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说给春天的话:每一个春天,都有不同的气息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18/2/8 0:00:00 浏览:498 评论:0  [更多...]

春天,是和光一起来的

金波

有人说:春天是和水一起来的。我看见屋顶上的积雪融化了,在房檐上,滴落着银亮的水珠,一排排的,齐刷刷地,像水帘子挂着,像小铃铛响着。有人说:春天是和光一起来的。我看见天亮得早了。天刚亮,树上的鸟儿就吱吱喳喳地叫起来了。天很蓝,那些鸟儿就抖擞着翅膀飞起来了。

我看见土地湿润了,好像渗进了油。我闻到了土地的气息。我说,春天是和土地的气息一起来的。土地敞开它的胸怀,包容着一切,也滋养着一切,春天就在土地的气息中呈现着,开放着,繁荣着。

面对春天,我坐下来,望着春天的光亮,听着春天的声音,闻着春天的气息,让内心宁静下来。于是,我的内心就有一个春天了。我开始和心中的春天对话。和春天对话,内心就平和、亲近、细致。因为春天是一幅图画,是一支乐曲,是一缕芬芳。当我和春天对话的时候,我像一个画家,一个作曲家,一个园丁。我的心境映照的便是春天的风景。由此我获得了一颗自由自在的心灵,也认识了真实的自我。

此时此刻,在我心灵的春天里,我与孩子相会,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个性、风格和情调。这一切都变得更容易和孩子相处。同时,在我的个性中,有了更多单纯。生活似乎变得简单了。许多都可以丢弃。我把春天的光,春天的水,还有春天土地的气息都送给孩子。我希望自己和孩子一样单纯,一样轻盈。用和孩子一样的心性和孩子们互相走近。和孩子在一起,为他们讲古老的神话,讲新奇的童话,吟诵诗歌。当然,更要讲讲今天的事情,一起建造起心灵栖居的花园。在现实的境遇中,学会生活,学会思考,学会克服困难。我们要给孩子们讲述好童年的故事,让他们的心灵必须具有一种和这个时代相匹配的力量,即生存的力量、创造的力量和内心的力量。我们就用春天的水、春天的光滋养他们,把脚下的土地托付给他们,供他们成长,也供他们耕耘和建造。

为儿童的事业是不受年龄限制的。当我们为孩子讲述故事的时候,我们内心就有了生命的水,生命的光,和那片丰腴的土地。

 

立春,想起苏轼

田中禾

“春江水暖鸭先知”,2018年立春的日子(农历12月19),正是写出这首咏春名诗的文学家苏轼981岁诞辰,难得的巧遇使2018的春天具有特殊的文学气息。春天年年有,春天年年不同。当春天遭遇文学,黄鹂、翠柳、花荫、良宵、细雨、草色都被赋予了人文情怀。

苏轼的年代,没有高铁、没有春运,没有全球最大的人口流动;没有阿里、没有天猫,用不着支付宝和微信。尽管春寒依然料峭,残雪尚未消尽,候鸟老人还在海南未归,在中国大地上,春天却早已如盛夏般火热。时代的脚步转瞬万里,人们来不及回过神来,新一年的征程已经奔腾而来。留住春天的美好,重构精神家园,成为文学当然的担当。春天的浪漫、春天的风雅,与无处寻觅的乡愁一样,靠我们对人世的热爱和笔端的激情来描绘。中国文人标榜魏晋风度,那是一种自由洒脱的精神,更是对生活的热爱、对民生的关注。

2018年立春,提示我思考苏轼的人生态度。一个横亘千年的文学巨匠,他的诗文不朽,因为这个人无论在顺境或是逆境都抱持积极的人生态度,足迹所至,造福民生,遗风万代,他是读书人永远的榜样。

 

献给春天的花朵

叶弥

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春天留下的气息都是不同的。

我幼年的春天都在江南,关于春天的记忆,是幼儿园里到处欢跑的孩子,是长长的弄堂里渐生的青苔。这些青苔永远见不到阳光,永远不会开花,但是它们也能感知春天的到来。

我整个童年的春天是在苏北的穷乡僻壤中度过,春天对我来说,还意味着青蛙的叫声,清澈的河水中、水草边上,游着许多蝌蚪宝宝。燕子回来了,在屋中筑巢。

童年的春天意味着多汁,掐一根开花的菜苋,摘掉花,剥掉皮,放在嘴里,多汁,有点甜。洋槐也是春天开花,一团一团的花上缀满野蜜蜂。我们吃花,花托部分尤其甜。我们有时也杀野蜜蜂,野蜜蜂的屁股里有一包蜜。乡村的孩子现在不会吃野蜜蜂,他们有蜂蜜吃。他们一边吃着蜂蜜,一边鄙视前人的野蛮。希望今天的孩子能知道,文明也是来之不易的,一代代中国人的不懈奋斗,才换来野蜜蜂在春天里自由自在地飞舞。

少年时,我又回到了姑苏城中。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一直到青年时期,我都没有喜欢过苏州,这个地方需要反抗,需要叛逆,它有着太多的物质和物质带来的慵懒,它的春天意味着更多的物质和慵懒。整个少年时期,只有一个春天是我深深牢记的,那个春天,我与一位女同学骑了车子出城,衣服里鼓满春风,漫无目的地到了一座小山边,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沿着小路把车子推上山,上了山顶,看到后山一片盛开的野杜鹃花。

我昨天到藏书花木市场,给自己和父母亲选购一些花。遍地花草,我给父母亲买了一盆兰花,给自己买了牡丹和洋牡鹃。喜气洋洋的花盛开着,整个春节期间,它们都会增加过节的幸福感。这些都是温室里催开的花,我还想给自己买一束真正的属于春天的、属于大自然的花。

我在熟悉的一位山东花商那里找到了我要的花:一大束干枯的映山红枝条。她说这些枯枝条是去年留下的,放在有水的花瓶中,20来天就会开花,可惜你买得晚了,春节看不到它开花了。那有什么关系呢?对我来说,这才是献给春天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