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作家林森谈新作《海风今岁寒》: 从生命的断裂处开始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徐晗溪 更新时间:2018/3/5 0:00:00 浏览:904 评论:0  [更多...]

林森在签售现场 


\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228日,海南本土青年作家林森携其最新作品《海风今岁寒》在海口国新书苑举行了签售分享会,吸引了不少读者及文化界人士的关注。 

林森的《海风今岁寒》这部小说集中收入的中短篇,发表于《人民文学》《长江文艺》《山花》《大家》《作家》等刊物,并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等选刊转载,获得了国内文坛的广泛关注。 

 

书名出自东坡诗 

 

“我曾接下了海南省作协关于苏东坡晚年流放海南期间的一个长篇小说的写作任务。”为了完成写作任务,林森开始看各种有关苏东坡的资料,在阅读过程中,逐渐萌生了一些新想法。“心想若是写一些苏东坡晚年行迹的短篇,倒是挺有意思的。” 

“遗我吉贝布,海风今岁寒。”东坡在海南儋州写下的《和拟古九首》其中一首的一句诗句打动了林森。这首诗是讲苏东坡遇到一个黎族人,笑话他到海南还穿着儒生的衣帽,样子怪异还不防寒,并且大方地送给他一件吉贝布织就的衣服,说今年海风很寒,得注意保暖。 

林森透过这首诗,看到苏东坡当时的一些心迹。“比如说,着装的不合时宜、语言的沟通不顺、天气的不能适应等等,我们都能看到,而我们不能看到却能感觉得到的,是苏东坡关于生命飘零的某种叹息。” 

于是,林森便把这句诗当作小说的题目。简单的五个字,不仅点明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也奠定了全文的基调——强劲海风与侵骨寒气笼罩下的海岛上,那些带着或深或浅的伤痕在生活中挣扎的男人、女人、老人以及年轻人。 

 

灰暗中的勃勃生机 

 

“我想说的是,在《海风今岁寒》这篇貌似有些灰暗的小说中,我其实是感知到了某种断裂处爆发出的强劲生机。”苏东坡作为这个小说最隐秘、最深远的源头,林森以东坡与海南的关系,解释了小说背后的隐喻。 

他说,苏东坡当年被贬惠州,已经是生命的某种断裂的境地,可他仍旧在那里写出“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这样洋溢着生命热情和幽默感的诗句,以至于政敌章惇在听到这诗句后,觉得苏东坡还太惬意,把他继续南贬,终于贬到了海南岛。 

海南岛和苏东坡相遇了,这是两者的幸运,海南岛因此文脉开启,苏东坡也在绝境即胜境之中,焕发了晚年创作生涯的最后一春。林森认为,来海南之前,苏东坡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可走的时候,他已经说“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也说“问吾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到今天,他音容仍在,映照着九百多年之后的我们,他来海南之前所发出的生命断裂的叹息,我们今天仍能清晰地听到。而今天的我们,也会在新的时间、空间里,发出某种关于生命的思索和叹息。”林森说,所有新的生命,都从断裂处开始,他正在期待“无限春风来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