逗你玩呢,你也跟它玩呗。”结果,真的有在小船上的女看客伸出手指,不料被鱼儿重重地碰撞着亲吻了,紧接着被鱼尾轻扇了一下芳容,一不小心便随笑声掉进了水中,溅起呼救的浪花。大家的笑便一浪高过一浪,故意让她在水中扑腾。她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自己站了起来,尔后,索性试着学渔夫拍竿赶鱼,继而收起网来。有了一次独特的渔家体验,女看客开心极了,头部和身上的泥水也跟着笑成了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