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大山故事

来源: 作者:黄宏能 更新时间:2016/1/7 0:00:00 浏览:2833 评论:0  [更多...]

男人蓦然感觉周身乏力,脑子空荡荡昏昏沉沉的,除了想睡觉还想睡觉。

男人的女人原本不是大山女人,但她跟随男人一起过日子却成了典型的大山农家女人了。女人贤惠,善良,勤劳……男人自当上村委会主任后,家里诸多活计便全仗她一人包揽着,但她从未对男人吱声过半句怨言。

大山地处偏僻,是个仅有百来号人口的小村庄,生于斯长于斯的男人自小聪明伶俐,读书成绩过人,但就是没读完中学便辍学了。

男人辍学后,面对贫穷的家境,他毅然做出外出打工的念头。于是,男人就背起行囊离开大山到海那边去,到了那座当时开发得热火朝天的深圳去打拼自己的人生……

在那,男人认识了女人。

五年后,男人和女人离开他们打拼的城市,一起过琼州海峡海回到了大山。

女人一路幸福地跟着男人回到大山。

但那一夜,女人面对男人低矮简陋的危房哭了一宿。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男人从兜里掏出5000元现金交给女人,对她说:“你回去吧!俺送你离开大山乘车直至到海口客轮码头。”

“大明,你说啥?”女人莫名其妙望着男人。

“俺知道你后悔,”男人说,“你忘了俺曾对你说过你不会适应大山生活吗?”

女人蓦然潸然泪下。女人随即指责男人说:“大明你狗眼看人低!呜……”

女人接过男人递过来的5000元钱后若有所思,然后她起身径直走进小房去。

女人拎着她的小挎包走出小房间,走到男人跟前。她从包子里取出一张银行卡,和着适才男人交给她的5000元钱一起交给男人,对男人说:“你银行卡里不是也攒有二万多元钱吗?喏,这卡里有我出来打工攒存的四万元钱,咱把钱取出来建间平房,住的问题不就解决啦?”

几个月后,男人和女人终于住进了属于他们的新家。

女人跟随男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开垦荒山地发展种植业,光阴荏苒,几年后,小两口终于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勤劳的女人不但习惯了大山生活,而且成了典型的大山农家女人。男人为自己娶到这么个能干而入乡随俗的女人深感幸福,为自己曾经有不信任女人的悬念感到汗颜。

那年村级换届,在换届前夕一个晚上,老村主任登门来到男人家,一老一少对坐在小饭桌旁。男人本滴酒不沾,但对老村主任的蓦然来访他不得不酌情陪他喝酒,酒是大山人自酿造的山兰米酒,甘香清醇,此酒即便喝的酩酊大醉也不会令人头疼和感到疲倦。

老村主任酒还未下肚就开门见山对男人说:“大明娃,再过几个月就要村级换届了,俺找你是希望你能站出来参加咱村新一届村主任竞选。”说完,老村主任伸出一只手拍了拍男人肩膀,他那对老眼睛充满信任和厚望。

男人似乎没听见老村主任所说的话,他举起酒杯和老村主任的酒杯相碰后小饮一口,然后把酒杯放回桌面上。老村主任却一咕噜将杯里的酒干了。

“媳妇,这瓶酒喝完还有不?”老村主任问坐在一旁给他斟酒的女人。

“只要叔您能喝,就别愁缺酒。”女人说,“但叔,喝酒不能超量,身体重要哩。”

老村主任也不与男人碰杯,他索性自斟自饮,很快便是四杯酒下肚了。

“叔,俺骑摩托车送您回去休息吧!”男人见老村主任醉醺醺的,便上前去扶他。

“不,叔没醉。”老村主任说,“大明娃,凭你一瓶酒就能醉倒叔俺?媳妇,再来一瓶……”

“叔,不是家里缺酒。”女人说,“您老人家……”

“叔,您真的不能再喝了。”男人想扶起老村主任,却被老村主任一手推开他。

“大明娃,你以为叔俺很稀罕你的酒吗?”老村主任气上头,双眼直瞪着男人,“你真的没听见叔说的话还是有意装聋作哑呢!”

“叔,俺听您话。”男人说,“可村主任这把椅子俺没能力座呀!”

“甭耍叔,”老村主任态度变得格外严肃,“你这瓶陈年山兰酒算啥?叔没醉,叔是实实在在跟你谈正事,知道不?咱大山十里八乡谁不晓得大明娃你是能人……”

“叔,俺送你回去休息,正事咱明儿说,行不?”男人说。

“媳妇,给叔来酒。”老村主任蓦然对站在旁边的女人说。

女人把眼光转向男人,但男人没有任何表态。于是女人就对老村主任说:“叔您放心,我一定支持大明参加竞选村主任。”

女人一句话让老村主任乐呵呵笑起来。当老村主任终于看见男人向他点头表态后,这才答应坐上他驾驶的摩托车回家去……

那年,男人顺利当选村委会主任。

男人当上村主任后,他为了村里大事情小事情几乎每天早出晚归。女人理解男人支持男人,自己一人为繁重的家务活农活而忙碌,却从未对男人吱声过一句半话怨言……

太阳竹竿高的时候,女人看见男人仍在床上躺着,觉得很不对劲。于是,女人走到床头边用手轻拽男人的手,关切问他:“大明,咋还躺着,村委会今儿没事做了吗?”

然而,男人双眼眯眯的只顾喘气,没有吱声。

“大明,看医生去吧!”女人感觉男人头部很烫手,知道男人在发高烧。

于是,女人忙不迭地开柜子找衣服,她找出男人穿的条格衣衫找出自己穿的蓝色裙子。然后,女人扶起男人,帮他穿衣服……这一刻,男人说话了,男人说他的头就要爆炸似的好痛。

女人边为男人穿衣服嘀咕:感觉不舒服就得及时看医生,不该让病情拖重,一个大男人,这方面咋跟三岁毛小孩一般呢?

女人驾驶摩托车拉着男人来到相距大山并不遥远的镇卫生院。医生把夹在男人腋窝里的体温器取出看后大吃一惊,“好高的烧,再拖延治疗不烧坏脑子才怪哩!”医生说。

“医生,我男人需要办理住院不?”女人焦急地问医生。

“不用。”医生想起3号病房还有一张空床位,但他不建议病人住院。

“医生,需要吊点滴吗?”

“必须吊点滴,”医生说,“每次吊四瓶点滴,而且得连吊三天。大山距卫生院不远,你们每天骑车出来吊点滴就行,不需要住院。”

护士给男人扎针时,男人提醒她说:妹子,俺一向怕扎针。护士听了噗嗤一笑。男人就说:笑啥?真的,俺平生很少扎针的。护士的话温柔亲切,她对男人说:一个大男人说自己怕扎针,让人听了难道不觉得好笑吗?她边说边小心翼翼用沾有消毒液的棉絮擦拭男人的右手掌背,扎针时,见男人把脸转到一边去,忍不住又微笑起来。

3 号病房有三张病床,里头二张床都躺着病人。

男人走进3 号病房,在挨近门边的空床上躺下。女人将举着的点滴瓶挂在床头的铁架上后在男人身边坐下来……

男人起床接护士送来的药剂时蓦然看见一对老夫妇出现在3 号病房门口外。老人白发苍苍满脸憔悴,正输点滴,他老伴一手挽他一手为他高举着输液瓶。

“妹子,还有床位躺不?”老妇人向病房里的护士问道。

护士很抱歉告诉老人没有床位。

正当老人回头即将离去的时候,男人倏地离开床位走出病房走到这对老夫妇身旁,对老夫妇说:“大爷,3号病房有床位,您进去躺吧!”男人说完,在女人的陪伴下径直向走廊中的椅子慢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