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千年古邑举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峰会” 文澜江畔诗潮涌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刘梦晓 王海洪 更新时间:2018/5/30 0:00:00 浏览:773 评论:0  [更多...]



■ 本报记者 刘梦晓 通讯员 王海洪

 

517日至20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峰会”(以下简称诗歌峰会)在临高举办。诗歌峰会由中共临高县委宣传部与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联合主办。诗歌峰会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主题,吸引了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意大利、捷克、丹麦、智利、越南、阿根廷等十余个国家的诗人与嘉宾近百人齐聚临高,围绕“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当代海洋诗歌”这一主题探讨全球化语境下的新时代诗歌的发展,以及当代海洋诗歌的独特魅力和重要价值。

诗歌峰会既包括中外诗人学者间的巅峰对谈,也有古典诗词坚守者与现代诗歌创新者的密切交流,更有面向临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朗诵会、晚会,以及诗歌知识讲座、诗歌轻骑兵走进校园等活动。

“这是一次文化盛宴,在素有‘中华诗词之乡’的临高举办,更加丰富了临高诗词的多样性,也丰富了临高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对临高诗词文化的发展有着进一步重要的推动作用。”临高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孟伦表示。

 

古地临邑底蕴深厚

 

临高风土人情独特,文化底蕴深厚,为诗词创作提供了广泛的素材和题材,被评为“中华诗词之乡”。这里流淌着悠远丰富的乡土文化,古地临邑唱千年,闻歌起舞皆童叟。

早在南宋时期,临高县令谢渥曾聘请谪官胡铨到临高第一家书院茉莉轩讲学,培养出了临高历史上的首位举人戴定实。至明清时期,临高共有27人中举,1人中进士,包括王佐、刘大霖等先贤,营造了临高浓郁的人文风气和诗词氛围。

此后临高人秉承先贤遗风,与诗结缘,学习先贤诗词歌赋,吟诗写诗蔚然成风,包括临高人喜欢的渔歌“哩哩美”和人偶戏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样浸润着诗词的灵气。

王佐1428年生于临高县蚕村,即今临高县博厚镇透滩村,曾任广东高州同知和江西临江府同知等职。史载王佐为官清廉,爱民如子。他不仅才华横溢,更是博学识广,常以自己的独特视角和爱民情怀感悟当时的社会和生活,著有《鸡肋集》《朱崖录》《琼台外纪》等。王佐忧国忧民,所著诗词平和温厚,文气正大光明。在他的诸多作品中,诗词最有特色。王佐在海南与丘濬、海瑞、张岳崧齐名,是海南四大才子之一,人称“吟绝”。他的一生,留下了众多珍贵的墨宝。如今,不少临高人喜欢写诗、擅长写诗,文化氛围十分浓厚。

 

“诗词之乡”人人吟唱

 

为了能让诗词更为深入人心,一直以来,临高通过开展诗词写作培训、诗词讲座、诗词朗诵、诗词创作比赛、诗词沙龙采风、发放诗词知识普及读本等系列活动,使得全县无论城镇还是乡村,无论男女老幼,几乎人人喜爱诗词 。

“头戴黄眼镜,身穿黄袍衣。不住金銮殿,爱在丛荆居。五更便呼唤,准保天亮时。”这是几岁孩童吟唱的《布谷鸟》,生动、俏皮的诗句,伴着稚嫩的童声,听来别有韵味。

“田头歇息的农人,眸光在《千家诗》中徜徉;灯下吟哦的翁媪,兴致伴着老花镜闪亮。”这描述的是在农事间隙休憩的农人不忘阅读《千家诗》的令人感动的场景。

……

浓郁的诗风词韵,给临高诗词爱好者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临高先后成立临城、新盈、加来、调楼、多文、东英、和舍、波莲、博厚、皇桐等10个诗词分会,其中,有5个分会创办了《江韵》《后水涛声》《绿浪》《文荟楼》《大寒山》文学诗词刊物,此外,临高县委办公室创办《泰和诗刊》,临高县文联创办《诗词艺苑》诗报,各中小学校还成立诗社,出版内部交流诗刊、诗报,可谓硕果累累。

 

诗词峰会开启新篇章

 

519日上午,中外诗人海洋诗歌座谈会在碧桂园金沙滩酒店凤凰会议厅举行。

座谈会上,复旦大学外文学院中澳创意写作中心副主任包慧怡首先通过PPT的形式向嘉宾们介绍了从中世纪开始国内外的文人名家通过诗歌、画集等形式对海洋的定义和理解,展示人类对这片熟悉的海洋展开不同层次的思考。

“捷克没有海洋,这次来海南第一次见到了大海,正因为从没见过大海,大海不再是那么的平常。”来自捷克布拉格的诗人作家大卫·扎布兰斯基说。他表示,捷克没有海反而更能让他从不同的角度和层次来理解大海,对大海的理解与平常意义也更加不一样。

意大利诗人作家、翻译家雪莲表示,在意大利没有类似的团体和协会,所以根本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与文艺工作者交流学习,她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峰会,学到了很多知识。

座谈会上,诗人、翻译家们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结合各自文化和母语体系,就如何传承与发展海洋文明,凸显海洋诗歌的价值与魅力,展开了对话与交流探讨。“此次诗歌峰会是临高文化发展的机遇。”李孟伦说,临高将以诗歌峰会为契机,通过举办一年一度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峰会”,努力将其打造成中国诗歌界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宣言

 

518日,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与临高县共同举办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峰会”启幕。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意大利、捷克、丹麦、智利、越南、阿根廷等十余个国家的诗人与嘉宾近百人齐聚临高,探讨全球化语境下的新时代诗歌的发展,以及当代海洋诗歌的独特魅力和重要价值。当日,与会诗人与嘉宾共同签署《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宣言》,倡议将积极展开对话和交流,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共同促进,营造多元互动、百花齐放的诗歌发展局面。

201851720日,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与海南省临高县联合主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峰会”,主题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当代海洋诗歌”。会上,来自中国、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意大利、捷克、丹麦、智利、越南、阿根廷等十余个国家多种文化背景的六十多位诗人,结合各自诗歌创作和母语体系,探讨在全球化的新时代,当代海洋诗歌的独特魅力和重要价值,决定携手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诗歌高峰,并共同签署《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临高宣言》。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古丝绸之路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本着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倡议,本身就充满了诗意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情感之路,是和平之路,是民心相通之路,是共商、共建、共享的美好生活之路,是人类共同发展进步的文明之路,跨越不同地域、不同发展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也是当代诗歌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诗人从来就是新思想的积极探索者,新价值的积极倡导者。新的时代呼唤新的文学,新的文学期待新的表达。当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在21世纪再度焕发出活力,中国新诗和国际诗歌的关注视野,也被这充满奇幻的蓝色世界所吸引,当代诗歌将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肩携手,共同谱写海洋诗歌的新篇章。

新时代的海洋诗歌,将是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诗歌。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梦想。同一个海洋,同一个追求。生活在同一星球的人类生命,已然构成了互为辅助、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人类活动日益频繁的海洋世界,成为了这一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见证。患难与共、同舟共济的人类遭遇,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合作共赢,将成为海洋诗歌常写常新的重大主题。

新时代的海洋诗歌,将是关注自然、关注生态的诗歌。美丽世界,离不开优美的自然;美丽世界,也离不开美丽的生态。在海洋世界里,那蔚蓝的海水,粼粼的波涛,辽阔的海域,无不流动着自然的妙音,无不弹奏着生态的和弦。这自然的妙音,生态的和弦,必将在新时代的海洋诗歌中不断涌现,构成其中最为动人的旋律。

新时代的海洋诗歌,将是既关注个人生活又关注社会发展,既关注个人命运,更关注家国前途乃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诗歌。人都是既有个体性又具有社会性的。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个人的发展,既需要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社会这个大的网络。没有社会的发展,个人发展的意义和价值将大打折扣。同样地,每个人也都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份子,家国天下的命运,直接决定着个人的生存条件和发展前景。当海洋成为人类活动的新的场域,社会与个人的发展,个人与家国天下的命运,都将在这新的场域里,真实而生动地折射出来。这种折射,也必将在新时代的海洋诗歌里,得到充分的艺术的表现。

文明交流互鉴是古丝绸之路留下的精神财富,在新时代与新的历史时期,抓住新机遇,寻找新动力,拓展新空间,开辟美学新疆域,确立美学新典范,是当代诗歌的应由之路。积极展开对话与交流,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促进,营造多元互动、百花齐放的诗歌发展局面,达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理想境界,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诗歌建设的必由之举。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新通道,已经开启。21世纪的海洋诗歌,已迎来新的创作浪潮。让我们胸怀海洋,放眼世界,告往知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用最充沛的激情、最美妙的语言,唱响新时代海洋诗歌的最强音,奏响人类文明全球化的交响曲。

 

链接

 

历史名人

 

王佐(14281512)字汝学,号桐乡。临高县蚕村都(今临高县博厚镇透滩村)人。明代海南著名诗人。

王佐父亲王原恺为世袭抚黎士舍官。母亲唐朝选,是琼山唐舟(监察御史)的侄女,生二女一男。母亲知书识礼,命王佐追随名师,曾受教于唐舟、丘濬。

明正统十二年( 1447年),王佐参加乡试中了举人。次年春试,不幸落第。后来进京师太学(国子监)读书。

明景泰六年(1455年),代宗皇帝敕令监察御史彭烈、临高知县杨获等亲抵透滩村,为其建立“礼魁坊”,以示表彰。

明成化二年(1466年)出任广东高州同知。成化五年(1469 年),母亲病故,王佐奔丧回家。成化十年(1475年)改任福建邵武府同知。两地均遇盗乱,力主边抚,分化贼势,境内得以安清。十六年(1480年),调任福建乡试考官,扩增府、州、县学,注重教化,反对行贿封举,深受生员拥护。弘治二年(1489年)改任江西临江府同知,直至退休。史载“所至以廉操闻,遗爱于民”。

王佐一生好学,晚年归家常与密友谈论诗文,悠游山林,养花种草,著书自乐。七旬高龄跋涉琼州各地,遍访风土人物,广搜民俗掌故,修成《琼台外纪》一书。唐胄所编正德《琼台志》几乎全部引录。主要著作有《鸡肋集》《经籍目略》《琼台外纪》《庚申录》《原教篇》《金川玉屑集》《琼崖表录》等。其诗词后世给予很高评价。明代琼州府提督副使胡荣称其“诗词温厚和平,文气光明正大,当比拟唐宋诸大家”。

王佐被誉为海南四大才子(丘濬、海瑞、王佐、张岳崧)之一,尤以诗文见长,世称“吟绝”。

谢渥,号四西,字景惠,进士出身,授文林郎,福建晋江人。他是临高县迁县治于莫村(今县城所在地)后的首任县令。

谢渥,是个关心民瘼的父母官。宋绍兴十九年(1149年),在临高发生了罕见的旱灾,水田龟裂,井泉几乎全部干涸,农作物失收。谢渥爱民如子,不辞劳苦,视察灾情,访问灾户,想方设法,减轻人民负担,安定民心度过不平凡的荒年。

谢渥上任后以农为本,开发临高农业生产。他不畏劳苦、跋山涉水、披荆斩棘,深入民间,了解民情,采取有力举措,鼓励农民开荒造田,重点开发文澜江两岸,种植水稻等农作物。

随着生产的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改善。谢渥在教民垦荒种地的同时,还推广使用先进的农业生产工具如犁、耙、锄、镰等,并教民驯牛耕地耙田,进行深耕细作。

此外,他还指导农民制造和使用龙骨水车,水转竹筒车和戽水灌溉,积极传授中原种桑养蚕,种麻织布等技术。

谢渥还重视教育,培养人才。他上任县令的第一年(1132年),就创办临高县第一间学校——茉莉轩书院,校址在今临高县教育局住地,因此地过去多种茉莉花而得名。

戴定实,临高新盈镇头东村人。宋绍兴十八年(1148年),抗金名臣胡铨被贬来海南,路过临高,县令谢渥恭请他到茉莉轩为全县士子讲授春秋大义。

戴定实得到胡铨的教示和万州人士闾邱钢的指点,文思大进,于绍兴年间考中举人,授签幕职,名列吏部仕籍。他认为自己能置身于仕林,全赖胡铨的施教。晚年回乡后,嘱咐他的儿子戴雄飞将胡铨在临高事迹刻碑留念。雄飞遵从父嘱,于宋嘉泰二年(1202年)延请书法家方宗万书写“澹庵泉”三字刻入石碑,竖立于当年胡铨发现甘泉的地方。又于宋嘉定九年(1216年)恭请郡守方世功写《澹庵泉记》一文,用巨石镌刻,竖立于井旁,至今尚存。

刘大霖,字孟良,号心琼,临高县永宁乡县郭都(今临城镇)人,是临高县历史上唯一的进士。

刘大霖出身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祖父刘世豪,虽隐居不仕,但很有文名;父亲刘珍,官至思州(治所在今贵州省务川县)知州。刘大霖从少年时起,已与诗书结下了不解之缘,整天手不释卷,废寝忘食。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考中举人,四十七年(1619年)考中进士,被任为大理平事,因下肢瘫痪,归里隐居,终身不仕。

刘大霖回家后,隐居不出,以文字自娱,处世宽和,品行端方,死后郡邑推重,列为乡贤。

 

非遗文化

 

临高哩哩美是流传于海南省临高县渔民中的一种汉族民歌种类。因其多用衬词“哩哩美”和相关传说,也称“哩哩美”“哩哩妹”。在中国汉族民歌中非常突出,具有鲜明的地方文化色彩和渗透着浓郁的新盈港一带的乡土气息,它不仅是海南省汉族民间歌谣中的典型代表,也是中国最具艺术魅力的首屈一指的渔歌,已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临高人偶戏是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人偶戏形成于南宋时期,也称为“佛子戏”。清康熙时期经济发达文化繁荣,临高人偶剧达到一个发展高峰,当时,在临高县共有30个偶戏班。

临高人偶戏是全国仅有全世界少有的剧种之一,其奇特之处在于人偶同演。

临高人偶剧主要在临高县境内以及邻近的儋州市、澄迈县、琼山区各市县等讲临高方言的地方演出。由于临高人偶剧的唱词通俗易懂,生动形象,临高人在平时生活中都通过唱人偶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论是七八岁的儿童或七八十岁的老人,只要高兴都能唱上十句八句或百几十句。有时演员在舞台上唱前半句,观众在台下唱后半句,真正是妇孺皆知,老少咸宜。

 

本版策划 孟晓

 

本版图片由王宝中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