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香港书展又一年:新书、讲座、港台小事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赵新 更新时间:2018/8/2 0:00:00 浏览:293 评论:0  [更多...]

  


这是我参加的第四届香港书展,但越发思考的问题是:香港书展的价值究竟何在?最终想明白:香港书展如同香港的缩影,而两岸三地作家学者汇聚产生的能量仍不能小觑。

 

难堪大任的“爱情文学”、“散货场”的基因

 

2018年香港书展上周落下帷幕,据主办方香港贸发局公布的书展相关数字:104万人次入场破纪录,比上届增长4%;书展期间场内共举办310场文化活动;抽样调查显示人均购书消费810港币。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再创新高的人流量给商家创造了生意的机会,每年一度的书展如同嘉年华,既挟声势请到两岸三地以及旅居国外的作家学者开办讲座和活动。

这是香港书展的模式:核心是人流,正因如此每年贸发局公布的数字最显著的就是“入场人次”:有人流、有生意、有关注、有影响。这是香港书展被批评的“散货场”(本地词汇,接近普通话的“大卖场”)基因:整个书展以五光十色的“大卖场”拼图呈现,这边爱情文学,那边武侠(近两年的“书展年度主题”);这边展出的张爱玲手稿,那边介绍浙江文化的“中华文化漫步”;这边北岛与芒克的讲座《往事与“今天”》,那边热度不减的教辅练习册模特写真集。

也正因为这“散货场”的基因,无论是此前设置的“年度作家”,或是2016年开始的“年度主题”都在各家出版社汹涌推出的新书、展厅挪不开脚步的人潮中显得不太立得住脚。此前每年推介一位作家,焦点尚且集中,改为年度主题后则逐年推荐多位作家,焦点继续分散。今年更是推介了十位作家:以1990年代作为时间分界点,1990年代前的代表作家张爱玲、徐速、亦舒、依达和林燕妮,1990年代后的深雪、林咏琛、郑梓灵、天航及Middle。名单一出,即有声音称名单标准存疑:“为何网络作家Middle能够与张爱玲同列名单?”此外则是年度主题的宣传海报,也曾引发部分争议。此外,在以爱情为主题的展场,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却因“性”而被判定为“第二类不雅物品”。

在挑不起大梁的“爱情文学”主题之下,书展主展场则继续呈现“大卖场”的风格:展位设计是为了方便人群流动(和压低成本),随处可见的“全场八折”、“特价六折”、“几十蚊几多本书”(几十块钱几本书),还有瓜子脸网络小说作者现场签名站台与读者合照。栖身于香港书展现场,恍惚如旺角街头,鱼蛋牛杂噗噗翻滚如读者翻动书页——太五光十色了,自助餐吧,请君随意。

于是今年是有点累了,汲取过往经验:听讲座、少随意闲逛,因此只瞄准牛津大学出版社与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两个摊位。没想到有惊喜。

 

“卖场”中开辟公共空间

 

牛津大学出版社历来出版格调很高、装帧精美,今年书展上牛津的新书也很抢眼。在牛津展位,我收获冯象的《我是阿尔法》一册,此前觊觎的是《黑白溢彩》(邵颂雄),不过这本不是新书,踌躇了一下还是买了北岛的一套书(七册,欠《波动》与《时间的玫瑰》),虽然简体版存在内地家中,但牛津的设计让我爱不释手:纸书的好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今年牛津新书尚有陈冠中《一种华文 多种谂头》、吴霭仪《拱心石下 从政十八年》、程翔《香港六七暴动始末》等。书之外,牛津展位今年还有许礼平、董桥、程翔的作者见面会,不过时间不巧,未能赶上。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以下简称“中大出版社”)则今年有惊喜:展位中摆放着新书作者及编辑的话语,在新书之外直接与读者对话。我印象较深的有年初刚刚卸任中大校长的沈祖尧为其网志结集成书所写:“盼望读者能回到当天的场景,然后思想我们的对与错,再看前路应怎样走。”

中大出版社更邀请作者在书展现场进行名为“中大主场”的小型讲座。驻足观看,发现有几场都是新书的编辑与作者对谈,在小小的空间内读者与作者、编辑三方碰面:聊书、聊研究的经历(中大出版社毕竟是学术出版社,如《延安寻真》一书作者即开讲“港女人类学家闯延安”,讲题轻松,但研究过程颇辛苦)、交换意见分享看法。有教授盛赞中大出版社的新做法:“中大出版社在展位主办讲座,打破主办方对于讲座的主导,这是香港书展上的第一次。这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公共空间,是非常棒的尝试。”

出版社的讲座有十几场,主题涉及颇多:格外有趣的有江绍祺讲“Gay分三路”,是他对伦敦、中国香港、中国大陆三地男同志群体研究的分享;彭丽君讲后九七香港电影;李雅言谈教育中怎样培养孩子的创意……讲座同时设有Facebook平台的直播,但内地读者似乎无缘。这种新的做法,据称是学习了台北书展的经验。无疑,其对平衡书展“卖场”氛围是一个创新。

新书方面,中大出版社则是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与传统文化两方面平衡出新:李振盛的摄影集《红色新闻兵》以照片形式呈现“文革”年代的场景,是中文版首次面市;熊景明等老师编《中外学者谈文革》则邀请众多学者、亲历者从诸多角度回看那个特殊的时代。中国文化方面,我注意到中大出版社的“钱宾四学术文化讲座系列”不断整理出版,今年出版的是已故日本汉学家小川环树先生的《论中国诗》。关于这个系列,据说还有个小故事:中文世界熟知的狄百瑞2016年透过媒体正是更正其中文名为“狄培理”,而他的名字被误译则与他1982年来主持当年的钱宾四学术文化讲座有关。

 

香港书展:既“香港”又“两岸三地”

 

香港书展有延请两岸三地及海外优秀作家、学者进行讲座的传统,这可说是香港书展最大的亮点与优势。今年,书展上有内地作家包括张抗抗、北岛、芒克、野夫、阿乙、余秀华、朵渔和李昕;来自台湾的龙应台、骆以军、几米、胡晴舫、蔡智恒和李戡;香港的李欧梵、李玉莹、马家辉及周洁茹,以及侨居日本的李长声与马来西亚的戴小华。无论展场如何人流稠密,讲座安排在单独的演讲厅,还可以让文化爱好者舒服地听讲座。

台湾作家的讲座有不少亮点。龙应台女士的讲座爆满而我无缘得见,但骆以军的讲座“一件很美很小的事”着实很美,其中他提到曾经在东北旅行时被以有关国共内战的革命歌曲接待,小细节处折射两岸的历史纠葛给身为台湾作家的他带来的微妙体验。

转念想,香港书展也类似是香港这个地方的缩影:一个巨大的拼盘,能够得到什么就要看你要找什么。几位常来书展的朋友都说:次次都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可下一年还是来。人流带来生意,也带来关注,但众多的公开讲座与文化活动,确实是香港书展最大的优势与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