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十年玫瑰,十年劫

来源: 作者:海落未央 更新时间:2018/9/8 0:00:00 浏览:369 评论:0  [更多...]

依旧是盛夏六月,这里的玫瑰早已开放成群,红的妖冶,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变得那么的虚幻无知。

洛羽然蹲下身来,轻触着这里的红玫瑰,十四年之前,大家曾在这里结缘,而十四年之后的今天,又何去何从,洛羽然闭上双眼,玫瑰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十四年之前,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美好。

 

那一天,大学门口人头涌动,无数的车辆在这一天停靠在校门口,人群川流涌动在校园内内外外,洛羽然拉着一个小小的银色行李箱,独自一人来到了即将生活四年的地方,这所全国著名的大学——南华大学,最美的风景,最好的城市,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

 

“嘿!你好。”洛羽然刚走进宿舍,眼前,一个女子便冲自己热情的打招呼,洛羽然淡淡的笑了笑,回了一句:“你好。”

女子走上前,接过洛羽然手中的银色行李箱,开朗笑道:“你好,我叫白初雪,你以后四年的室友。”

洛羽然会心的笑了笑,看着白初雪将自己的行李箱放好,便开始整理起来,环顾了四周,寝室不大,标准的两人间,上下铺的床铺,一个小小的阳台,还有一个小小的厕所,但是装饰起来,一定可以很温馨。

 

傍晚,很快便匆匆来临,白初雪拉着洛羽然的手,便缓缓走向食堂:“羽然,你可知道,我们学校,最不缺的,就是帅哥啦。”

洛羽然对着白初雪淡淡的笑道,眼眸之中闪现了些许的动容:“真的?”

白初雪一边走,一边狠狠的点了点头:“当然,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以后交到了一个大帅哥,记得分享给我。”

洛羽然的脸庞之上依旧是淡然的笑容,她看着眼前调皮的白初雪:“才不要呢。”

白初雪即刻说道:“好朋友之间,什么东西都要共享的,比如,你的东西是我的,我的东西还是我的。”

洛羽然轻轻的白了一眼白初雪:“谁和你是好朋友。”

白初雪开心笑道:“洛羽然啊。”

 

一路之上,树叶不断的飘临,现在是金秋九月,一个看似,美好的季节。

 

夜晚,哄闹的迎新晚会之后,伴随着天空之中烟火的寂灭,取而代之的,便是那无边无际的曼丽星辰。

洛羽然站在阳台之上,双手轻轻的倚靠着栏杆,遥望着这片星空。

白初雪刚刚洗完澡,披着一头依旧有些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一下洛羽然的肩膀:“你在想什么呢?”

洛羽然轻言道:“家人。”

白初雪依旧有着笑颜,笑道:“第一天来,大家都这样的,别难过,习惯了就好。”

洛羽然摇了摇头,双目依旧看着这片星海,眼眸之中,泪光闪动:“我已经习惯了。”

白初雪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星空,刹那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立刻冲着洛羽然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了。”

洛羽然依旧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没关系,习惯了就好……

 

清晨,在太阳洒下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便降临了下来,大一的忙碌生活也即将开始,社团,学生会,各种的学生活动,以及那拥挤的课表,永远要抢位置的图书馆,生活过的忙碌也充实。

“叮咚。”清晨六点,洛羽然摸了摸放在一旁的手机,眯着眼睛看着短信,仿佛看到了什么,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洛羽然用手用力推了推睡在自己上铺的白初雪。

白初雪没睁开眼睛,转了个身,不耐烦的说道:“怎么了?”

洛羽然再次戳了戳白初雪,开口道:“好消息。”

片刻,白初雪转过身来,对着站在梯子上的洛羽然,睁开眼睛:“什么好消息?”

洛羽然笑了笑:“恭喜,被学生会录取了。”

闻言,白初雪的心一顿,原本的慵懒在顷刻之间便被兴奋所替代,她赶忙坐了起来:“真的?”

洛羽然将手机递给白初雪,笑了笑说道:“不然还能有假。”

白初雪激动的拉了一把站在梯子之上的洛羽然:“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是学生会的人了。”

 

阳光透射过云彩照射着大地上的每个角落,映衬着极其美丽的大地山川。

中午,学校一号会议厅中,全体学生会成员召开年度第一次例会,洛羽然和白初雪都被分在了外联部,而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帅气男生。

会议厅中,中午十二点,很快便坐满了人群,好像很准时似的,一位帅气男生在白初雪左手边的空椅上坐了下来,洛羽然轻轻的扫视了男生一眼,帅气的脸庞瞬间便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男生对着白初雪和洛羽然笑了笑,开口道:“我是冷轩辰,一个部门的,合作愉快。”

白初雪赶紧点头,笑道:“合作愉快。”

洛羽然轻轻笑道:“合作愉快。”

很快,会议便开始了,好像所有的一切过的都是那么的匆匆,会议之上,主席所讲的都是一些官方的客套话,很多话,也没有什么必要要去记住,而洛羽然的目光,始终在这名男生身上。

白初雪微红着脸颊,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碰坐在自己右边的洛羽然,她放低声音说道:“帅不帅。”

洛羽然只是淡淡的一笑,似乎很不在乎:“还好。”

随即,白初雪嘟囔了一句:“你审美观是不是有问题。”

洛羽然始终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话,手中拿着笔,倾听着主席台上主席们的讲话,却未曾写下一个字。

 

一个多小时的会议终于在轰轰烈烈的掌声之中结束,紧接而来的外联部部门会议也很快便谢幕。

会议之后,所有成员都散了,校园大道之上,一位位身穿制服的学生向着学校四周扩散而去,而白初雪则拉着洛羽然快步跑到冷轩辰面前,落叶不断的从书上飘落,在他们面前砸下。

“轩辰,可以给一个微信号吗?”白初雪笑道。

冷轩辰脸庞上的笑容是那样的温暖,夕阳所泼洒下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庞之上,一股格外的美艳从他的身上渗透出来,他接过白初雪的手机,便将号码给输了进去,旋即,他将手机还给白初雪,靠近她的耳畔,呼吸所产生的气体不断触碰在白初雪的肌肤之上,他轻声说道:“保密。”

白初雪即刻点了两下头,她的脸庞微微泛红,对着依旧站在一旁的洛羽然说道:“去吃东西吧。”

洛羽然的声音也是那样的轻柔:“嗯。”

话落,她便被白初雪拉着向着步行街的方向走去,回头远远的望着已经走远的冷轩辰,金黄落叶之中,他一个人的背影之中,似乎透着些许的凄凉。

白初雪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洛羽然,有些奇怪的问道:“羽然,有什么事吗?”

洛羽然突然回过神来,脸庞之上淡淡的画上了一丝笑容:“没什么。”

夜晚,宿舍之中是那样的沉寂,时间久了,两个人该说的话总有说完的一天,洛羽然侧躺在床上,正刷着微博。

“羽然。”突然间,白初雪的声音在宿舍之中响了起来。。

洛羽然抬头,看着在上铺探出脑袋的白初雪,只见白初雪说道:“要不要冷轩辰的微信?”

“发给我吧。”洛羽然淡淡道,语气之中显得很极其的平淡,内心却早已在不停的跳动,她手中握着手机,双眼无神的看着手机上的一条条微博,只等待着微信响起的那一刻。

片刻,白初雪将冷轩辰的微信名片给推送了过来,洛羽然即刻便申请了好友。

许久,洛羽然的双眼始终盯着手机屏幕,一次又一次的将即将熄灭的屏幕给点亮,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

白初雪探出脑袋来,她看着睡在下铺的洛羽然,开口问道:“他同意了么?”

洛羽然回过神来,她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不在意:“没有。”

白初雪笑了笑:“那轩辰可能已经睡了,他刚刚和我才说过晚安。”

洛羽然笑了笑,她看着白初雪将脑袋收回去,她脸部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她看着手机,打开微博,不断的下滑,注意力却丝毫不在手机屏幕之上。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去,白初雪再次探出脑袋来,看向下铺:“羽然,我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晚安。”洛羽然开口说道,依旧侧躺着,看着手机。

宿舍的灯被白初雪用遥控给关了上,黑暗之中,唯独只有洛羽然的手机荧幕依旧散发着光芒,她想要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冷轩辰身上转移开来,可是终究只要一闭上双眼,脑海边会浮现出中午时分的影像,冷轩辰与白初雪是那样的亲近。

尽管她已经极度困倦,但是只要闭上双眼,依旧是那些影像,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清晨时分,阳光泼洒下大地,宿舍之中,光线被一道厚厚的窗帘遮挡着,整个宿舍依旧是一片昏暗,闹钟准时响起,洛羽然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全身都没有力气一般,关掉闹钟,继续在床上睡了下去,反而白初雪从上铺爬了下来,她梳洗完毕,对着洛羽然轻声说道:“羽然,我出去一趟。”

洛羽然只是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便继续睡了过去。

很快,白初雪便踱步走了出去,房门被轻轻的关了上,整个房间之中,唯独只剩下了洛羽然,依旧睡着,时间促使着太阳光线在不断的变换。

早晨十点钟,洛羽然坐了起来,随手将灯打开,用手揉了揉依旧有些模糊的眼睛,长长的褐色发丝微微凌乱的披在肩膀之上,她拿出手机,拨出了白初雪的电话:“初雪?回来吃饭吗?”

电话对面,笑容随即传来:“不回来了,中午我和轩辰一起吃。”

洛羽然顿了顿:“好……

随即电话便被挂断,洛羽然坐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股嫉妒之心便燃了起来,她极力在克制着自己,可是终究是没有办法迫使自己不再想到那个男孩,她拿出手机,在搜索栏中打下了:一见钟情……

 

“叮咚……

微信的声音习惯性的响起,如今在学生会工作的洛羽然,每天都必须面对着无数次这样的情景,她有些没精打采的将微信打了开来,看到信息的瞬间,她犹豫了一下,瞬间激动之情便涌上脑海。

屏幕之上,正是冷轩辰发来的一条信息:“来一起吃饭吗?”

洛羽然揉了揉眼睛,即刻回了一句:“嗯。”

 

餐厅之中,白初雪有些不高兴的用手拄着脑袋,另一只手玩着叉子,说道:“怎么叫她来吃饭了?”

冷轩辰从自己的盘子之中切下来一块牛排,夹到了白初雪的盘子之中,开口道:“毕竟是一个部门的,而且她也是你的室友,你把她一个人留在宿舍她肯定会不开心的,这一次,就当是我们部门的第一次聚餐。”

白初雪没有说话,片刻之后,洛羽然便身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衣裳,走进了餐厅,看到冷轩辰朝着自己挥了挥手,她即刻走了过去,白初雪看到冷轩辰的动作,一回首,只见洛羽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她缓缓的站起身来,朝着洛羽然笑了笑,将自己原本坐的位置让了开,走到冷轩辰身旁坐了下。

“初雪,坐吧。”白初雪的声音极其的恬静。

洛羽然点了点头,脸上一股抹之不去的笑意,她旋即便在他们两个对面坐了下来,点了一些平常的菜肴,然而整个用餐的过程之中,自己似乎插不上半句话。

 

夜晚再度笼罩了整个南华大学,洛羽然站在走廊上,轻轻靠着栏杆,看着满天的星辰和那灰暗的月光。

白初雪走了过来,笑着开口道:“羽然,我和你说,今天我和轩辰……

“我累了。”没有听白初雪讲完,洛羽然只是轻轻的一句,便转身向着房间之内走去,“以后,吃饭便不必叫我了。”

白初雪看着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洛羽然,轻描淡写中不带有任何的感情:“知道了。”

 

无数个清晨,还是如约而至,大学生活,便是如此的枯燥乏味,没有什么惊喜,和白初雪的生活依旧和从前的一样,只是再也没有那般交心了,只有每当学生会工作的时候,才会见到那个被自己藏在心里的男人,心中泛起几丝兴奋,然后擦肩而过。

 

第一个寒假假期如约而至,以为能够渐渐的便淡忘他,可是好像便印在了脑海中一样,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忘却,晚上,只要一闭上眼睛,都是他……

 

在焦急等待之中,寒假匆匆过去,只是早早的再到学校,只知道,白初雪和冷轩辰在一起了,只是一个半月的寒假没有联系,不知道为什么,当得知的时候,洛羽然一个人坐在床上,心中有些泛痛,她捂着双眼,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宿舍之中,窗帘阻隔着外面的阳光,没有一丝的光线,显得极其的昏暗。

 

三年之后,洛羽然已然是校学生会主席,那天,她带着全体学生会的人,在校园的一角种下了一片的玫瑰花,初春的默默无闻,换来的是未来的绚丽耀眼。

三年之中,没有再太多的去接近他,随着他们两个的退出学生会,白初雪搬出宿舍,生活中也渐渐的看不到他们了,但心中,那个位置,仿佛都是那个男生占据着,这些年,明明有好几个追求者,但却都被自己拒绝了,仅仅和一个男子相恋了一场,最后也是草草的分开,就因为自己,至始自终都无法忘记当初那个刚进入学生会的男生。

洛羽然站在学校的教学楼顶端,夜晚,还是那么的绚丽,没有一丝的改变,面对着无边无际的星辰之海,洛羽然的眼泪不禁顺着双颊流了下来,她的声音之中有些许的无助:“爸,妈,我,想你们了。”

 

清晨,洛羽然一个人起床,一个人的宿舍,显得格外的空荡,化好妆,穿着一身轻便的衣服,今天,是他的生日,同时,也是自己的生日,自己昨天便安排好了,让他的兄弟以他们的名义将他约到此处。

玫瑰花早已盛开一片,经常有同学会来此拍照,而这里,也成为了校园最美的地方,今天,学生会的成员穿着一身制服,组成一道人墙,将这里给围了起来,冷轩辰被他的兄弟们带到了这个地方,鲜红的花海就像用鲜血染就一般的格外耀眼,无数朵玫瑰正随着风轻轻摆动,香气在整片空中不断的弥漫了开来。

 

洛羽然站在花海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而冷轩辰静静的走了过去,看着洛羽然那绝美的脸庞:“是你找我吗?”

周围,无数个手机顿时开始了摄影,拍照声音此起彼伏在四周的响了起来,即便学生会的干事们在不断的阻止着周围人群的拍照,可是依旧是无济于事一般。

洛羽然微微一笑,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站在眼前的这个男孩,即便他的面容,看上去比刚见到是憔悴了许多,她点了点头:“今天,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藏在心里快四年的秘密。”

冷轩辰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在他的脸庞之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他只是淡淡的看着站在眼前的洛羽然。

洛羽然接着开口说道:“这片玫瑰花,是我当初便想要送给你的,如今,是他们的第一次开放,现在,我洛羽然告诉你,我喜欢你三年了。”

突然之间,令洛羽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此刻发生了起来,只见冷轩辰迈步上前抱住了洛羽然,仅仅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冷轩辰将洛羽然放了开来,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冷淡:“我已经有感情了,抱歉……

洛羽然笑了笑:“我知道,谢谢。”

几乎是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没有人知道,冷轩辰,究竟是用意几何

冷轩辰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了几分:“这个拥抱,就当最后的别离吧。”

洛羽然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冷轩辰转身离去。

白初雪站在人群之中,她看着眼前的一切,眼泪终究是忍不住的滑了下来。

 

十年之后,大学同学聚会,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庭,舞会之上,白初雪身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裳,看到不远处已经十年未曾有联系过的洛羽然,回忆顿时便冲上了她的脑海。

她捧着一杯红酒,走了上去,轻轻的拍了一下洛羽然的肩膀,即便她的脸庞之上,用着厚厚的化妆品所遮盖着,却依旧显得有些憔悴,她似乎是在强颜欢笑:“好久不见。”

洛羽然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好久不见。”

“羽然。”十多年了,白初雪终究是叫出了口,她的嘴角向上咧了咧,眼泪却不争气的滑了下来,她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哽咽,好像是说不出的难过,“可以跟我出去一趟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公园小路之上,白初雪依旧主动拉着洛羽然的手:“去看看他吧。”

“冷轩辰吗?”洛羽然开口道,这个名字,已经被自己埋藏在心底很多年了。

白初雪点了点头,她的双眸之中渐渐陷入了一片深邃,夜晚的星辰散发着的微弱的光芒,将整片公园笼罩,白初雪抬起头,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洛羽然说道:“他走了,他走之前,其实最想见的,就是你。”

“走了?”洛羽然的神情显得有些惊诧,她曾一直以为,白初雪与洛羽然有着一段美好的婚姻。

白初雪强颜欢笑道:“十三年之前,他告诉我,他身患绝症,但是,他却喜欢上了你,而我,也看出来了,你对他的一见钟情,他说他不能耽误你,就想要借我的手来抹去你对他的念想。”

洛羽然没有说话,只是听着白初雪继续讲下去:“后来,我用我们之间的友谊,换来了你对他的漠不关心,其实那天花海,我就在一旁看着,他说的最后的别离,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其实,从始至终,他一直爱着你,而我,也从未爱上过他。”

 

公墓之上,洛羽然轻轻的擦拭过冷轩辰那已经冰冷的墓碑:“其实,我这十年,从未忘记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