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孙子斌:风起黄流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孙子斌 更新时间:2018/1/7 0:00:00 浏览:926 评论:0  [更多...]


黄裔繁衍辉北阙,流风远播镇南疆。 

黄流村先前有玉庙,镌刻着先祖撰写的这一对联。风吹雨打一千年,旧玉庙已不在,对联仍然转存于民心,代代流传,本色不变。

珠崖僻于岛末,至盛唐之始仍被视为瘴疠之地,贬忠逐良,驱风放匿,得道于斯,失道于斯。黄流的先祖,从黄帝故里远道而来,随南风而漂泊,靠南海之岸而定居,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及至乾隆年间,“入其境,士业诗书,民安耕凿,野有榔椰之利,山有香藤之饶,顾而乐之,几不知炎荒瘴疠之可虞矣。”

风起黄流。

黄流向南是海,叫“面前海”,风从海上来。海的那边是东南亚,是另一个世界。黄流的祖先向南打开大门,以商贸起家,出黄流湾而走环海水道,运去一船船沉香、黄花梨等名贵特产和香蕉、菠萝、荔枝、龙眼等果蔬,还有竹筐藤篓、陶瓷木雕等手工艺品,远销内地,乃至东南亚国家。黄流幸得南洋之风,行商坐贾,风生水起,引领南疆新潮流。

史料记载,自宋朝始,崖州沿海,盗贼猖獗。朝廷设水军巡哨海面,但海盗出没无常,防不胜防。据《崖州志》记载,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底,有贼船3艘泊黄流海岸,入黄流,掳掠妇女十余口,声言无他志,迫饥荒,无奈耳。所掠妇女,皆许以银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秋,海盗劫黄流市店18间,其氛愈炽。朝廷加强崖州海防巡缉,阻止海盗登岸,而又坚壁清野,严辑濒海与盗贼勾结之奸细,杜绝了海盗登岸之路,但由此也阻断了黄流与内地、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商贾绝迹,人同面墙。”黄流断了海上贸易之路,只能向北重走山路,挑着一担担盐巴、刀具、零食、缝衣针等日用百货,走进尖峰岭,深入五指山,在黎村苗寨一路叫卖。黄流由盛而衰,一落千丈。

黄流的风,本起于青萍之末,自有其来头与风格。黄流靠北有崇山峻岭,原始热带雨林莽莽苍苍,层层叠叠,尽显大自然的荣华富贵与勃勃生机。黄流的祖先立足于肥田沃野,风里雨里,血里火里,雷打不动厮守着自己的田与园,而有六畜兴旺,五谷丰登。黄流盛产番薯,有白薯、红薯、面薯、鸡薯、黄心薯诸种,“食之,寿多至百余岁。”黄流的祖先把番薯刨成片,晒干贮藏为粮。或磨为面粉,制成凉粉,食之最滑,加入酸梅汁,风味卓绝。山有山珍,海有海味。黄流的祖先吃五谷杂粮,惮悟山海真经,而创造出黄流凉粉酷粉、鸡仔蛋鸭仔蛋等形形色色、数不胜数的零食美食,供给各路市场。黄流滨海的多能、尖界等村落,也有做海者,敢于闯进南海深处拉大网,在惊涛骇浪中捞鱼捞虾捞世界,闯出一条条讨食谋生的海上新路。

“抬头是山,路在脚下。”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邢福义教授,1935年生在黄流,属猪。其祖父有一间祖传的杂货铺,做小本生意。“人总要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路!”邢福义17岁离家,学猪“拱”世界,一路“拱”去,成为中国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大家。1995年又是乙亥年又是猪年。60岁的邢福义,以《语法问题发掘集》一书,夺得首届全国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颁奖。邢福义教授发表获奖感言,飙了一句黄流话:“按父老乡亲说的去做,猪看前拱,鸡向后扒!”

自古以来,黄流的文化人以文载道,学风文风首开崖州先河。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国朝学正陈腾泗所作《迁建崖州学官记》云:“今崖疆四百余里,藤桥以西,礼让之俗可风;黄流以东,弦诵之声不辍。祁祁济济,具有人道之姿。”黄流儒林,植根孝信沃土,文行忠信,习圣人之教。诗书执礼,佩圣人之言。风俗之兴、人才之盛、科名勋业之美,立地生辉,随日月而长。学校之设,以明道也。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黄流人重拾山河,在深受日寇蹂躏的乡土上着手筹划,于1947年创建黄流中学,在古老乡土上点燃一盏生命的明灯,光照一方百姓栉风沐雨,砥砺前行。扎根于蕴藉文明的神奇乡土,黄流中学广招乡土学子,培育国家英才,声名鹊起,独树一帜跻身中国名校之列。今日黄流中学,与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合作办学,强强联合,创建新黄流中学,规模之大,投入之巨,足见一方之人兴办一方教育之壮志雄心。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崖州文化源远流长。一代一代黄流人,得崖州文化熏陶,耕桑诵读,写下历史的篇章。《崖州志》纂修者为清人张嶲、邢定纶、赵以濂。张嶲生长在黄流镇孔汶村。该村乃钟灵毓秀之地,古有孔山盛长古树名木,清泉汩汩涌流,而成孔汶水,滋养一方。国有史,郡邑有志。身为举人,张嶲本可为官,却选择为崖州乡土修志,一生甘于清贫。《崖州志》纂修完稿之后,陷入无钱印刷的困窘,幸得州人募捐,得以印刷100本,传给子孙。古老的崖州民歌,乃崖州百姓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天籁之音,唱响了古崖州撼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生命精神。黄流镇是崖州民歌流行的地方,世代承传,历久不衰。人们绝不会忘记,1931年,日本侵占东北三省,山河沦陷,国难当头。黄流儿女泣血而作长篇《国难歌》,长歌当哭,慷慨悲歌,唤起同胞奋起抗日,共赴国难,成为崖州民歌千古绝唱。

黄流自古立于祖国南疆风口浪尖,沧海横流,风雨如磐,洒落多少英雄情怀。古崖州历史的风与雨,血与火,从不湮灭黄流儿女舍命拼搏勇往直前的奋斗史。

海南多阳,一木五香。黄流自古就是向阳之地。太阳每一天都会升起,照耀着这一块历尽苦难却从不沉沦的乡土,焕发出新时代的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