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鸡叫家

来源: 作者:黄宏能 更新时间:2016/10/31 0:00:00 浏览:2356 评论:0  [更多...]

早晨张开眼,看见新的一天开始。然而转眼间,却又是一天黄昏后……

谁说不是呢?岁月如梭,轮回着春夏秋冬,年一过,年很快又到了。

黎明前,听鸡舍里的公鸡“啪啪”的扑打翅膀,紧接着“喔喔”的引吭高歌,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乡村恬静的夜,唤醒黑暗,迎来新的一天。

公鸡鸣夜是鸡报晓,鸡报晓,天就开始发亮了。

然而,乡下人不管公鸡鸣夜叫鸡报晓,乡下人管公鸡鸣夜说“鸡叫家”。

童年记忆中,母亲爱起早贪黑,爱在公鸡开始“喔喔”叫家的时候就爬起床来将油灯点燃,接着开始忙碌张罗家务事。她一手握着点燃的竹子火把,一手扶稳挂在肩膀中的扁担,急忙忙晃悠悠地踩着凹凸不平的土路,朝村子外的古井去挑水,然后往灶膛生火,淘米下锅,一边煮饭一边忙着挥舞菜刀切碎白天从园地里掐回来的地瓜藤,以便煮好饭后接着放进锅里煮熟当猪食料,那菜刀切断地瓜藤发出的“嚓嚓”声既响亮又富有节奏……忙完这一切,东方天际开始泛出了鱼肚白,小村庄也就逐渐明亮起来了。

清晨,生产队长阿德叔将挂在大榕树中的铜锣被敲的“咚咚咚”响,然后阿德叔站在高高的土坎上对着喇叭筒分别朝着东南西北方向大声叫喊:“各家各户社员们,吃早饭出工啰!”

记得五岁那年,有一回母亲向生产队长请假回娘家探望病危的我的外婆,母亲原本是向队长提出请一天假的,但队长硬是只批准半天,无论母亲咋求均无济于事。当时,队长阿德叔态度十分严厉,他对母亲说,眼下正值农忙时节,任何人都要讲原则讲纪律,都不得随便旷工,旷工是要挨批的。

从我们家到外婆家要经过近三十里路程,而且山道崎岖分外坎坷。母亲获得队长批给自己半天假后,为了既能探望到母亲,又不耽误生产队的半天劳作,当天晚上,她忙着找来几条枯干竹子砸破后捆扎一起,以备第二天鸡叫家时分点燃照明,前往外婆家去。

当年的我才五岁,能跟随母亲到外婆家去,心里很高兴,当我听母亲说将带我出门的时候,心里顿时充满了说不出的喜悦,致使当晚躺在床上还未入睡就巴不得鸡舍里的公鸡尽快叫家。后来,我在朦胧中被母亲催醒,揉揉惺忪睡眼的我看见母亲正站在床沿边催促我说:“鸡叫家了,赶紧起床上路哩。”……

数十载光阴弹指一挥间便过去了。然而即便时过境迁,鸡舍里的公鸡依然在黎明前“啪啪”地扑打翅膀,依然“喔喔”地伸长脖子仰首叫家着,无论它们更换了多少代,叫家始终是它们的天职,叫家是它们在黎明前发出的号令,是在告诉人们:天要亮了。

如今我只要在公鸡叫家时醒来,眼前都会浮现母亲在油灯下忙碌的身影……