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林中小屋

来源: 作者:黄宏能 更新时间:2016/6/12 0:00:00 浏览:3225 评论:0  [更多...]


黄昏,小女孩走出村子,沿着曲折小道向村子对面南方的山峦匆匆走去。

小女孩叫婷婷,年龄九岁,头系两条小辫子,小辫子伴随她步履轻盈的脚步颤悠颤悠地晃动着……婷婷举步匆匆,她是依着爹妈吩咐要赶到林中小屋去告诉自己叔子张晋的,因为家里来了客人,需要叔子从山寮中抓只鸡回家宰了用来接待。

山峦距离村子并不遥远,彼此间隔一片水稻田洋,一条小溪,溪水潺潺流淌着,从未间断。村子的人们只要向南方眺望,绵延上千亩的山峦就可以清晰的尽收眼底。

十年前,这片山峦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这片山峦是一片荒山包,没长树木,没有鸟鸣啁啾,丛生的野草常年生长的跟人身一样高。那些年,几乎每年都被人暗地里纵火焚烧枯萎的野草,被燃烧的荒草火很熊烈,风起时,火舌更是旺得吓人……火最终被村民冒着生命危险扑灭了,参加灭的村民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人人都变成了黑木炭人了。

如今,山峦已经不再是昔日荒山包,它已经被葱郁的木麻黄树林铺盖了,山风吹起时,纤细的叶子迎风摇曳,发出清脆悦耳的“嗖嗖”响音……

女孩趟过浅水小溪,走进山峦林子,径直走到一间用茅草搭建的小屋跟前。

女孩正要叫唤,转眼就看见手拿砍刀劳作归来的叔子。

女孩于是对叔子说:“叔,俺爹叫您抓只鸡回家去宰呢,咱家里来了客人。”

女孩的叔子张晋,年纪二十八岁,浓眉大眼,一米七身材,身段结实。他高中毕业未考上大学,回乡后承包了这片荒山包造林,种植木麻黄林木,为了便于管理,他在林子中搭建小屋用以歇息,还养一大群鸡……

这时候家里来客人?张晋抬头眺望即将坠落西山坳的夕阳,就是不敢相信侄女的话。

“真的叔,俺不骗你,是一位很漂亮的姐姐。”侄女又说。

张晋对这时候家里来客人感到蹊跷。但他还是将劳作工具砍刀撂下,开门进入小屋抓一把谷子往门外撒,随即“咕咕咕”叫着,不多时,青红一色的大小公鸡便成群地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张晋敏捷地逮住一只大公鸡交给侄女,吩咐她说:“婷婷,你先把鸡拿回去给你爹宰了,叔干活满身是汗,待换了衣服就回去。”

张晋从小溪泡完澡回到小屋,然后忙不迭地将小屋里凌乱不堪的小木床收拾一番。

这时,张晋蓦然听见侄女的说话声由远而近。他想是侄女又过来催促他回家去了。

张晋走出小屋门外的时候正好与前来的婷婷打个照面。这时候,张晋顿然惊呆了,出现他眼前的人除了侄女婷婷外,竟然还有一位和婷婷站在一起的年轻女子。

张晋面对自己熟悉的粉红色连衣裙和永生难忘的面孔久久发愣着。

两对眼睛彼此相对凝视了很久很久,双方一时都没有说出话来。

站在旁边的侄女婷婷忙说:“叔,姐姐一定要俺带她来……”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是敏子同学吗?”张晋终于脱口说道。

“张晋!”敏子蓦然向前扑到张晋怀中,双眼倏地浸满了泪水。

“敏子!”张晋十分激动,他紧紧搂住敏子。他没想到自己曾经的恋人,杳无音信多年后会蓦然出现在他眼前,拥入他怀中。

张晋和敏子于是走进了黄昏后显得有些阴暗的小屋。

敏子蓦地想起婷婷,便回头来连声唤着她。然而,她没有听到婷婷的回应声,透过小门往外张望,根本就没有婷婷的踪影了。

“我侄女婷婷准是先回家去了……咱稍坐会儿就回去。”张晋说。

张晋和敏子在小床沿边坐下来。敏子对小屋四周环视一番,然后回头对张晋嫣然一笑,白皙的脸颊中显现着一对美丽而迷人的小酒窝……

十年前,张晋和敏子是C城中学高中部同班同学。

张晋记得,即将毕业那阵子,班里很多男生都暗恋敏子,都暗地里给敏子写情书。然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敏子心中的白马王子。

当然,敏子这朵美丽的班花对于自农村身份的张晋来说,怎么敢产生任何私念!他心里明白,一个乡巴佬的自己若对这位城市美女产生恋情,岂不是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然而,一个阳光灿烂中午,敏子竟然邀请张晋到她家去。

张晋对敏子的诚心邀请深感愕然。

这是张晋首一次接受女生的邀请。他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她。

张晋跟随敏子走出校门,朝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东街道方向行走。一路上,敏子心情爽朗的与张晋搭讪。然而张晋却支吾应酬着,其举止十分尴尬,与平日里既有气质又有风度的他判若两人。

他们约莫行走五六分钟后走到了一所大门眉上挂着一副牌子中书写着“红旗五金店”的商店,又从商店右侧小巷朝北方向继续行走,约莫行走百来步远,终于走到了敏子家。

张晋跟随敏子身后走进一间面积一百来平方的平顶房堂屋,房屋中间前后对开着两扇门,左右各是两间卧室,后门后面是厨房与两堵墙衔接围成的后院,院子一角有一棵不很高却生长得枝繁叶茂杨梅树,树叶青翠欲滴。

敏子请张晋坐在沙发上,自己径直走进右边一间卧室……当她换了件崭新的粉红花色连衣裙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张晋几乎被这一身装扮看傻眼了。

张晋从敏子身上闻到一股馨香,一股令他陶醉的特别的馨香。

这时候,蓦然有位比敏子年纪小的姑娘从左边一间卧室走出来。她身着蓝色T恤搭配黑色短裙子,长像酷似敏子,只是个子比敏子要矮一个头。

“你好!”姑娘彬彬有礼地对张晋打招呼说。姑娘回头时,羞涩的舌尖一伸,然后便匆匆地往厨房后面走去。

“我妹妹梅子,读高一,低我们两届。”敏子说。

“哦——,你们姐妹俩长得好相像。”张晋说。

“是吗?哈哈……”

“当然是。”张晋点头说,“你们姐妹俩都生一副好看的桃子脸儿。”

张晋发现,茶具上除了摆着香蕉苹果外,还有一个尚未揭开的大蛋糕。

“喏,吃水果吧,早上我出去买的。”敏子将一个自己削去皮的苹果递给张晋说。

张晋接过敏子递来的苹果,送进嘴里小啃了一口,感觉甜丝丝的。张晋心里一直琢磨着眼前这个大蛋糕,心想:今天是敏子生日吗?敏子生日咋不邀请其他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来共同庆祝?

“咋愣着?吃水果啊!”敏子说。

张晋醒悟过来说:“敏子,今天是你生日吗?”

敏子嫣然一笑:“这蛋糕呀!是为我妈买的,今天是我妈生日。”

张晋听后“哦”了一声,紧接着便嗔怪起敏子来了。他说:“敏子,你应该在来之前与我说清楚,好让我想办法为伯母买点礼物呀!”稍停后,他又问敏子:“今天还会有其他同学来吗?”

“我没有邀请任何人。”敏子说,“即便是我们家亲戚,我也没有将妈妈今天生日告知他们。”

张晋很诧异地问敏子:“那你干嘛要买偌大蛋糕呀?”

敏子听后扑哧一笑,说:“蛋糕大寿命长呗!你担心这蛋糕大吃不完,是吗?——嗨,左邻右舍小孩子多的是。”

过了阵子,张晋说要到外面走走。于是,他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张晋刚走出门外,便看见迎面走进来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她衣着整洁体质矫健。张晋断想,妇人定然是敏子的妈妈哩。

“伯母好!”张晋很礼貌地向打照面的妇人打招呼道。

“好好!”妇人朝张晋一边点头一边微笑说。

“妈,这是我同学张晋。”敏子忙迎走过来向母亲作介绍。

“哦……小晋,你进屋坐呀!”妇人说,然后自己径直走进了堂屋。

敏子本来打算陪张晋到外面走走,但见母亲回来就不出去了。

“张晋,早点回来啊!”敏子对离去的张晋说。

“哦,知道的。”

敏子见母亲一人坐在沙发上,便走过来坐下陪母亲聊天。

这时,一直在厨房后面张罗的妹妹梅子蓦地蹦跳着走进堂屋宣布说:“姐,后勤部工作差不多就弄好哩,几分钟后排骨汤出来就一切OK矣!”

梅子径直走到母亲身边,给母亲脸上一个甜蜜的吻。

“敏子,妈觉得小晋这后生不错,一副温文尔雅相。”母亲蓦然说,“他真是你同学吗?”

梅子打岔说:“姐,人真是帅哥一个,一米七以上身材,很有男士风度哩!”梅子稍停后又说:“姐,我是不是应该叫……叫他姐夫?”说完,俏皮地嫣然一笑。

“呸呸,你嘴闲将水果堵住,尽说瞎话!”敏子朝着妹妹瞪眼,并手指着她说。

母亲忙把即将发生争执的场面控制住,嘱咐姐妹俩说时间不早了,赶快到厨房把饭菜摆上桌,叫客人回来吃饭。

梅子蹦跳着走向厨房,敏子则出门寻找张晋去……

张晋告诉此刻依靠在自己怀里的敏子,离开学校后他给她写过好几封信,但就是没接到她的回音。后来,倒是梅子给他回了一封信——

敏子打断张晋的话说:“我知道,当时是我妹妹在无奈下对你编造的谎言。”

“梅子信里说你嫁到了香港。”张晋说。

“不是的。”敏子说,“我是到香港帮我小姑带小孩的,孩子长大后,我便出去打工……我小姑的确给我介绍个对象,对方是工程建筑工头。但我没有答应。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你已经结婚已经忘记了我,去年梅子写信告诉我,说她一位与你同乡的同学告诉她你还未结婚……”

张晋笑了笑,说:“家境贫穷,我必须得先立业嘛……喏,眼前这片近千亩曾经的荒山是被我承包造林后改变了面貌的,每年政府还给我发放造林护林补贴款几万元钱哩。”

敏子说:“我就坚信你有志气。”

张晋说:“哦,你啥时候从香港回来?”

“回来有半年多时间了。”敏子一边说,一边信手从小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张晋看,“这是我在香港打工攒下来的十万元钱……我们用这笔钱在农村投资发展种养业,好吗?”

张晋没有接敏子递过来银行卡。他紧抱着敏子,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进了西山坳。

张晋和敏子走出小屋,手拉手沿着延伸向村子的小道漫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