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系在时间上的一枚扣子

来源: 作者:杨柳 更新时间:2018/7/8 0:00:00 浏览:1027 评论:0  [更多...]

 

 秀毓其外,英蕴其中。

每提秀英,总似碰触一枚扣子,让我油然忆及水头小学,况味与一位老师的对话。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在水头小学担责。某开学季前一天,大陆应聘而来的汪老师甫一见面:“这是学校?”我笑而颌首。汪老师默然少顷,说:“欠教育实在太多了。”话外之音我懂:环境太差了,设施太次了,上学的路太烂了。

初来乍到的汪老师的印象并未夸大。先说环境。学校住在一片大树林里。这片树林少说也有三百亩,林木森森,蔓草葳蕤,藤萝蔽日。一些未知名的野草野花也恣意朝操场挤来,有的还向窗口跃跃欲试。没有围墙,蛇虫也时常光顾。记得有天早上,一位老师揭开抽屉,几欲昏过去——幸亏是位男老师。原来,一条大蛇盘在抽屉。我让老师赶快退出,而后关上门,从窗口用木棍把抽屉拨开,那条蛇便在办公室里爬动。我们打了好久都没能奏效。最后还是村来了三个小伙用铁锹将它打死(那会以人为重,顾不上保护它了)。再论学校设施。三排平房:一排教室有六间,办公室为另一排亦六间,还有一排是老师的宿舍,其中两间食堂占用。没有一位老师敢住宿舍,食堂也是冷火秋烟。最后讲上学的路。这是条土路,平时有手扶拖拉机来林中拉土,路上大坑小坑,下几滴小雨,便处处水洼。村子在大树林外,学生们入校要过一条马路进入大树林,再走约300米才到。路两旁虽是芳草凄凄,但坟茔堆垒,也会令人毛骨耸然。所以每逢孩子们上学,老师们(住在村里)先到村口等待学生集合,再带学生进入大树林。放学时,我们也是带领学生走出树林,而后老师立在马路上,让过往车辆停下,待我的学生一个一个过了马路,才放车行。不过开车的师傅们特善良,每当学生路过,他们都微笑以待。所以我们在最后撤离马路时,都要向他们点头致谢。

即便这么个条件,老师们仍然乐得不亦说乎,修校纪,提校风,补成绩(免费),凡入校者有教无类。因此一年后,学生由最初的53人,上升到230多人。

村里人心灵美,当年修了村委会办公楼,他们先让学校搬进办公楼最好的楼层,而后自己才搬进顶层办公。可惜汪老师没有看到我们的新教室,他在大树林教了一学期,走时他说:“我很喜欢海南孩子,可这环境,我怕。”

又过一年,我也因故离开水头小学。记得走时,学校已有三百多学生了。在把学校公章交给新校长那天,年近半百的我不由泪流满面。我悄悄走进大树林,老的校舍因有一年没有学生,操场上满目荒芜。我每个教室都走过一遍,出校门,向着那我虽然只呆了一年的校舍深深地鞠了一躬。

离开水头小学后,那大树林里的校舍,每每像系在时间上的一枚扣子,把我的心一会扣住一会解开,如此回还往复,时时弄痛了我。

去年三月,年近古稀的我又去寻找那枚扣子。不在了。大树林也不知何处。好心的村民给我带路,一座新的小学在村前好不漂亮!楼房高高,窗户亮亮,操场开阔,树草含英。虽不是琼庭玉宇,却也层楼辉煌,与昔日水头小学已不可同日而语矣!且明代大学士丘濬墓及管理处环伺一旁。如此人文风水,怎能不鸿育英才!虽说学校已另有雅号。但在我心中,她仍是我的水头小学!是我的一枚永远系在时间上的扣子!与我同行。

如此想时,便特别念及汪老师,倘若有见我必定要问:是否还有欠教育太多的喟叹?

而今秀英,最好的建筑物便是学校。这一番变化,20多年前,倒是聆听秀英区领导有过生动的描述。只是未曾想到,弹指一挥,旧貌新颜!于是不由心从口出:国运添翼,民运滔滔。由水头小学而见秀英,所谓一斑窥豹,二十年天翻地覆,此之谓也。

于是不禁以记。

(此文获“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秀英精彩”征文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